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二章:海戰(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海戰(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柯普呂律站在船上,心情激蕩。

他的身後,是他的炮艦跟隨。

炮火們轟鳴,朝著克里特島外圍的威尼斯海軍衝殺而去。

孱弱的坎地亞艦隊僅有八艘戰艦迎上,面對數倍於己的敵人,他們毫無怯懦,徑直殺了過去。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的境遇顯然各位艱難。

轟鳴的炮火打在了威尼斯戰艦的船上,引起無數慘叫。

而這時,雨漏偏逢連夜雨。

北面,又是一條黑線出現在了海邊。

沒錯,羅德斯島總督霍山贊德出現了。

出發之時兩支艦隊總共有一百一十四艘戰艦。但現在,當霍山贊德抵達戰場的時候,他們手中餘下的戰艦隻剩下了三十七艘。

在土耳其外海上的戰鬥讓他們就損失了數十艘戰艦,兩支艦隊的後來的分兵,更讓霍山贊德能夠控制的兵力大建。

但是,這個時候,克里特島的卻是威尼斯海軍最虛弱的時候。

他們最強大的六艘戰艦去參加了攔截土耳其海軍主力的任務,這會兒正享受著戰勝霍山贊德的榮耀,完全沒有想到,士氣低落,殘缺不全,只剩下三十七艘戰艦的他們竟然還會反殺一波,圍攻到了克里特島,將這個至關重要的島嶼團團圍祝

島嶼之上。

威尼斯防衛司令安德烈.柯納爾面色沉重:「我們也許高興得太早了……」

副官布拉希奧.祖利安顯然更加難以接受眼前這個驟然逆轉的結局,他不斷地低語著:「不……不,該死的。不應該這樣,威尼斯明明已經獲得了勝利。我們擊敗了土耳其人的艦隊,為什麼現在還有一支艦隊圍攻過來1

「兩萬大軍,至少還有一萬五千多人還在上岸的過程之中1

……

杜倫尼同樣神情凝重。

他是在得到威尼斯在海上已經成功狙擊土耳其人艦隊以後才選擇進入克里特島周圍的海域,緩緩上岸。

沒想到,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土耳其人突然冒出了一支艦隊殺了過來。

心中雖然焦慮,但杜倫尼卻只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海上的戰爭,我們無法參與礙…」杜倫尼心中微微有些沮喪。

但他很快就沒有沮喪的時間了。

「土耳其人發起了進攻1

「他們保衛了坎地亞1

「該死的,他們像是瘋了一樣。從四面八方發起進攻1

「他們發現了海上那些土耳其人的艦隊1

「我需要支援,需要支援1

……

坎地亞城,無數慌亂的喊叫聲響了起來。

安德烈明白,土耳其人抓住了機會。

一年與此,他也顯然顧不得海上的糾葛,迅速下令進入防守。

「我們明明可以發起反擊啊!但是,該死的……勝利的天平,似乎要導向土耳其人一方!哦不,絕不,決不允許1拉希奧大叫著,衝上了戰常

他們已經期待一場勝利太久了。

作為小國,威尼斯也在絕境之中堅持太久了。

他們迫切需要一場戰鬥。

但是,在至關重要的這場勝利之中,他們似乎已經大比分落後了。

焦慮的情緒在島嶼上蔓延。

而土耳其人,卻是紛紛興奮起來。

在海上,柯普呂律下令與霍山贊德匯合,並且將麾下這二十艘炮艦的指揮權轉移給了霍山贊德。

有了這支強大的艦隊,霍山贊德如虎添翼。

此刻的海面上,戰場已經被土耳其人主導。

而他的對手,此刻猶如老母雞護著小雞仔一樣,幾艘單薄的戰艦保護著數量龐大的運輸艦。

當然,他們也不是毫無準備。

幾艘戰艦稍稍大一些的戰艦武裝起來,試圖增加幾分威尼斯防守的能力。

「我們一定能夠勝利!法蘭謝思科很快就會率領我們的軍隊回來。他們說過,會由炮艦的火炮增援我們進攻島嶼上的土耳其人。最多一天,最多一天,我們就能勝利!一樣還能勝利1

鼓舞的話語如此的蒼白,卻又如此的堅持。

威尼斯人默默地振奮起了精神,靜靜地等待著土耳其人發起進攻。

當時間到了上午的十點時,土耳其人的進攻已經全面展開。

首先是來自蘇伊士城打造的新式炮艦,猛烈的火炮覆蓋之下,炮彈盡情傾瀉著威尼斯人脆弱的夾板。

只不過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威尼斯人的船隻就動彈不得。他們的風帆被擊毀,再也失去了逃跑的能力。雖然,他們本來就沒有打算逃跑。

