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我有太祖朱元璋託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我有太祖朱元璋託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只見朱慈烺在最前列,首輔周延儒前邊拜下,朗聲道:「父皇。兒臣以為,遼東之事雖然糜爛,但建奴力已盡,而山海雄關猶在。遼東之事再如何糜爛,暫時也僅此而已。現在之務,應在革軍制,練新兵。剿內寇,復邊軍餘力。尤其應擇忠敏之人,新開稅賦之策。」

崇禎聽著,緩緩皺眉,見了來人,終歸臉上多了一點喜色。

群臣聽了以後,卻臉色難看了起來。更有人敏銳地嗅到了秦俠最後一句話透出來的鋒芒。

要知道,魏忠賢當權的時候就派出過太監到各地開證商稅!想到這裡,不少人心中驚雷頓生,看向朱慈烺,彷彿第一次認識一樣。

禮部尚書林欲楫嘆息著,緩聲道:「太子殿上一片赤誠之心,實乃至孝。只是太子現在首要應當勤習功課,調養身體為要。」

林欲楫試圖委婉地繞開話題,給朱慈烺找台階下。

但周延儒頭上頂了個太子太師的名頭,更是不甚客氣:「剿寇自然是要務。但與太子而言就不是了。何況剿寇需調集各省兵馬,匯聚進剿,更是靡費更重。遼東事與剿寇之事并行於朝廷何其重擔,如此之事還應緩緩思量。至於稅賦之策奶國之基石,一舉一動千萬人干係,不宜在此紛亂之時行事,臣忝為太子太師,請殿下三思1

「請太子三思,請陛下三思……」

又有幾個大臣紛紛附和。

崇禎面沉似水,乾清宮中更是罕見地起了私下議論之聲。

「太子不當是在後宮調養身體,學習功課嗎?怎麼到了乾清宮裡來了?」

「此是軍國重事議論之處,未得陛下允許,又非監國特例。太子怎麼來了乾清宮?」

「竟然要新開稅賦,百姓何辜,太子竟是……」

……

沒有預想到的一言既出,名動四方。

反倒是朝中重臣對朱慈烺所言,竟無一人贊同。

崇禎臉上原本寬慰的表情也被這些議論之聲擾的心情急躁了起來。

朱慈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一個個宰輔重臣的否定讓朱慈烺難堪不已。身為十四歲的太子,對牽扯如此之深的軍國重務哪裡有什麼發言權?

更何況,他的意思可不是加稅百姓,而是商人!但哪個商人背後沒有達官顯宦做靠山。秦俠只不過是剛剛微微提了一句,就被人如此激烈反對。如此損公肥私,全然不顧這大明已然殘破。

想到這裡,朱慈烺不由悲從中來。

只見朱慈烺轉身定定盯著議論紛紛的群臣,道:「諸君身為國之重臣,世代身受皇恩。父皇問策群臣,卻無一人可以為父皇解憂。我身為大明太子,國之儲君。如此國之大事,有何議論不得?」

群臣紛紛低頭皺眉,不禁心裡嘀咕起來。區區一介孩童,聽聞一場大病都愚笨到過目即忘了。現在國之重臣幾乎都在這裡,竟然一點顏面也不給群臣,這委實有些不知好歹,重病之事果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想必,有些人會想著,孤如此喧鬧君前,不思文章,不尊禮數,實在是腦子病壞了1朱慈烺目光定定,幾個意志不堅的大臣碰上朱慈烺的目光,連忙低上頭。

幾個老狐狸臉上義憤填膺,一副第一次聽聞的模樣。

朱慈烺一笑,臉上一副悲憤的模樣,慷慨激揚道:「不必否認。我的確大病一場,三日不醒。因為我夢到了太祖給我託夢,讓我看看,未來之大明,是什麼模樣1

太祖!

明太祖朱元璋!

聽到朱慈烺如此爆出猛料,就連崇禎也坐不住了,起身道:「太祖託夢給你什麼了?」

這時倒是沒人覺得朱慈烺如此年幼,會拿著太祖的名頭矇騙別人了。

更何況,三日不醒,御醫查之無玻這的確像是太祖託夢!

朱慈烺顫顫地吸了一口氣,好像回想起了那番恐怖的記憶:「兒臣夢見兩年後,反賊攻城陷地中原盡陷,京師城牆之上無一人堅守;夢見三年後,韃子的鐵騎打進關內;九州之內,已經沒有了大明的臣子;兒臣夢見了滿清韃子一手拿著屠刀,一手拿著剃刀,大明百姓人人衣冠喪盡,左衽披髮,留頭不留髮,屠城不計數。兒臣夢見,朝臣依舊在爭吵,依舊在投敵。衛國之士戰死沙場,留命之徒盡皆苟且。太祖站在我眼前,列祖列宗冷目相對。值此情境,身為大明皇室,父皇……兒臣怎能再安居深宮?這萬里之大明,戰卒可降,武將可降,文臣可降,就連世受皇恩的勛貴也可降,連天家家奴的太監也可降。但兒臣為大明皇室,國之儲君,再退一步便是黃泉之路了啊!父皇,如此危局。兒臣身為父皇的兒子,身為大明的儲君。此時不奮發作為,為君父解憂,為天下平亂。難道……真要等到夢中一幕幕,重現嗎?」

殿上分外安靜。

太子大病之事有了解釋,緊隨而來的,就是一股莫名力量下的恐懼。

明太祖,這三個字的力量太強大了。

強大到這些飽讀詩書,通曉史略的朝臣俊才們一想到太祖時官員們的境遇,就無不是心中戰戰。

如劉宗周這樣的大儒固然會堅信子不語怪力神。但大部分人,尤其是那些心中有鬼的朝臣,遇上這樣神鬼之說的時候,自然而然就將心中恐懼無線放大。

一時間,殿上靜謐,眾臣戰戰。

直到久久閉目,長長一口濁氣呼出來的崇禎環視眾人,用已然沙啞的聲音道:「內閣速擬一個遼東方略出來。兵部議定調兵練兵之策,戶部先議籌餉之法。諸位愛卿回去歇息吧1

朱由檢揮退群臣,看了一眼朱慈烺,轉過身,朝著殿後走去,腳步微微有些漂福

見此,朱慈烺心下微酸,快步過去攙扶,卻見朱由檢狠狠揮手,不讓朱慈烺撫著,默然前行,一言不發。

稍待,君臣父子倆到了後殿,王承恩將所有內侍悄然帶走。

對上朱慈烺堅毅泛著血絲的目光,想起太祖所託之夢。朱由檢踉蹌一步後退,閉上了眼,竟是不堪看向朱慈烺堅毅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