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一章:歐洲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歐洲變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靳輔半懂不懂地點了點頭,沒有繼續細究這件事。

對於那個叫謝里夫的傢伙,他沒有再過多關注。不過,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巧妙。靳輔顯然沒有注意到,陳必謙留下來的名帖,深刻地印象了埃及接下來幾個世紀的命運。而靳輔,也在歷史的大河之中,被捲入其中。

……

運河的修築比柯普呂律想象得還要快就開展了。

水利工程的專家大明不缺,陳必謙帶隊之下本就有不少人在船上。朱慈烺遠行來此,自然是萬事齊備。

事實上,運河的修築並不是個特別高深的技術。

對於蘇伊士運河的修築而言,管理的技術與對地方的掌控顯然比起修築運河所需的技術本身更加重要。

在柯普呂律的配合之下,蘇伊士城裡的中國城源源不斷輸送著人馬,進駐蘇伊士運河的沿途各處。

朱慈烺也在這樣的人馬出動之中,踏上了前往地中海的旅程。

柯普呂律原本是想要在蘇伊士運河等著第一天開工日的典禮出發的。但朱慈烺顯然對這些繁文縟節並不上心,他大方地甩出了初期運河開建的五百萬銀元經費后就啟程北上。

見銀子到手,柯普呂律自然再無疑慮。

中國人比他想象得更加果決。

更加讓他感覺驚喜的,顯然還有位於蘇伊士運河開建的造船廠開工。這是兩人之間約定好的一部分,也是幫助柯普呂律爭奪奧斯曼帝國權柄之位的基矗

見此,柯普呂律轉而將全部的精神都投注在了蘇伊士運河的修築之中。

……

巴塞羅那,七月三日。

地中海氣候讓這座城市夏天也頗為宜人。不同於中國江南地區那種夏季高溫多雨冬季溫和少於的亞瑟帶季風氣候。地中海氣候的巴塞羅那的夏天炎熱乾燥,冬天卻溫和多雨。

所以杜倫尼覺得這裡頗為宜人。

「伊比利亞半島的明珠呀。」巴塞羅那,這裡距離法國很近,就位於西班牙與法國的邊境。

不過,巴塞羅那不是個尋常的地方。

這裡,可是後世大名鼎鼎的加泰羅尼亞地區首府。沒錯,就是那個鬧著要獨立的地方。

事實上,這會兒的加泰羅尼亞也的確是有理由為巴塞羅那感覺驕傲,認為這裡區別於西班牙的其他地方。

因為,這裡曾經是阿拉貢王國的王都。

西元15世紀末,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及阿拉貢自治區合併成阿拉貢王國。當阿拉貢王國和卡斯提爾王國合而為一成為西班牙帝國后,巴塞羅那失去了一國之都的卓然地位,首都移至國土中央的馬德里。

不過,這裡依舊是一個繁華的城市。

在這裡,杜倫尼獲得了他想要的那隻五萬名士兵組成的西班牙軍隊。

他已經回復腓力四世,自己將用三個月的時間整訓士兵,隨後出征法國。

三個月,看似時間極少。

但是,杜倫尼有更多的依仗。

因為,大明帝國的皇帝陛下即將抵達巴塞羅那。

而伴隨著皇帝陛下到來的,還有數量眾多的中國教官。這些東方大明的精銳軍官將幫助他在最短的時間裡整訓完畢這支軍隊。

這一點,顯然也是西班牙國王所樂於見到的。

……

地中海的夏天風平浪靜,沒有風暴,沒有大浪。

繞過直布羅陀海峽抵達開羅的船隊載著從蘇伊士城來的朱慈烺一行人抵達了巴塞羅那。

在這裡,阿拉貢舊王宮裡,朱慈烺見到了腓力四世。

三年前剛剛承認荷蘭獨立的腓力四世最近的日子並不太好過。但有了大明的加入,一切似乎都有了好轉的跡象。

在神奇的中國醫學幫助之下,叫不出名字的藥草成了治病救人的神物。

而現在,最困擾西班牙的難題也開始在中國人的到來后得到了解決。

比如……

財政問題。

五萬大軍啊!

