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大明的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大明的條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大明二八三年,九月,WwW..l

「孔代親王,您自由了。」孔代緩緩睜開眼,離開監獄,天空晴朗而明亮。

「自由的感覺呀,這甘甜的空氣,真叫人沉醉。那麼,我的好朋友,杜倫尼將軍。馬扎然去了哪裡?」看著眼前一身戎裝的杜倫尼,孔代親王眼裡藏著莫名的光輝。

「馬扎然宰相選擇了自我流放,目前算算時間,應該已經抵達敦刻爾克。」杜倫尼說。

「敦刻爾克……英國人的敦刻爾克。」孔代輕聲說著。

歷史上,這個港口一直是由英國佔領的,英國雖然最終輸掉了百年戰爭,但是並沒有完全從歐洲大陸上撤出,敦刻爾克就是從那時起一直保留下來的一個據點。

而今,英國人爆發內亂。

克倫威爾號稱護國公,掌握政權。但他顯然也是有敵對者的。

這個對頭,就是流亡在歐洲大陸的斯圖亞特王朝查理二世。

但無論是誰,馬扎然去了敦刻爾克以後,也就意味著走脫了孔代的掌握。

馬扎然逃走了。

孔代很快地就放過了這個議題。他急需更多新的消息來判斷眼前的局勢。

杜倫尼也沒有逼迫孔代更早地做出決定,迎回了這個老朋友以後,他就回去了軍營。相對於政治上的事情,杜倫尼更多的時候喜歡做一名純粹的軍人。

只是,杜倫尼顯然也沒有意識到。孔代出獄之後,已經與當初那個在戰場上與他一起並肩作戰,互相扶持的老朋友有些不一樣了。

三日後,已經了解完成整個法蘭西就是的孔代找到了杜倫尼,希望知道杜倫尼接下來的安排。

「法蘭西重歸和平。」孔代專註地盯著杜倫尼的雙眼:「是時候,去思考如何決定法蘭西接下來的命運了。杜倫尼,我們應該坦誠地談一談。」

「孔代親王,我知曉你的擔憂。」杜倫尼似乎已經準備好了這一天,他表現得很輕鬆:「我知道法國國內對於我的擔憂。」

說著,杜倫尼自嘲地說了說:「事實上,如果不是馬扎然宰相的寬容,也許我這會兒正在進行著突襲馬賽城的戰爭。」

「沒錯。馬賽城被將軍的軍隊佔領了。無論馬扎然如何安排,是開放地允許你們入內,還是嚴密地選擇放手,馬賽城守下來的可能性都不高。」孔代顯然也聽說過這事。

杜倫尼的軍事天賦無疑是出眾的。

誰都以為杜倫尼在陸地上取得進展以後,會選擇沿途一路殺進去。但是,杜倫尼並沒有如此做。他在西班牙人以及中國人的幫助下卻選擇用船隻將自己的軍隊運送到馬賽城,然後,一場毫無準備的突襲就這麼開始了。

只不過,因為馬扎然的自我放逐。旅揮醒≡穹純梗而是直接選擇了恭順地迎接杜倫尼的入內。

就這樣,在勝利的光環之中,杜倫尼順利地進入巴黎,執掌了這個帝國的權力。

馬扎然下台,流亡海外。國內的叛亂自然也就沒有了矛頭,各地的叛軍聽聞杜倫尼進入巴黎以後,漸漸都選擇平息,等待著巴黎城的回應。

回到巴黎的杜倫尼也沒有多做拖沓,直接就將孔代放了出來。

對於孔代眼前的一問,杜倫尼自然早有安排。

「當然,無論如何。法蘭西的內戰已經過去了,我們都要面對新的日子。」杜倫尼沉吟少許,最終還是果斷地做出了決定:「事實上,對於宰相的職位,我並無野心。對於我而言,一個在沙場上作戰的將領比起政客而言更讓我吸引。」

孔代露出了微笑,眼中的所有警惕悄然流逝,他很熟悉這位老朋友,也明白對方的確無意權力的爭奪:「很慶幸,偉大的法蘭西有杜倫尼這樣的英雄。」

「我的話還沒說完。」杜倫尼先是跟著笑了笑,回應孔代的誇讚,但很快臉色就漸漸回歸了嚴肅。

孔代微微點頭,他知道正題來了。

「但在交接完畢權力之前,我必須履行我之前的承諾。孔代親王,你是知道的。法蘭西能夠回歸和平,西班牙與中國人是最大的功臣,而我僅僅只是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杜倫尼說。