一場力量對比格外懸殊的戰鬥就這麼打開了。

威尼斯的指揮官們懷著沉重的心情迎接著戰鬥。

而霍山贊德已經悄然分出兵力,去追殺著那些註定不會被保護到的運輸船。這些大多都是些小船,被威尼斯人花了高價從各地雇傭而來,只能做些運輸士兵的夥計,而不能承擔激烈的作戰任務。

霍山贊德的旗艦旁邊,則是看的津津有味的柯普呂律。

這位土耳其的大維齊爾心情愉悅,開懷而舒心。

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土耳其的榮耀與權力加與他一身的模樣。

要知道,他已經期待這一天很久了。

而這一點,也比原定時空里提前了三年到達。

現在,是他走上更高峰的時候了。在土耳其內部,有著太多分裂分子試圖動搖帝國的凝聚性。有太多貪污腐化,讓帝國走向沒落的官僚是餐素位,讓他恨之入骨。

而當這一場勝利傳回伊斯坦布爾以後,一切阻撓他展開大清洗的阻力都將消失。

這一刻,實在讓他太期待了。

而就當柯普呂律想象著未來的好時光時,距離他不遠的地方,一個不明物體悄然間浮現了出來。

「該死的動力系統,如果能有其他的選擇,我寧願趁著一艘小舟,也不願意在這個悶棺材里作戰1喬瑟普惱怒憤恨:「快仔細看看,是否找到了我們的目標1

沒錯,柯普呂律會參加作戰的消息早已告知到了多梅尼克公爵閣下那裡。

也只有如此,多梅尼克才會將自己的秘密武器放到杜倫尼軍團的艦隊旁邊。

因為,這是真正可以扭轉整個克里特島戰局的關鍵性因素。

歷史上,威尼斯人在海上與土耳其人的勝利不止一次得到。但是,他們卻始終未能解決克里特島問題。因為,貧弱的小國對比奧斯曼帝國這個人口龐大的大國而言,人丁稀少的問題是在太大了。

