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八章:法國最鋒利的利劍,現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法國最鋒利的利劍,現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瞿式耜字起田,號稼軒、耘野,又號伯略,江蘇常熟人,明末詩人、官員。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

有的時候,忍不住教人感慨歷史大勢。按照原定時空的歷史,去年的這個時候,瞿式耜即將殉國。

當時永曆政權,瞿式耜力圖重興明朝大業。然而,永曆帝從無大志,昏昏然苟安於一時,一聽到風聲緊急就倉皇逃竄,拒絕了瞿式耜的多次規勸。加之永曆王朝由於內部黨爭激烈,置抗清大局於不顧,一味并吞異己,逼走大順農民軍,更加削弱了自己的力量。順治七年十月中旬,清定南王孔有德率軍逼迫桂林,督師瞿式耜急令南明軍趙印選出師,但趙部卻離城逃遁,其餘各部也爭先奔竄,桂林空無一兵。時總督張同敝回城商議對策,瞿式耜堅定地表示:「城存與存,城亡與亡」,張同敝深受感動。於是兩人冠帶,張燈備酒對坐大堂。十一月初五日黎明,清軍入城,將二人抓獲。孔有德百般勸降,終無一獲,最後在獨秀山下將瞿式耜、張同敝殺害。

這個時空里,瞿式耜雖然沒有當上廣西巡撫,卻也是在新的事業上做得頗為不錯。1628被罷戶部給事中以後,瞿式耜在六年前被起複,就任外交部歐洲司司長。

而今,朱慈烺要打開歐洲局面。瞿式耜雖然不可能繼續留在京師,於是就提前於朱慈烺出行之前感到了歐洲。

他來這裡,當然不是漫無目的。

鹿特丹大明大使館的修築早已搞定,此前出使歐洲的同僚們幹活十分給力,不僅經營了不少關係,甚至產業也建立不少。這一回迎風瞿式耜,幾乎稱得上滿城轟動。

這也是瞿式耜想要的結果。

大明不是小國,身為高級外交官員,瞿式耜的一舉一動,都理應有轟動效果配得上他的地位。

瞿式耜在鹿特丹的生活適應得很快。

他本身就是天主教徒,二十多年前的時候,西來孔子艾儒略為他受洗,讓他成了天主教徒。雖然,在歐洲宗教改革衝突頻繁。但顯然沒有人會將衝突落在瞿式耜的身上。反而因為宗教的問題,瞿式耜在歐洲得到不少好感分。

人人紛紛為這個有著同樣信仰的外交官感覺好感加分。

這樣的關注力度之下,瞿式耜的第一個舉動就引起了所有人的重視。

他舉辦了歐洲名流宴會。

宴會裝飾得極富東方風韻,中式大餐與美酒更是難得的享受。但這些顯然不是最吸引歐洲權貴們的關鍵點,最關鍵的,是其中有一個賓客。

他叫杜倫尼。

杜倫尼,全名Vte?de?Turenne,法國色當公爵的次子,蒂雷納子爵。法蘭西最鋒利的寶劍。

但是,杜倫尼並不在巴黎享受著權利的尊貴與三十年戰爭勝利后的榮耀。雖然,三十年戰爭里,他是法國軍隊雙雄,奠定了勝利的基矗

但是,一場投石黨人內亂席捲了巴黎。

馬扎然首相的威名之下,杜倫尼遠逃荷蘭。

現在,瞿式耜邀請了杜倫尼參加大使館的聚會。

引起所有人關注的聚會如期開展,中西合璧的聚會讓人應接不暇。

瞿式耜風度翩翩,儒雅而帶著長者的智慧氣息。他目光落在了一個理著八字鬍,目光銳利如雄鷹,頂著一頭披肩微卷長發的男子。

這,顯然就是杜倫尼了。

見到此人,瞿式耜腦海里忍不住就回想起了五年前的戰爭。大明,只用了五年就平定了戰爭恢復了民生,堪稱奇。

對於杜倫尼而言,五年時光並不長,卻讓他命運變遷,一樣是堪稱傳奇。

五年前,杜倫尼與摯友孔代分開。孔代去了尼德蘭戰場,而杜倫尼則在萊茵戰場開展了一個奠定三十年戰爭勝利的重要戰略大布局。

他橫渡萊茵河,巧妙地繞過狙擊而來的德意志皇軍總司令、皇儲利奧波德大公的軍團,於科隆附近跟常年戰鬥在德意志腹心地區的由蘭格爾元帥指揮的瑞典軍團會合,然後向巴伐利亞進軍,迫使巴伐利亞簽訂協議退出戰爭。