孔代微微皺眉,但沒有著急開口,靜靜地聽。

「對於西班牙,我們必須放棄佩皮尼昂等在三十年戰爭里獲得的地方。」杜倫尼繼續說:「此外,他們還提出了這些要求。如果不過分的話,我希望孔代親王能夠簽署。」

顯然,杜倫尼也不希望背鍋。

孔代默默地拿起杜倫尼遞過來的文件,一目十行地看過去,許久才說:「中國人呢?」

「他們希望獲得在法蘭西經商、定局、旅遊以及一應如同正常法國公民一樣合法居住的權力。」杜倫尼說:「除了這些外就沒有其他的了,在之前的幾天里,我已經都答應了下來。」

中國人的胃口比杜倫尼想象的要小,而且也沒有太大的壓力。

畢竟,中國人在歐洲的名聲不壞,他們帶來的商品更是一次次引發追捧。人為地提高他們的關稅還有可能,驅逐他們或者不歡迎他們來經商幾乎不可能。而這一次,中國人只不過是趁機將這些以條約的形式固定了下來,也沒有提出更多的非分要求。

不過,這種事卻是讓杜倫尼直接接了下來。

這也意味著孔代想要借著這個機會刷一點人望都沒有機會。

「只有這些了嗎?」孔代說:「西班牙的軍隊,又要如何安排?」

「做完這些以後,他們會離開馬賽,前往威尼斯。」杜倫尼悠然地說:「他們會加入與奧斯曼帝國的戰爭。西班牙人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們希望全面復興西班牙的榮光。法國人已經不再為敵,下一個敵人顯然就是奧斯曼。」

聽此,孔代嘴角微微一抽。

西班牙人還真是不消停埃

要知道,法蘭西與奧斯曼可是長久以來都保持著友誼。兩國是盟友關係呢。

這個事實很是超乎尋常人的預料。畢竟,很難想象奧斯曼帝國這樣一個異教徒的國家會是法蘭西這個比較傳統的天主教國家的盟友。

但事實就是如此,兩國之間的友誼比旁人想象得還要深厚一些。

簡單想想,遠交近攻,不歪如此。這並不意外。

後來拿破崙進攻埃及引起眾多非議,也是有破壞盟國關係一點敗的原因在。

「我答應了。」孔代沒有再糾結。

法蘭西一場內亂,又被西班牙偷襲得手,事實上處於低谷之中。雖然國力之上法蘭西定然超過西班牙。但在內亂評定之前,顯然不是對西班牙動手的時候。

只有忍了。

孔代心想。

杜倫尼握了握孔代的手:「祝你好運。這一次,我要去威尼斯了。」

……

時光往前回溯。

季夢良與多梅尼克公爵的僵持並沒有維持多久。

事實上,多梅尼克公爵很快就選擇了退讓。

在一番討論以後,多梅尼克公爵很驚訝地發現十人委員會對於投靠中國人並沒有么厭惡之情。

畢竟,比起上一回求援的教宗,中國人似乎更加可靠一點。

特別是在杜倫尼在法國取得勝利以後,威尼斯共和國內反而開始多起了希望威尼斯共和國加入中華同盟的聲音。

「對比威尼斯在於土耳其的戰爭之中垮掉,似乎加入中國反而是一個更好的選擇。無論如何,學習一門新的語言與文字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十人委員會裡的意見並沒有錯。奧斯曼帝國的市場已經註定不再可靠,歐洲大陸的市場也越發衰落。那麼,抓住中國這個一萬萬人口的龐大國家顯然對威尼斯共和國的復興更加有利。」多梅尼克公爵很努力地說服著自己。

