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章:誰給誰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誰給誰下馬威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看見了門子臉上的肉痛之色,秦俠心下憋悶,湊近緩聲道:「張老爺子,小子的確是新進的司計,屬雲南清吏司的。」

「嚷嚷什麼。戶部內七十四名大老爺,一百六十五名小老爺,老漢我能不知道?瞧瞧你這模樣,老漢我從未見過,就是再瞧仔細了也沒見哪家的老人退了,像你老子的。」張老漢斜著眼,繼續掂量起了牙牌,左顧右看,時不時咕噥著什麼聽不清的話。

門子罕見地拒賄讓秦俠窩火更甚,心下不住地腹誹,我老子距離這裡的確不遠,但你有那資格去見么?

按捺住火氣,秦俠繼續饒確是新來的,並非哪家子嗣後進。再不然,這牙牌總不至於是出粹公服,也不是哪家讀書人願意穿的。」

張奇冷哼一聲:「當初太子爺的地方也被小賊跑進去過,看你像讀書人,誰知是來做什麼的1

秦俠心中火氣突然消散一空,猛然想到了什麼。只見秦俠抬眼看了下天色,突然一把奪過張奇手中拿著的牙牌,整了整衣冠,不言不語朝著門內跑了進去。

張奇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竟然真有如此膽大包天之徒,望著大門戶部衙署裡面亂沖!

「左右護衛,還不過去追1

「追你娘,瑪德,我就說天下怎麼會有這麼記性差沒眼睛的門子。特么這都要點卯的時候了還扣著我,分明就是一個下馬威啊1

憑藉自己良好的時間觀,秦俠一下子就發現了,這會兒差不多已經辰時三刻多了,衙門若要點卯,一般都是巳時的。鬼知道自己一介新丁,初至戶部,會不會被「恰好」點卯上!

「追過去,有賊人衝進戶部了1

「那邊那邊,是沖著雲南司過去的1

「攔住他1

雲南清吏司,庭前。

目光肅然的雲南司管勾陳皋文穿著筆挺烏色公服看著庭前一干胥吏,手中拿著名冊,面帶怒氣:「孔田何在?」

「屬下在,參見管勾1

「王銳何在?」

「王銳何在?」

「原器何在?」

「屬下在,參見管勾1

「李尚和在?」

「屬下在,參見管勾1

「林谷重何在?」

「林谷重何在?」

……

「來人,給某記下,未到之人,杖責二十。」

「哼,在衙門做人做事,最重要的便是知曉規矩,守著規矩。莫以為有些門路曉得珠算就敢肆意妄為。這月,新任大司農剛剛履新,正是規矩日嚴的時候。今日我不過偶然考察,慣例巳時點卯,未曾想,竟是如此多人不在。」

「爾等領朝廷俸祿,卻如此怠慢國事,本管勾如何能饒1

「還有一人,本管勾點卯。」

秦俠何在?」

陳皋文話音未落,門外突然沖入一人,堪堪停在最後一列,又聽見這點卯之色,出列見禮。

「屬下在!參見管勾1

恰此時,一干兵卒沖入院內,見到這一幕,聽著陳皋文點卯秦俠應到,頓時收起兵械,跑到一旁。這些兵卒在衙門裡歷事許多,哪裡還不明白內中詭秘之事,當下退後,變作路人甲。

此時,庭外又氣喘吁吁跑進來幾人,正是張奇以及司務廳幾個黑衣壯漢:只見張奇指著秦俠,對司務廳管勾保衛事費繼宗道:「就是此人,膽大包天,竟敢衝擊戶部衙門1

秦俠聞言低著頭,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只是肩膀略微一抽一抽地,頗有些笑岔氣。

張奇剛剛說完,抬起頭,眼神正好對著雲南司管勾陳皋文那副幽怨狠厲的目光:「張奇,爾帶兵入我雲南司,是要作甚啊?」

看著眼前場景,見秦俠在列隊之後,安安穩穩地站好了。張奇見此,哪裡還不明白自己這次幫貴人使的下馬威失敗了,而且拉著司務廳的兵卒過來,更是讓貴人丟人丟大發了!

陳皋文見司務廳的人都來了,當下不再管張奇,將他視如棄卒!

一念及此,張奇渾身一陣戰慄,囁嚅著嘴,全然不知到說什麼了。

司務廳是直屬戶部尚書侍郎的,總攬戶部後勤、紀律、保衛等一切庶務。這次聽門子張奇說竟然有人闖入戶部衙門,頓時將司務廳嚇得雞飛狗跳,負責司務廳的經歷費繼宗更是嚇得幾乎魂飛魄喪,頓時拉著幾個武藝好的手下跟著張奇一路跑到雲南司這兒。

費繼宗冷冷地看著秦俠,怒吼道:「你是何人,竟然膽敢闖入戶部衙署1

發火完,費繼宗這才意識到還沒將秦俠給抓起來,於是就要示意手下抓人。

張奇和陳皋文都是臉色一變,秦俠茫然四顧,一副懵了的感覺。

這會兒,陳皋文終於忍不住了,出聲道:「馮經歷,誤會誤會。此乃雲南司司計,並非是賊人。」

陳皋文一愣,止住手下人。

秦俠很是討巧地將手中牙牌高高舉起遞過來。心中暗笑,看這把誰給誰下馬威?

陳皋文臉色一黑,費繼宗更是瞬間明白了過來,一言不發,帶著人就走了。

能在戶部這樣的大衙門裡擔任司務廳經歷,那自然是老於世故的。這陳皋文聯合門衛來給新來屬下擺下馬威自然是瞬間明白過來了。

而今,費繼宗被門衛張奇糊弄過來當槍打,結果沒打到新來的小兵,卻把自己給傷到了。

陳皋文當然不能真的讓費繼宗將人帶走,他才剛剛點了名,秦俠也是好死不死卡在了最後的時間限度內被點到。這是坐實了秦俠是雲南司之人的,要是陳皋文不點卯,秦俠不應到。那門子死扣住秦俠還能讓秦俠吃一頓苦頭。

眼下眾人既然知道了秦俠是雲南司的司計,陳皋文卻得給自己的手下出頭。不然其他手下心裡難免會亂想,讓他大損威信!

這般搬著石頭砸自己的腳讓被當槍使的費繼宗一陣快意,心下記住這一筆,也不理會這裡頭亂糟糟的事情了。

「都愣著作甚,還不開始幹活!秦俠,你第一次入職,隨我入公事房來安排公務1陳皋文壓抑住怒氣,喝退一干手下去幹活,單獨留住了秦俠。

梃擊案:明萬曆四十三年有個叫張差的人,手持木棒闖入太子的居所——慈慶宮,並打傷了守門太監。張差被審時,供出是鄭貴妃手下太監龐保、劉成引進的。時人懷疑鄭貴妃想謀殺太子。但神宗不想追究此事。結果以瘋癲之罪公開殺死了張差。又在宮中密殺了龐、劉二太監,以了此案。

大司農,戶部尚書別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