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章:京營賬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京營賬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秦俠跟上去,心下略略興奮,隨後平靜了下來。

下馬威才剛剛過了第一關,這會兒就急著高興還為時尚早。

公事房就是陳皋文的公事房,戶部衙署佔地不小,但十三清吏司一個個分下來,雲南司能佔到的地方並不多。整個雲南司二十多號胥吏能有自個兒獨自辦公的公事房,就只有管勾陳皋文了。

當然,這是胥吏們的世界,文官們就不同了。

到了公事房,秦俠站定,目光平視望著陳皋文的鼻尖。

陳皋文一張馬臉,鼻頭尖而鼻子窄,目光陰鷲,喜怒不形於色。這是個陰險的老狐狸,秦俠心中嘆息倒霉,暗暗提醒自己。

「你是南郎中保舉進來的,姑且算你身家清白,可堪入戶部。但云南司不留無用之徒,你若辦不好差事,便怪不得某將你踢到其他司去,可聽好了?」陳皋文盯著秦俠的眼睛,問道。

可惜,他沒有在秦俠身上看到一點慌亂。

「屬下知曉,定不讓管勾失望。」秦俠不卑不亢,有個皇帝老子在,秦俠著實不知如何對一個小吏作出畏懼之色。當然,這是面上不讓對方看出破綻。秦俠心下已經大為警惕,接下來要是辦不好差事被在各個司里踢來踢去,那自己就要淪為笑柄,不僅誰都要踩一腳,更拿不到自己想要的關鍵信息!

「可會識字?」

「習得顏體。」

「珠算之學如何?」

「大約都會。」

「哼,本管勾出一題,你且答著1

「屬下聽題。」

「今有貸人千錢,月息三十。今有貸人七百五十錢,九日歸之,問息幾何?」

「此九日應支息六文錢又四分之三文錢。」

「還算伶俐。」

陳皋文點點頭:「隨我去見余主事吧。」

雲南司有八名主事的定額,但日常在戶部值守辦公的不多。這余主事就是今日值守雲南司的文官,正六品。

被陳皋文領著,路上一路無言,秦俠跟進步伐,忽然感覺有些不妙。

到了余主事的公事房,秦俠在外候著,陳皋文進了公事房。

不多時,秦俠被喚了進去。

余主事看了一眼秦俠就不再管,道:「來了新丁,你自己安排。部里新上任的大司農對賬務之事格外看重,此次更是盯得緊,視若權威之判。其他的庶務我不管,新需覆核的賬冊你須給我一一核定交來,不然出了岔子,我唯你是問。」

「是,謹遵大人命。」陳皋文連連點頭,一一應下。

秦俠木然跟著,前後都沒有他插話的份。只是再回去的時候,秦俠手中多了一本小冊子。

這小冊子手掌大小,約莫三十餘頁。看著不多,但這可不是秦俠要乾的活兒。

心中想著,秦俠看了一眼身後一個木訥不言的壯漢,目光落在他身前的小板車上,嘴角微微一抽。上面,足足有一人高的賬冊堆滿了桌案大小的小板車。秦俠手中的,僅僅只是一個目錄和注意事項。

重新回到公事房,陳皋文示意木訥壯漢將板車交給秦俠,隨後道:「這是崇禎十三年京營的賬冊,你將其一一算好,十日之內,我要結果1

抱起賬冊,秦俠依言領命。看著賬冊,頭皮發麻地回了公共辦公的公事房。

「新同僚來了。」

「這廝運氣好躲過了第一關,不過眼下這關嘛……哼哼」

「看他造化了,誰讓他不守規矩?」

秦俠一進公事房,一干人等就紛紛說起了。秦俠聽了個一知半解,當然不是耳朵不好使。而是這些胥吏都是使著一口浙江話。

京師半浙人,名不虛傳。

秦俠一副敬小慎微的模樣,沒有理會雜音,找到了寫著自己名字的小桌,放上賬冊,看著堆積如小山的賬冊,秦俠微微呼了一口氣。

此時,秦俠旁邊忽然來了一人,一步一拐,看了下秦俠身前的賬冊,驚得倒吸一口冷氣,道:「嘶……本以為我被抓住點卯挨了二十大板已經夠倒霉的了。想不到,還有個比我更倒霉的。」

一口濃重的京腔,秦俠看過去,此刻又來了一人,也是一口濃重的京腔,低聲嘖嘖稱奇道:「哎呀,京營那可是一個大窟窿埃管不得,查不得,碰不得。本以為這都兩年不查賬了能消停點,沒曾想碰上個較真的大司農,又要辛苦查賬,這啊,折騰人呢。」

「管不得,查不得,碰不得……」秦俠聽了這話,又看了看環繞著身邊一堆堆的賬冊,眉頭皺的更深了。

苦笑著,秦俠對兩人拱手道:「兩位前輩,學生是新入雲南司的司計秦俠,不知這京營之事,該從何說起啊?」

公事房佔地頗大,秦俠又是被邊緣化了的,辦公桌搬到一個小角落,幾個人低聲說著,倒也無礙。

「原來你就是南雲吉郎中親自調進來的那個司計啊?」兩人對視一眼,一臉恍然大悟的神色:「我說怎麼著陳皋文發了瘋,近日戶部無事竟然點卯起來了。你也不必前輩前輩的,某就是那個點卯被查到的林谷重,這個,便是另外一個倒霉蛋王銳。」

「你今日可是出了風頭,踩點應了卯,把那張奇小老兒坑得夠嗆,連陳皋文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只是坑苦了我兩位兄弟,挨了結結實實的板子1王銳齜齜牙,幽幽著看向秦俠,顯然這板子不輕。

秦俠拱手,歉意著道:「雖然逃過一劫,但這一劫也是不輕吶。都是難兄難弟,今日收衙,秦俠請兩位兄弟吃酒,算是認識認識,也是為兩位哥哥壓驚罷1

「吃酒就不必了,近日無暇1林谷重看著秦俠,眼中異色閃過,頓了頓道:「不過京營這事兒,你還是小心著處理。這一關過不去,明日你也隨著兄弟幾個吃板子吧1

見兩人東扯西扯就是不回答自己的問題,秦俠從懷中拿出十兩銀子,兩人一人一半遞過去,低聲道:「小弟初來乍到就害兩位哥哥吃了板子於心何忍,這點銀子請兩位大哥萬萬收下,買些補品補補營養。」

王銳與林谷重收了銀子,彼此對視一眼,手上掂量了下,嘴角上笑容微微多了點。五兩銀子,就是他們身為戶部胥吏,黑白收入頗豐,這也是不錯的誠意了。

秦俠既然懂事,他倆也是時候該上道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