腓力四世一直希望一雪前恥,將三十年戰爭時期里的失敗在法國人身上找回場子。但是,財政問題困擾了腓力四世。

菲律賓的丟失更是讓西班牙動蕩了一陣子。

猶太人的嘴臉越來越可惡,但他們卻無法擺脫猶太人的影響。

這個時候,中國人挺身而出。他們願意出資出人出軍火幫助偉大的西班牙狠揍一頓法國。

得到這個消息,腓力四世開心得想要跳起來。

所以,出現在巴塞羅那阿拉貢王宮舊宮的腓力四世就活像是一個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眉飛色舞,眉眼帶笑,陰雲一掃而空。

朱慈烺也在打量著眼前的腓力四世。

這位西班牙帝國的國王看起來有些像後世的扎克伯格。不過,比起那個天才的臉書創始人。腓力四世顯然才能更加平庸,本領也十分短缺。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做出一些十分理智的行為。

「蒂雷納子爵無疑是個傑出的將領,我們的軍隊能夠在他的手中指揮,我相信一場勝利很快就能傳來。對於皇帝陛下所說的奧斯曼異教徒……」當朱慈烺說到奧斯曼的話題時,腓力四世表現了猶疑。

「我們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恢復法蘭西的和平。」宗教的狂熱早已退燒,單獨異教徒三個字已經不再能激起歐洲人的熱情。

所有人都明白,十字軍東征可不是為了宗教的榮光,而是因為可以在沿途搶到足夠多的財富。

這一點,拜占庭帝國那些東部歐洲的普通百姓一定感觸很深。

因為,他們都在席捲而來的狂熱十字軍成員下被搶掠一口,最後的口糧被奪走,親人被殺死,妻女被侮辱。

同樣,那些參加十字軍東征的歐洲人也不好受。大多數人都永遠地倒在了東征的路上,或者終點上。

「西西里……那不勒斯以及撒丁島。只需要給我們在這三個地方徵兵的許可權,一直在路上對抗異教徒的軍隊就能在威尼斯共和國內被組建。蘇伊士運河即將打通,五年後,陛下就能見到東西方船隊往來於地中海的盛況。而那時,西班牙可以依靠這一切恢復經濟上的繁榮,源源不斷的稅金能夠流入國王陛下的庫房裡。一切困擾西班牙的問題都能得到解決。」朱慈烺舉著紅酒杯,勾勒出了一副美妙的畫卷。

「我需要想一想……」腓力四世陷入了漫長的思考。

朱慈烺沒有多加催逼。

與此同時,前往威尼斯共和國的使者心情十分輕鬆。

季夢良其實沒有想到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有身為帝國使者,出使一國的時候。

不過,身在前往威尼斯共和國的快船上,他沒有忘記自己那個良好的習慣:寫與記錄。

而這,也是季夢良得以揚名的關鍵原因。

也許很少有人知道,這一位可是《徐霞客遊記》能夠傳世的關鍵人物哩。如果不是季夢良的存在與壯舉,也許不會有人知道世界上有《徐霞客遊記》這麼一本傳世奇書。

這也是季夢良能夠進入外交部成為特使的關鍵原因。正是季夢良這樣的人一代代地在中華大地上傳承著,中華的文化才能流傳下來。

季夢良,字會明,江蘇省江陰市月城鎮人,季璣長子,是個秀才。是徐霞客的姻親,為徐霞客家裡當過一段時間的家庭教師。

九年前,季夢良走上了事先徐霞客意願的道路,和朋友王忠紉一起整理徐霞客的手稿,訂其前後,裝訂成冊。

然而,原定時空李,清兵南下。

如果有人對明末的歷史熟悉,會知道明末的歷史里,有一段慘烈的守城戰,叫江陰之戰。

江陰之戰,是江陰保衛戰。

清人剃髮令一出典史閻應元挺身而出,團結全城百姓守成。悲壯而慘烈的江陰八十一日開始了,結果是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九萬七千餘人,城外死傷七萬五千餘人。最終,江陰被屠。

