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大明的目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大明的目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演習最終變成了一場現場比拼。

畢竟,友軍之間的演習還好弄,大家設置一個指揮部就好。但是,兩支並不熟悉的軍隊想要搞演習,彼此之間光是總結規則就極其麻煩。

最終,演習就變成了一個實戰比拼。

朱慈烺與克倫威爾對賭,若是誰能在接下來對愛爾蘭的戰爭之中率先攻陷下一個目標,那誰就能獲得預定的賞格。

英國人自然是竭力希望拖大明下水,擺脫被歐洲孤立的問題,又解決自己的老對手,在法蘭西的查理二世。

而朱慈烺呢,也對愛爾蘭很感興趣。地中海有一個據點自然不錯,可愛爾蘭似乎比起地中海更加合適。

話說回來,克倫威爾雖然在倫敦,但新模範軍卻不在英國。

他們有新的任務,那就是遠征愛爾蘭。

沒錯,英國人雖然在亞洲範圍內的殖民擴張被大明阻隔,但他們這時候其實是處於國力上升階段。

兩年前,查理一世被送上斷頭台。

查理二世自然不敢落寞,反對克倫威爾這個反賊頭子的事業此起彼伏。其中,蘇格蘭與愛爾蘭就是最大的反抗基地。

反對者的存在自然不容克倫威爾忽視。

於是,兩年前的三月五日,克倫威爾多了兩個頭銜。一個是遠征軍總司令,另一個則是愛爾蘭總督。

大約一年半前的時候,克倫威爾率領一萬兩千名士兵一共一百三十搜艦船朝著都柏林進發。

沒多久,也就是1649年的9月3日,在都柏林稍事休整后,克倫威爾包圍了德羅赫達。

值得一提的是,新模範軍雖然紀律嚴明,信仰虔誠,作戰起來十分勇敢。

但愛爾蘭人反抗英國人的意志也是頑強。

德羅赫達的防守十分堅韌,普通的攻城並沒有攻破,反而讓新模範軍在城下損兵折將。為此,克倫威爾不得不又調集重兵與重炮。

重炮轟鳴之後,德羅赫達的防禦工事幾乎崩潰,這座城市終於落入英國人之手。

但是呢,英國人的損失顯然也很是不清。攻入城內之後,新模範軍在大街和廣場上屠殺了超過2000名俘虜。

顯然,如果不是足夠慘烈的損失,克倫威爾並不會讓自己這支紀律嚴明的軍隊發動一場屠殺。

其後,克倫威爾乘勝攻克新羅斯、瓦特福、科克等城鎮。年底,愛爾蘭的東部和東南沿海一帶都落入共和國軍隊手中。戰爭進入1650年,克倫威爾又取得一系列勝利。3月,在攻下基爾肯尼后,天主教聯盟被迫解散。明面上,愛爾蘭的威脅已經消失。

但是,愛爾蘭人並沒有放棄反抗,他們的抵抗開始陷入地下。他們利用英國人進軍愛爾蘭內陸所遇到的山地和沼澤的困難處境,開始了游擊戰。特別是去年的5月,新模範軍攻打克朗梅爾時,吃了一個大敗仗,2000多英國官兵被殲滅。