巴伐利亞推出戰爭隊神聖羅馬帝國的打擊是致命的。

可惜,馬扎然這個時候扯後腿,強令杜倫尼後退。讓巴伐利亞公爵輕巧地撕毀協議,重新加入戰爭。

杜倫尼雖然稍受挫折,卻在兩年後重新橫渡萊茵河,再次佔領巴伐利亞,兵峰直指維也納。

這一回,斐迪南三世承認失敗,簽訂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三十年戰爭結束。

但是,就是這樣一名名將,法蘭西最犀利的寶劍,卻在內亂之中遠遁國外。

戰爭雖然結束,但法國人對馬扎然的執政也是怨聲載道。尤其是基於頻繁的戰爭與馬扎然的貪婪,高昂的財政政策讓巴黎市民與宮廷貴族對馬扎然首相的不滿達到了頂點。

一個名作投石黨的組織成立,反對馬扎然的執政。

馬扎然反應很快,雷霆手段的鎮壓開始,孔代作為投石黨的領袖被投入監獄。作為孔代的袍澤戰友,親密的摯友,與馬扎然有舊怨新仇的杜倫尼自然也被盯上,好在他跑得快,逃亡到了荷蘭。

「帝國利劍,軍中雙雄……都被拿下。這馬扎然,可真是好一個秦檜的作風埃不過,這法國的岳飛,卻是可以為我大明所用了。」這樣想著,瞿式耜的笑容變得越發誠摯起來。

瞿式耜在打量著杜倫尼。同樣,杜倫尼又何嘗不是再打量著瞿式耜呢。

不止瞿式耜,他還打量著中國的一切。

對於杜倫尼而言,中國人的一切原本只是一個新鮮有趣的逸聞,從來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與中國人摻雜在一起。

不過,有別於斐迪南三世的判斷。杜倫尼的想法顯然不夠準確。

斐迪南三世很擔憂中國人會插手三十年戰爭,讓和平的到來出現阻礙。但很快,他就後悔了起來。中國人在遠東與荷蘭、英國人打了起來,西班牙雖然也參合了進去,但腓力四世很快就化解了矛盾。

這一點,讓費迪南覺得自己要是努力努力,說不定中國人會加入天主教世界,對抗新教徒。雖然,遠隔萬里讓費迪南又覺得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費迪南三世的判斷是對的。

中國人終究是插手到了歐洲的世界,成了各國外交里不可缺少的部分。

想要擴大貿易,獲取更多的利潤,獲得更多精美質量上等又物美價廉的貨物?

想要先進的文化,舒適的享用?

想要強大的軍備,活力更兇猛的大炮?

那麼,和中國人合作吧!