這樣慘烈的死傷里,也包括霞客長子徐屺遇難,遊記原稿全部被焚於火,季夢良的整理本亦遭散失。

是季夢良沒有逃避,冒死搶救遊記原稿和抄本。在兵燹稍稍平緩后,季夢良為防止首抄本毀失,和秀才兒子季錫奎夜以繼日抄錄第二個抄本五冊。

這個時空里,季夢良沒有這麼悲劇不幸。

不過,也正是季夢良繼承遺願的舉動,讓他得以揚名。

京師大學堂全國招募教師,其中自然也有地質系的籌建。徐霞客是被朱慈烺盯上了的,可惜徐霞客已死。

隨後,徐屺與季夢良被召入大學堂內。

後來,外交部招人,自然也需要對地理熟悉之人。於是,季夢良幸運入眩他的確有地理知識的功底,此番出使威尼斯,更有勘探歐羅巴地理的任務。

這一點上,他做的很不錯。

歐洲人並沒有意識到地理上的勘探是否是國家機密,畢竟他們顯然也想不到大明會由染指歐陸的心思。

海上的水文記錄寫完了,季夢良在船艙里歇了會,卻是直接入眠。

當侍從喊醒他的時候,威尼斯水城已經遙遙在望。

目的地,快到了。

威尼斯碼頭。

下午三點。

多梅尼克公爵是在午睡之中被喊醒的,那是他一個月來難得一次能夠有心情睡個午覺。但是,就這麼一個明媚的午後,午睡也被人打斷了。

伴隨著一點點惱怒之後,多梅尼克滿懷期待地迎接著中國人的特使。

但是,季夢良的第一句話打斷了多梅尼克公爵試圖大肆宣揚的決定。

「解決威尼斯共和國與奧斯曼帝國之間的戰爭固然是我國所願。但是,海量的軍費以及無盡的支出絕不是沒有代價的。皇帝陛下有一點需要威尼斯共和國答應才能做出入場的決定。」季夢良的笑容很溫和,但話語鏗鏘有力,充滿了力量:「我們要克里特島的主權,更需要威尼斯共和國加入中華同盟。」

多梅尼克的表情漸漸嚴肅了起來。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中國人的胃口,顯露出來了。

……

沒有金色大廳的維也納似乎總少了些什麼。

不過多病的少年,斐迪南四世顯然不知道這裡會是後世音樂世界里的精神首都。他現在在接受著來自神秘東方中國的針灸治療。

這減輕了費迪南四世咳嗽的癥狀,讓整個王宮裡都傳來了歡聲笑語。

這是一個傷害能夠要人命的時代,可靠的醫生,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必需品。

而伴隨著東方醫生進入王宮,來自東方的使者也得以見到了費迪南四世。

面色蒼白,有著兩撇八字鬍的費迪南四世顯然已經身體大好了。

疾病的離去使得費迪南四世必須解決一個亟待他面臨的問題,如何證明他有足夠的能力去領導天主教世界的權柄?

這也是中國使者楊仁願打動他的關鍵點:「這個世界,軍事上的勝利是讓一切反對者閉嘴最有利的手段。而大明,願意在這一點上與陛下合作。同樣,獲得地中海港口,就能讓奧地利的財富流動起來。東方大明源源不斷的援助將能順著港口進入維也納。而堆積在奧地利各處的貨物都能因為東方中國茂盛的需求而獲得源源不斷的財富。在這一切的前提下,是收復異教徒佔領的希臘1

重新介紹一下眼前的兩位。

楊仁願,大明帝國外交部特使,成功通過醫生敲開了奧地利大公國城堡的大門。

而另外的費迪南四世,則是而今奧地利大公國的執掌者,天主教世界正兒八經的最強二代。

Ferdinand?IV,1633年9月8日男孩剛剛十八歲。

而今的他是奧地利王儲。在五年前,費迪南四世成為波希米亞國王,又過了一年,他成為匈牙利國王。

頭頂著三個尊貴稱號自然意味著擁有極其很大的壓力。

這不僅意味著奧地利、匈牙利以及波西米亞的一切需要他來負責。更重要的是,他是時候行動起來,去爭奪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繼承人的位置了。

雖然他的老爹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斐迪南三世。

但這可不意味著他就能一定獲得那個繼承人的位置。

事實上,疾病困擾著費迪南四世。只不過,眼下中國人的到來似乎解決了這一切。

歐洲的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