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三章:嚴坊正的糾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嚴坊正的糾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澄清坊秦府。

「嘶……」秦俠雙手沉入藥水里,酸脹無力,肩肘酸痛的感覺一併湧上讓秦俠倒吸一口冷氣。

一旁鼓搗藥水的大伴看了看秦俠泛紅酸脹的五指,又見秦俠痛苦的表情,心疼得面帶哭腔道:「殿下,千歲爺,太子殿下。娘娘可是萬分囑咐了的要照顧好您這身子吶,這才去了那戶部衙門一天就累成了這樣。這往後再去,那還不得折騰成什麼樣啊?老奴也是管過些猴崽子的,這分明就是那些狗膽包天的人,竟敢刁難殿下埃殿下,您只要說一個允字,老奴這就帶著人將那戶部那些狗殺才都給您拿下綁到院子里。要殺要剮,您都拿去出氣。萬萬不能如此折騰自己吶,千歲爺1

說著,司恩竟真的跪了下來,哭腔也帶上了真淚。

秦俠五指還泛著疼,只好手臂用力扶起司恩,苦笑道:「大伴,連你也不看好我進戶部這條路么?一點小苦頭,不礙事,值得這般喊打喊殺的?真要放你出去了,明天大明的太子就要成為大明的笑柄了。」

被秦俠這麼一說,司恩張了張嘴,又道:「那殿下明日,還得這樣折騰下去?聽殿下說,五軍營左右哨堆起來有一座小山般多。那得算到什麼時候,殿下千金之軀,豈能親自犯險。不如,老奴,老奴為殿下尋幾個老賬房來,在家算賬?」

秦俠搖搖頭:「朝廷將賬冊視若機密,片紙都帶不出公事房。」

「老奴,老奴無能,不能為太子分憂,老奴罪過埃」司恩沮喪著道。

秦俠笑著道,看起來倒是很樂觀:「大伴,亞聖早就說了:『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這點考驗,我還經受得起。且寬心吧,孤為皇太子,豈會真的讓一群宵小難祝」

這幾句話秦俠說出是鏗鏘有力,讓司恩完全被震住了。

「哎呦,嘶……」秦俠捏拳作勢增強一下話語氣勢,卻不料碰到酸疼之處,王八之氣灰飛煙滅:「繼續泡藥水吧1

司恩作為太子大伴的確是頗有能力的,哪怕沒用上皇家權勢,這自個兒鼓搗出的藥水的確非常靈驗。

秦俠第二日繼續算賬的時候,五指的酸脹疼痛已經好了十之**。

秦俠在家雖然說得豪氣干雲,但終究這世上並無王霸之氣存在,算盤被撥轉得連連作響,但在滿是算盤聲的雲南司公事房裡,秦俠的存在並不起眼。

在別人三人一組五人一隊的組團算賬下,秦俠案前賬冊的完成進度開始迅速地落到別人背後。

三日過去了,就當別人已經輕鬆完成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時候,秦俠案前看看只是減少了十分之一。

雖然這個速度按照單人算已經抵得上資深老吏的水平了,但面對堆積如山的京營賬冊,其厚度依舊讓人有種昏厥之感。

果不然,當管勾陳皋文巡視公事房,路過秦俠辦公桌的時候,一聲冷哼,全場都感覺溫度降低了幾分。

陳皋文站到堂前上首,清咳一聲,全體胥吏全部站了起來。

戶部的胥吏也是有組織的團隊,一個個司計在各自照磨的帶領下依次在堂上列好。

秦俠揉了揉發酸發脹的五指,茫然看了一下隊列,卻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站在人群之中的林谷重、王銳看了一眼發獃的秦俠,冷哼了一聲。

秦俠望過去這一張張面孔,盡皆冷漠。

就連那個好心借過來算盤的謝毅也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說話。

秦俠只好排到隊尾,只是他的前面,無一人站著。

陳皋文板著馬臉,更顯得臉長,面目陰冷,所有人不敢喧嘩,齊齊聽候指示。

「本次覆核,斷無寬延之可能。大司農對賬目要求十分嚴厲,爾等敢有疏忽,本管勾絕不吝嗇大板加身。十日之後,本管勾要的是爾等一個個將賬目覆核完畢,欠賬拖延者,打板加身,定叫你皮開肉綻。完不成差事者,莫怪本管勾鐵面無情,踢出雲南司1

「謹遵管勾大人命1眾人齊聲應下。

「散了吧1

所有人紛紛退散,有心人注意到,秦俠步履緩慢,目光隱隱獃滯。

崇禎十五年三月,十五日,秦俠入戶部為吏的第五天,東城澄清坊,秦府門前。

獨自充當門房的司恩板著臉,看著遠處進一步退一步的坊正嚴璐,猜到了朱慈烺在戶部中的境遇已經傳了出去。

戶部胥吏大多為浙人把持,一旦進入,父子承襲,不像後世還有公務員考試。戶部這會兒就算真缺了人,也會直接讓各家子弟補上幹活。故而,如秦俠這般外人進戶部,本來就是個挺新奇的事情。

澄清坊坊正嚴璐放在後世也差不多是個鎮長的角色,天子腳下的鎮長,當然耳目靈通,打聽到戶部里的事情很正常。

也正是因為知道了秦俠的艱難處境,嚴璐對於該不該繼續和秦俠往來十分猶疑。前幾日得知秦俠會入戶部為吏,嚴璐熱情萬分,對這個很有前途和錢途的鄰居很是熱衷,就連鄰里宴請也是操辦得井井有條。但得知秦俠竟然一進戶部就得罪了上司同僚,頓時覺得秦俠前途暗淡,估計沒多久就要捲鋪蓋滾蛋了。他甚至都打聽到了秦俠的事情都讓賭坊里開起了賭盤,雲集的賭資假假也有個上千兩,賠率都壓低到了一比一又十分之一,誰也不看好秦俠。

於是嚴璐對秦俠的態度一下子冷卻了起來,只是今日想起秦俠給那些匠人定的一兩銀子一個介紹費,他又心下火熱,捨不得這筆錢。

看嚴璐還在那猶疑不決,司恩心中暗恨,索性揭破了他的糾結,上前出聲道:「嚴坊正,可是尋我家少爺?今日戶部休沐,少爺正好在家。昨日還囑咐了老奴,說是要去尋嚴坊正,家裡都準備好了用料去做珍奇之物,就等著坊正尋來工匠,到時候可以開工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