這是新模範軍第一個重大損失。

也許是這一場失敗讓克倫威爾不太願意繼續在愛爾蘭糾纏,也許是蘇格蘭的局勢變得險惡。總之,克倫威爾在去年5月26日回國。

他開始北征蘇格蘭,不過,蘇格蘭的戰爭還在糾纏之中。

這一回,大明也無疑遠征北方的蘇格蘭。相比較於獨立的島嶼,蘇格蘭顯然更加不好讓大明控制。故而,雙方對賭的選擇落在了愛爾蘭上。

朱慈烺了解到,因為內戰還未評定,印象之中是英國護國公的克倫威爾其實這個時候還沒有拿到這個頭銜。

同樣,原本英國在四個月前被新模範軍的蘇格蘭北方重鎮雷特尼這會兒也沒有打下來,還在僵持之中。

至於最後一個還沒有被英國人控制的愛爾蘭重鎮戈爾韋,那就更加遙遙無期。就是在原定時空里,那也要在明年的五月,也就是七個月後才會被英國人拿下。

於是,大明禁衛軍與新模範軍的比拼便成了這兩個選擇。

其中,英國人自然是選擇早已開打的北方重鎮雷特尼。而大明的選擇,自然就只剩下了愛爾蘭西部重鎮戈爾韋。

「那麼,就讓我們期待戰爭的結果吧,」克倫威爾拿起了紅酒杯。

朱慈烺笑著應下。

……

時間匆匆流逝。

一晃眼,就到了大明二八五年,西元1653年的三月。過去一年半時光里,整個世界又是風起雲湧,堪稱變幻莫測。

首先是一支艦隊完成了環球旅行的壯舉。

只不過,這一支艦隊的壯舉有些讓人感覺哭笑不得。因為,三法司議論紛紛,不知道是要表彰呢,還是要處罰呢。

因為,這是環球旅行壯舉的艦隊,赫然就是鄭芝龍三兄弟。

他們去了北美西海岸以後,好日子並沒有呆多久就面臨著終結。

為啥?

源源不斷的探險船隊從日本出發了。

而且,這些探險船隊還不是日本人,都是些中國人。

別忘了,大明的地理課上,皇帝陛下那副萬國坤輿圖可是人人都能看到的。好傢夥,誰都知道大洋彼岸的地方有一個流淌著黃金與白銀的地方。

美洲大陸迎來了一大波探險者。

鄭氏三兄弟很快就遇到了來自大洋彼岸的同胞。

一開始他們還很樂呵,來了更多的同胞,自然就可以拳打土著,腳踢西班牙人。

可沒多久,他們就愁眉苦臉了起來。因為,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冒險者抵達北美西海岸。有人想要搞一個環球旅行了。

而且,伴隨著鄭氏三兄弟的身份被人知曉。自然,也就意味著大明會知曉北美此地。

原本,鄭芝龍還以為自己已經跑的夠遠了。沒想到,大明的勢力已經有環球抵達的架勢。顯然,北美不安全。

如果有人要追究鄭氏三兄弟,他們的安穩日子也就到頭。

畢竟,他們乾的事兒說起來可是有些叛國的呢。

最終,無奈之餘,鄭芝龍聽到了一個故事。

那就是西班牙開拓美洲的故事。

1513年9月25日,富有冒險精神的西班牙巴爾沃亞隨船到達南美洲,去開拓和尋找財富,他不僅擠走了整支隊伍的主人,還趕走了新派來的總督。

此舉無疑是一種叛亂,西班牙事實上也已經議論紛紛,要追究巴爾沃亞的叛亂罪行。

為了避免懲罰他決定率先去尋找南美大陸的財富,以此來庇護自己的安全,在艱苦的旅途之中,他成為了第一個看到太平洋的文明中的人類,並且他知曉了不遠的國度中還有存有無限黃金。靠著這一點功勛,巴爾沃亞還真躲避了開頭的幾次危險。雖然他後來的結局並不是很好。但至少說明,這可以將功折罪不是?

後來,鄭芝龍又聽說了自己兒子的故事。

鄭成功將鄭氏家產交公卻保住了自身的權位,這意味著大明皇帝並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

一年與此,鄭芝龍決定也來一個環球旅行,並且將北美鄭氏據點的地圖、名冊整理好,戴上了回到大明的旅程。

就這樣,大明第一個完成環球旅行的冒險家來了。

只是,此人卻是鄭芝龍三兄弟。

這會兒,朝廷頓時議論紛紛。

到底是要計算鄭氏當初為海賊時叛亂,並且試圖謀害皇帝陛下之舉呢。

還是要將功折罪,看在鄭芝龍獻上北美據點的功勞份上,免了他們的罪責?