中國人來了。

費迪南三世的感慨杜倫尼無從得知,但中國人找上他,卻註定已經參合進了歐洲的未來。

沒錯,杜倫尼而今雖然逃亡荷蘭,卻並不缺乏支持者。這種支持者,不僅來自於國內,更有國外的支持者。

比如,而今西班牙人就竭力希望這位法國軍隊的雙雄之一,帝國最鋒利的利劍能夠指揮西班牙軍隊入侵法國。

當然,事情雖然是這麼個事情。西班牙人當然不會這麼蠢直接說入侵,而是美化一番。按照中國人的說法,那叫「清君側」。馬扎然可不就是一個大大的奸臣,就應該清除掉嘛。

是以,杜倫尼是非常心動的。

只是,他還在糾結。

糾結的顯然不是要不要清君側,而是西班牙人可不可靠。

作為西班牙人的老對手,他實在太明白自己的敵人成色了。

新教徒世界雖然各有各的矛盾,但比起他們的對手,卻顯得朝氣蓬勃,國勢日增。反倒是西班牙,已然是日趨落寞,再也不復曾經日不落帝國的赫赫聲威。

簡單來說,在杜倫尼這樣的名將眼裡,西班牙並不是一個合適投靠的選擇。

哪怕是投靠了西班牙,也並不一定能夠恢復法國的正常秩序,反而可能讓法國被拖入深淵。綿長的戰爭只能讓兩國都深受損害。

反倒是眼前的中國……充滿了驚喜。

美味的中華料理,奢華的享受,新奇而別具韻味的園林。這些極其具有異域風情的軟性魅力讓杜倫尼心生好感。

現在,就看中國人有沒有提供更多的理由,讓杜倫尼下定決心了。

「杜倫尼將軍不愧是法國最鋒利的利劍,今日一見,風姿綽約,名不虛傳。」瞿式耜迎著杜倫尼入內,一開口,更是一口地道巴黎腔法語,讓杜倫尼心生親切。

「謝謝。」杜倫尼生澀地開口,卻也是用漢語喊出了中文。不過顯然,杜倫尼並沒有瞿式耜這等學霸水平的語言學習天賦,很快恢復了法語:「瞿大使的語言天賦讓人驚嘆。更加讓人驚喜的,是來自東方的韻味。眼前的一切,充滿了羅馬式的藝術氣息。」

「如果杜倫尼將軍有意,中國的船票隨時為您敞開。中華山河之美,一定讓你流連忘返。」瞿式耜又說。

「神秘的東方,充滿了強烈吸引力的東方。」杜倫尼頓了頓,好奇地問著說:「明國,是一個怎樣的國家?無數人傳唱那裡的繁華,但我更好奇。是什麼,讓一個國家能夠在短短十年不到的時間裡,從衰落走向昌盛。」

自從受邀而來以後,杜倫尼就收集著一切情報,試圖了解眼前的這個國家。

這是作為將領的必備本領,情報至關重要。

必須了解你的對手,甚至你的盟友,才能在戰場上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一跳。

中國人竟然在十年不到的時間,完成了一場逆轉。

顯然,這一切的關鍵,都是朱慈烺的出現。但是,朱慈烺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這些一幕幕的奇,坦白來說,目前眾說紛紓人人都希望總結出最正確的經驗,但顯然這一點很難達到。」瞿式耜又說:「如果讓我去回憶,那麼我首先感覺最正確的一點,是皇帝陛下對軍人精神的重塑。」

「軍人精神?」杜倫尼很感興趣。

「沒錯。軍人精神。」瞿式耜說:「在十年之前,大明的土地上,我們面對想要打擊的敵人,雖然從來不缺少合適的戰機,遠比對手強大的國力、軍力,以及一切看似能夠讓我們獲得勝利的因素。但是,在短暫而少數的勝利之後,我們面臨著失敗。這些失敗,是在軍人精神的丟失之後必然會出現的。」

「大明開國年間的尚武精神在失去,更重要的,是軍人榮耀的丟失。曾經,我們偉大的祖先擊敗了異族的侵略者,恢復了屬於中華民族的土地,再造了屬於我們的國家。那時候的軍人,待遇體面,為自己的事業而感覺自豪,因此他們遵紀守法,勇猛善戰。但是,在十年前,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原因,那些良好的品德都丟失了。是我們的皇帝陛下,重塑了軍人精神。他讓身為一名軍人擁有體面的待遇、良好的訓練。更重要的是,身為軍人不再是一份普通的職業,而是一份充滿榮譽的機會。軍人為了自己的身份感覺驕傲,他們明白自己為國家而戰是保家衛國,是為了帝國的利益,為了所有人共同的利益。而獲得勝利,他們不僅能夠真正拿到合理的獎賞,而且明白自己做的是充滿榮譽,讓人自豪的事業。」

「榮譽的事業……」杜倫尼輕聲地說著,陷入了思索。

瞿式耜又隨口說起了幾個例子。特別是遼東漢兒在建州統治下的往事。

這時,杜倫尼又說:「我想,瞿大使的到來,一定是伴隨著重要的使命吧,而這個使命,與我有關。」

「沒錯。」瞿式耜開誠布公地說:「我國皇帝陛下知曉將軍的遭遇以後,分外惋惜。他說,中國有一個岳飛,曾經抗擊女真人的侵略,卻被後方的當權者殺害,引得千年嘆息。現在,法國也有一個岳飛,他不希望將軍走上不幸的結局。所以,大明希望與將軍合作,給法國一個清明的結局。」

「這一點,西班牙人也早已找到過我。」杜倫尼定睛看向瞿式耜。

瞿式耜連忙準備許諾。

但是,杜倫尼卻突然一笑:「但現在,我決定與中國合作。但我希望能夠在皇帝陛下的指揮下,完成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