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一章:全都得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全都得罪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秦老弟此意已決?的確,道不同不相與謀,林某這銀子收的可不甘心吶1林谷重聲音陰沉,將銀子拍在桌子上,惹得不少人側目。

見林谷重將銀子退回來,秦俠依舊微笑道:「不必。想必諸位兄弟閑暇之餘也會開開賭盤,這銀子,就替我押了我吧1

「好1林谷重和王銳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散,咬著牙,良久才突出這麼一個字。拿著銀子,頭也不回地走了。

秦俠看著兩人的背影,目光閃動。

走出公事房,到了無人的庭院里,王銳再也忍不住惱火了:「秦俠這不識好歹的小賊,給臉不要臉!京師衙門,哪裡沒有我們的人。給他一個求活富貴的機會,竟然敢拒絕我們!一會兒我便去找司務廳的人,讓他們十日後用力了打1

秦俠翻臉無情,讓林谷重之前的得意此刻翻倍成了丟人的惱意。

這樣想,林谷重感覺臉如同火燒一樣,火辣辣的,跟著王銳惡聲道:「等著吧,這廝說不定還真是大頭巾的人。不然怎麼如此信誓旦旦,還一腔正氣,我倒,板子打在身上,還有沒有心思挺著正氣!哼,他要是覺得戶部衙門是這麼好混的,就試試陳皋文那老賊丟過來的京營坑!陳皋文那老狐狸也是吃過人的!等著罷,到時候就看好了,看他跟了那些大頭巾還敢不敢一腔正氣1

「就是!看他如何取死!我回頭就押他必輸1

……

戶部公事房。

林谷重和王銳的離去讓其他同僚終於注意到了秦俠。不過這樣的注意很快就化為了嘲諷,消息靈通的同僚們大約明白了秦俠又和京派的胥吏杠上了。這個結果讓眾人紛紛搖頭,只覺得秦俠這腦袋彷彿花崗岩長得一樣,一來就得罪人,簡直奇葩。

這樣一來,倒是再也沒有人試圖靠近秦俠了。

沒人打擾,秦俠樂得專心做事,開始拿起賬冊翻閱。

睜眼翻閱,秦俠的目光頓時一變,在沒人察覺的角落裡,微微帶上了一點俾睨天下的氣勢。他可不僅是一個區區小吏,更是國之儲君。翻閱賬冊,不僅是要審查賬冊,更是切實地了解天下庶務。

當然,既然要拾起大明這套爛攤子,軍制就是重中之重。。

國初時,衛所制是主流。但到了成祖爺北上北京建都的時候,便開始分設京師京營與南京京營,漸漸完備成為大明主力。

京師京營又稱三大營,包括五軍營、三千營和神機營。五軍營分為中軍,左、右掖和左、右哨。三千營由三千騎兵組成,分五司,分掌皇帝的旗、輿服、兵仗金鼓、御用寶物等。神機營,因用兵交址,得火器法,立營肄習而名,其下亦分中軍,左、右掖,左、右哨。中軍分設四司,掖、哨各分設三司,掌銃、炮等項火器。當皇帝親征時,三大營環守於皇帝大營,一般是神機營居外,騎兵居中,步兵居內。

三大營初建時,頗有戰鬥力。土木之變中主力損耗殆盡,隨後經歷景泰、正德、嘉靖等幾次反反覆復的改制,最終又穩定在了成祖初建京營的時候。

不同的是三千營改名神樞營,其三營司哨掖等名及諸內臣俱裁革,而以大將一員統帥,稱總督京營戎政;以文臣一員輔佐,稱協理京營戎政。其下設副參等官。凡團營兩官廳之兵,悉歸五軍營;而寶纛令旗等項則仍隸神樞營。到了現在,三大營增設監視內臣,營務盡領於中官。

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了中官就會變得極其麻煩,這是天子家奴,大臣就是查到了事端也難以處置。還好,秦俠翻閱了一下賬冊,發現這都是中官入京營之前的事情。

京營有三大營,五軍營,神樞營以及神機營。神機營與神樞營的賬務都讓十三清吏司之中的其他司分走了。雲南司此次分到的是五軍營中的一部分。

而五軍營又分為中軍,左、右掖和左、右哨等五部。這五處軍制對應到戶部里,除了中軍為廣西清吏司分去以外,其他四部都落到了雲南清吏司這裡。

事實上,雲南清吏司平時就要負責介面京營賬冊,按照常理便應該負責經營賬冊的主要部分。

於是……秦俠就這麼很倒霉地拿到了左右哨的軍需賬冊。

戶部關於軍費的程序是這樣的。

首先由各軍長官或者總領之文官將所需軍餉算出上呈京師,然後再有戶部官員,主要是各司員外郎或者郎中。若是碰上特別重要的,會將戶部侍郎甚至戶部尚書派出去擔任督餉大員,負責從各個渠道籌集軍費。戶部,是六部中僅有左右侍郎的大部。

督餉官員將糧餉從各個渠道撥付至各軍后,下一個程序就開始了。

覆核賬務。

覆核程序主要由戶部主持。每到這時,負責所轄單位的十三清吏司就會開始要求撥餉單位提供相應賬冊以備稽查。

秦俠手中這些賬冊就是五軍營左右哨里上繳上來的,這也是戶部作為帝國最重要部門之一的權威。要不然,這些賬冊在京營手中,凡人想看一眼都會引起無限猜疑。

至此,當賬冊在秦俠手中覆核完畢的時候,就等於一整套流程走完了。

作為覆核程序最後一個環節的實際操辦人,秦俠要是發現了問題卻不揭開蓋子,那當然是罪大惡極,邪惡地成為貪污軍費里的一個害蟲了。

當然,這樣一個害蟲肯定是被同盟陣營里的其他害蟲熱烈歡迎,誠摯庇護的。

但這同樣是一個把柄。對此內幕知之甚深的的人不會多。能拿到秦俠把柄的人秦俠自己算一個,管勾陳皋文算一個。除此外呢?

秦俠想到了那幾個人……

這幾人顯然也是知道的。依照他們對京營一事了解的深切,更隱晦地暗示著秦俠能夠利用此事打擊陳皋文。想來,他們也是能夠掌握住此事證據,拿到把柄的。

被敵人拿住了把柄,秦俠在戶部還怎麼混?隨時都可能敵人用正義的審判搞到身敗名列!

可是那些人就可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