廷議提了幾次,卻是沒個准數。

最終,這事兒不得不傳信到了遠在歐洲的皇帝陛下,請聖裁。

朱慈烺聽完了原委,也不由感覺好笑。

功過相抵的事情,朱慈烺不打算做。於是,皇帝陛下下令,判處他們在北美西海岸勞改十年。

當然,工作就是建設北美新中華。只不過,朱慈烺也恩准,念他們年老,不做苦工,由當地有司自行安排。

簡單來說,還是優容了這個曾經的對手。

只不過,這一對對手而今時隔數年,兩者之間的差距已經極其遙遠。

除了這個小趣事,大明的變化也很多。

首先是太子長大了,念著想父皇。朱慈烺心念於此,輕輕嘆了口氣,他也想家了。

不過,他還得頭疼在歐洲欠下來的債。

首先自然是柳如是的債。

沒錯,柳如是已經很久深居簡出了。而這事兒是誰幹的,自然是朱慈烺無疑。再過幾個月,朱慈烺的第二個孩子也改降落了。

這一回,都還不能讓孔洛靈去接生。因為,孔洛靈在坐月子,孩子自然是朱慈烺的。這一次,是個公主。名字倒是有個乳名,就叫琴琴。因為是在愛琴海上海震的結果……

朱慈烺都想好了,地中海幾個島,等這一回的布局完畢拿了下來,就留一個給公主做封地。

至於柳如是的孩子,愛爾蘭與西奈半島,都可以挑眩

沒錯,愛爾蘭也拿下來了。

結局讓克倫威爾大感吃驚。

要知道,在英國人的計劃里。怎麼也得北部重鎮雷特尼打下來了,才有進攻戈爾韋的機會。

未曾想,明軍這邊,直接小規模部隊搶灘戈爾韋,隨後大軍圍城。

接下來,明軍留給了愛爾蘭兩個選擇。

一個,是接受成為大明的保護國。大明會給予他們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並且承諾降低稅負。

然後,戈爾韋選擇了投降。

英國人看完以後,感覺自己似乎有點傻乎乎的。

平白就送出去了一個重要城市礙…

但事到如今,他們顯然也沒有後悔的機會了。

願賭服輸,克倫威爾爽快地在去年便認清了兩國之間的差距。事實上,能夠做到圍城一步,戈爾韋下來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火炮的威力,大明強於英國。

經過了差不多兩年時間的醞釀。

大明在歐洲已經不再是吳下阿蒙,格局悄然一變。

去年終,大明二八四年十一月的時候,蘇伊士運河正式開通。

時間上雖然稍稍延後了小半年,但伊斯坦布爾已經表示足夠滿意。

一支足夠強大的艦隊在紅河訓練了一年半多的時間以後,可以開始奧斯曼帝國的復仇之戰。

同樣收益的,顯然還有大明。

通過蘇伊士運河,大明的力量可以更快地從本土支援到歐洲。

李定國就任西奈鎮總兵,麾下組建了一個以中國人為主題完成了騾馬化的步兵師,同時還就地徵集了大批本地人的兩個旅的兵力,維護西奈當地的治安。

蘇伊士運河隔斷了這裡與西面埃及的聯繫,東面也沒有與大明可以抗衡的本地力量。大明在此的經營固若金湯,顧炎武交出了一個讓朱慈烺滿意的答卷。在上面定局的數十萬大明兒郎就這樣成了大明插手歐洲的有力資本。

依靠著這樣一個據點,大明終於可以正式加入歐洲的戰局。

就這樣,大明在西奈半島開了本土基地,又有西班牙這樣一個友誼深厚的盟友。此外,又在愛爾蘭開了分基地。

歐洲,對於大明已經不再是客地。

客場的劣勢對於大明而言,已經漸漸消弭。

……

「陛下,我們的目的,真的是奧斯曼帝國嗎?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嗎?」孔洛靈一直不是很關注政治。不過,在埃及的日子對她而言還算舒心。

是以,她顯然沒有想到,大明最終的目標卻是要與奧斯曼為敵。

「國家與國家之間,沒有永恆的朋友。蘇伊士運河建成之前,奧斯曼帝國必須是大明的朋友。我們不可能在運河沒有建好之前破壞地頭蛇的友誼。但是,在建成之後,那奧斯曼的友誼對於我們而言就不再重要了。相反,奧斯曼太強了。一個強大的奧斯曼,就不會是大明需要的奧斯曼。」朱慈烺輕聲說:「況且,對於大明而言,我們的目標,可不止於此呢。」

這時,顧炎武悄然走來:「陛下,馬扎然求見。」

朱慈烺微微一笑,這位法國曾經的主宰,終於來了。

奧斯曼在歐洲是有盟友的,那就是法國。一個穩定執政的法國,終究是會回到慣性之中。基於法國人的利益,他們始終會希望保持與奧斯曼人的友誼。

想要破壞這一點,那顯然就只有……再讓法國亂起來!

「告訴他。」朱慈烺輕聲說:「讓他來之前就考慮好,答應朕,放棄法國與奧斯曼之間的友誼。否則,就不用來見了。」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