威尼斯雖然很有錢,但這會兒的威尼斯也與他的對頭一樣,無可挽回地落寞了。

曾經富饒的地中海強國雖然底蘊還在,但失去市場的威尼斯就如同失去了源頭的河流,漸漸枯萎。

這個時候,哪怕是他們不投靠中國人,他們也必須開拓出一個新的市常

歷史上,威尼斯終究是沒有再打開新的局面,而是經過戰爭的重創后徹底落寞。

至於打開新的市場,顯然不是沒有人去做。而是地中海的舊航路已經衰落,近代的新航路經濟遠遠超過地中海的舊航路。威尼斯所代表的舊體系註定落寞,失去未來。

所謂舊航路,除了與奧斯曼帝國的貿易以外。說的其實還有通過中東地區與亞洲的貿易,特別是與中國的貿易。

這會兒,中國人揮出橄欖枝,威尼斯實在難有理由拒絕。

與其滅亡,不如就接受中國爸爸的投資成為乾兒子罷……

多梅尼克公爵無奈地讓步下來,將威尼斯願意成為中華同盟一份子的讓步說出。

說完這些話以後,多梅尼克公爵感覺自己渾身彷彿被抽調了什麼精氣神,癱在椅子上,很是沒精打採的模樣。

反倒是他的對面,季夢良輕鬆寫意地看著眼前的多梅尼克公爵,滿臉含笑。

只是,季夢良卻是久久沒有開口。

這讓多梅尼克公爵心中突然一慌,這些中國人,不會是胃口變大,不再滿足簡單地吞併威尼斯,而是要直接將威尼斯變成一個行省?

這樣一來,情況可就又太複雜了。

中華同盟還僅僅只是一個並不太緊密的政治聯盟,只不過因為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的關係,軍權會受到影響。

但是,威尼斯共和國即使加入中華同盟,卻依舊還能保持共和國較為特殊的獨立性。一旦成了行省,情況又完全不一樣了。

讓多梅尼克心慌意亂的沉默之後,季夢良開口了:「公爵下。對於威尼斯共和國加入中華同盟的決定,我為您深感喜悅。不過,加入的時間不會在眼下。至少,不會在最近五年內。但是,無論如何,威尼斯加入中華同盟的事情,最終是一定會完成的。但在最近五年內,威尼斯共和國需要考慮讓整個義大利地區團結起來。只有這樣,才能擺脫面對奧斯曼帝國懸殊的差距對比,在戰略上獲得勝利的可能。」

多梅尼克重重鬆了口氣,中國人沒有胃口大增,而且提出了一個很有乾貨的議題。

「義大利團結起來對抗異教徒,這一點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事情。羅馬的榮耀,誰不想光復呢。但除了教宗國、熱那亞、托斯卡納等地區以外,大多數的義大利地區都屬於西班牙。想要團結其西班牙的力量,太難了。」多梅尼克何曾沒想過這些。

只是,臣妾做不到呀。

「如果說,大明有能力為威尼斯做到這一切呢?在五年內,大明不會直接與奧斯曼為敵。埃及的蘇伊士運河很快就會開通。但是在此之前,大明的力量需要環繞一圈非洲大陸。這不利於大明的力量輻射到歐洲。也不利於與奧斯曼的交往。所以,支持威尼斯的,將是西班牙。」季夢良說。

這實際上是一場代理人戰爭。

朱慈烺不願意直接與奧斯曼帝國為敵,在蘇伊士運河沒有開建完成,在埃及沒有完全影響深入之前,這個龐然大物是大明不願意與之正面為敵的。

所以,扶持威尼斯打壓奧斯曼就成了可行之策。

但是,為了不讓奧斯曼察覺,直接出面顯然也不可以。

這個時候,西班牙的作用就來了。

一場代理人扶持代理人打擊敵人的戰爭……就這樣運行了。

這對於大明而言有些複雜。

但對於威尼斯而言,卻是個再好不過的消息。

威尼斯是屬於天主教世界陣營的,與西班牙有著更高的共同話題。事實上,上一次與西班牙人的戰爭就是求援西班牙與教宗而獲得勝利。

這一回能夠再度複製,是多梅尼克公爵夢寐以求的事情。

至少,有五年的時間消化成為中華同盟一員的事情,也比貿然脫歐入亞更加有效順利。

……

維也納。

「馬扎然逃走了。」費迪南四世拿著移封情報,陷入了沉思:「去為我請那位中國使者楊仁願先生,記住,一定要恭敬有禮。等等,再帶上我的禮物。」

「這五萬大軍……就是你楊仁願說的中國人的力量嗎?」費迪南四世陷入沉思。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