大到無論他們在海上取得怎樣的優勢,都無法擊敗土耳其人。

只有在陸地上徹底擊敗土耳其人,他們才能真正地扭轉這座戰爭的天平。

此前,威尼斯人寄希望於餓死他們。

但現在看來,餓死是不可能了。

那麼,就唯有殺死他們了。

杜倫尼就此閃亮登常

所以,多梅尼克知道,柯普呂律一定會在杜倫尼上岸的時候出手。

果不其然……他們來了。

而現在,喬瑟普等候已久。

潛艇在緩緩上浮,而瞭望鏡也悄然升起,對準了眼前的戰艦。

當鏡頭的方向微微一變時,喬瑟普朦朧地看到了一個衣著華麗,氣場很強的人站在夾板之上,悠閑地觀賞著整個戰常

事實的確如此。

柯普呂律自然不懂如何海戰,他的參加,更多的是一種精神鼓舞而已。

故而,柯普呂律而今的狀態很享受。

身邊侍女環繞,夾板上擺滿了美酒與果品,幾個廚師還在忙忙碌碌,鼓搗著幾樣香味濃郁的佳肴。

「就是著一艘!快將大炸彈丟出去1喬瑟普感覺自己的心臟猛地被揪緊。一股子嫉妒渴望的心情油然而生。

命令下達,一共兩枚水雷被士兵們從潛艇里提溜了出來,隨後彷彿點燃炮仗一樣,火捻子被拿了出來,點燃了水雷的尾部。

沒錯,這與其說是一枚魚雷,卻不如說是一種可以飄在海面上的大炸彈。

而這種大炸彈,顯然也是沒有觸發引信的。

一枚炸彈飄到了半路,轟然炸開。

而另一枚炸彈則是湊到了柯普呂律座艦的邊上,隨後一聲悶響與水柱升騰而起的爆炸聲后,所有人目瞪口呆地轉過頭。

就連霍山贊德也不由回憶起了自己的窘境。

就在不久之前的戰鬥力,他還被威尼斯人的士兵了旗艦,差點活捉。

水波炸開,柯普呂律的坐艦這會兒整個船體分裂兩半。

正在為大維齊爾閣下準備午餐的廚師們直接被震下了船。正放鬆地享受著生活的柯普呂律當即趴著一塊夾板,倉皇地大喊大叫,試圖讓侍衛們迅速過來救援他。

侍衛們固然盡職,紛紛地亂叫著試圖來救援柯普呂律。

但是,他們恐怖地發現,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性受創。

整個坐艦斷裂兩半,失去連接的船體紛紛翹起來,緩緩下沉。而在這樣激烈的變動之中,他們連自保都難,談何去救援?

更可怕的是,面對這樣的情況。

柯普呂律發現,整個海面上隱隱之間有一股龐大的漩渦在吞噬著他們。

他試圖高喊著,讓旁邊的戰艦過來救援他。

但是,趴在夾板上的柯普呂律發現率先來的不是土耳其人的戰艦,而是一個奇怪的東西。

那彷彿是一艘小小的獨木舟,這會兒被劃了過來。

獨木舟顯然說的就是喬瑟普駕駛著的潛艇,他從潛艇里出來,一眼看過去,正好對視上了柯普呂律。

沒有一句廢話。

「不1柯普呂律大叫著,想要試圖許諾眼前這個威尼斯人放棄接下來的行動。

但還沒等柯普呂律將話說完,大維齊爾閣下的聲音就戛然而止。

火槍轟鳴,東方一式的子彈滑坡了柯普呂律的胸腔。隨後,在越來越微弱的漩渦之中,柯普呂律的屍體沉浮著,預兆著這個奧斯曼帝國的命運。

一代中興名臣在錯亂的時空之中,葬身大海。

……

霍山贊德渾身顫抖地看著這一幕,柯普呂律的死會引發怎樣的風波?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讓他並不關注。

他更想搞明白的是……那艘能夠在水下航行的是什麼玩意?

那種能夠讓一艘巨大戰艦直接斷裂兩半的炸彈又是什麼玩意?

這些東西的出現,摧毀了霍山贊德獲勝的信心。

他開始迅速想起一個念頭。

這些東西的出現,會只是一個開始嗎?

不……

很顯然,並不。

這是多梅尼克公爵閣下早已安排好的後手,只是連喬瑟普自己也想不到,他會由真的用得上的一天。

但是,當你擔憂著事情會不會走向最糟糕的境遇時。

你會發現,更糟糕的結局就這樣朝著你走來。

北方的海面上,有一條黑線出現了。

那是威尼斯的艦隊。

阿爾維斯心情焦慮,他深呼吸著一口氣,竭力期待著自己不會看到的是一個滿目蒼夷的克里特島。

上帝對於阿爾維斯而言,似乎在這一刻得到了應驗。

土耳其人彷彿集體獃滯了,都不敢置信地看著柯普呂律坐艦的方向。他們的大維齊爾柯普呂律死了,葬身魚腹。

而這時候,威尼斯人的艦隊主力抵達了。

因為潛艇的這麼一個耽擱,戰場上的戰局又拖延了將近一個時辰。

威尼斯人的艦隊還沒有死光,土耳其人被柯普呂律的死弄得懵逼。

一場絕地大逆轉就此出現。

柯普呂律環顧四周。

「是繼續作戰?還是……?」當腦海里想起這個念頭的時候,霍山贊德整個人搭了一個激靈。他看了一眼柯普呂律葬身之處,找到了一個拒絕戰鬥的念頭。

「走!快走1

勝利,在即將到來時刻拱手讓出。

霍山贊德驚恐地打量著四周,生怕那個可怕的怪物再度冒出來,然後讓自己的旗艦也斷裂兩半。

未知的,就是最恐怖的。

更何況,還有剛剛柯普呂律的死讓他無比擔憂。

他顯然不知道,喬瑟普的炸彈已經全部丟出,他們根本沒有餘力繼續作戰。

但是,當阿爾維斯的艦隊就在身後的時候。霍山贊德已經失去了繼續奮戰的勇氣。

勝利的天平,重新被威尼斯人扭轉了過來。

伴隨著土耳其人艦隊的撤離,岸上的杜倫尼找到了一個絕佳的好機會。

他趁著土耳其人士氣低落之際,發起了全力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