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工匠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工匠來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嚴璐聽聞,雙目一亮,他本來是怕秦俠捲鋪蓋滾蛋沒銀子給介紹費,眼下既然用料都準備好了,那不就是暗示自己銀子也有么?

況且,這珍奇之物要是真能讓貴人歡喜補上情分,那戶部這點事兒能算上事兒么?

一念及此,嚴璐笑容瞬間綻放,連聲道:「那些工匠都找好了,只待秦小哥兒招呼。尤其那能做齒輪之物的能工巧匠,嚴某找了八個。只是不知秦小哥兒是否回府,還沒將匠人喊來1

「那好,我去通知少爺準備,嚴坊正就將匠人們喊來吧。」司恩聽完,立刻就道。

見這老僕如此果斷,嚴璐立馬就回去將匠人喊了過來。

不多時,當嚴璐重新帶著匠人到秦府的時候。秦俠拿起手中的草圖,走了出來。

嚴璐像個貼心的人牙子一樣將一排面帶菜色,目光獃滯的匠人人一一介紹。

「這一位張丑驢,擅做木工活,那齒輪之物也能做得。」

「這一位彭石,善坐銅器之物。」

「還有這王力,石像雕刻尤其擅長。」

「後面那些是這幾人的兒子,弟子幫工。前排這些都是會做齒輪之物的,共八人。」

說完,嚴璐看向秦俠。

秦俠朝著司恩點點頭,司恩便木著臉看著嚴璐,頗為不甘心地給出了十銀子。年紀稍大手藝老道的工匠一共有八人,一人一兩,就是八兩了,其他還有十來個小工就不甚值錢了,但秦俠也吩咐給兩兩銀子介紹費,於是粗算一下一共就給了嚴璐十兩銀子。

秦俠給的痛快,嚴璐掂量完了分量,那臉上痛快的神色就更加歡悅了。只有角落裡的司恩一個勁算著來了這麼多張嘴吃飯的人後,這秦府賬上還有多少銀錢可用,算完了,司恩頓時肉疼了起來。

待嚴璐走後,秦俠拍拍手,將這些工匠都召集了起來。

「諸位的來歷我大約是知道了,鄉土遭遇兵禍,以至於流落街頭,難尋生計。方才那位嚴坊正想必已經將我的意思大致和諸位說了。能工巧匠之輩,我給與五兩月俸1秦俠說罷,靜靜看著人群。

果然,五兩的數字說出來,一乾麵目獃滯,灰頭土臉的人紛紛有了變化。有自己家人在的,紛紛和家人對視一眼,眼中都起了生色。尤其那幾個被點了名說是能工巧匠的,紛紛都是興奮起來不住地道。

「東家恩典吶1

「東家高義1

秦俠止住這些漂亮話,繼續道:「當然,我這裡絕不要那些濫竽充數,手藝不濟之人。我要的,必須是有真材實料,肯踏實幹活的人!手藝能夠得上能工巧匠的,我五兩銀子月俸給。手藝夠不上,但勤懇做事,不多嘴舌的人。我也給一兩銀月俸1

要知道,這年月那些徒弟幫工幹活基本只是管每日頓吃的就夠了!

雖然一兩銀子相當於後世只有七百元,但現在這年月,一兩銀子能買一百二十斤米。此刻邊軍小卒,不被貪污,南兵一月也只有一兩五錢銀,有馬家丁也只有二兩三錢銀一月!

到這個時候,這群工匠已經全部都興奮起來了。

這個時候,秦俠似乎還嫌大家士氣不夠高,又是高聲道:「做工期間,表現上佳者,我再加薪。無論任何人,只要提出了對製造之物有益處的意見,獎五兩銀子,成功得以實現,獎十兩銀子。第一個將此物件造出來的工匠,將五十兩銀子!如果擔心一同出死力卻只有一人拿到銀子,不公平。那我也告訴你們,我會將你們分為三隊。最早將物件造出的那一隊,每人十兩銀子1

「嘩啦……」

「秦少爺說得可是真的?」

「東家不誑我們?」

「東家,東家這是真的?是真的?」

秦俠話音剛落,這群工匠已經盡皆嘩然。一個個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相信這樣的好消息。

緊接著,更是一個個人聲鼎沸,迫切想要求證。

對此,秦俠伸手空中虛按,所有人紛紛閉嘴安靜下來,場面落針可聞。

秦俠認真點頭:「只要你們肯干,我秦俠,不吝金銀!說到做到1

「好,東家,老漢我這條老命便賣給了東家。請東家說罷,老漢我拼了老命,也要給東家做出來1

「請東家說吧1

「東家如此厚道,我們定然全力以報1

秦俠笑著,將手中的圖紙拿出來:「好,我已經將隔壁庭院買了下來,前後門關死,只打通了秦府的通道。諸位,隨我看圖紙,將此物打造出來吧1

一干工匠興奮不已,只餘下司恩在一旁數著人頭,苦笑不已。

一個,兩個,三個……一共來了二十三個吃秦家飯的工匠。大工八人,那一月糧餉就是四十兩,其他蹭吃蹭喝的十五人,一個月也得給十五兩。再看太子爺這勁頭,只怕還得繼續招進工匠。

再加上太子爺為這些工匠採買的那些器具,前後算起來又是花去一百餘兩,家中置辦,鄰里吃請,再加上給嚴璐的十兩,這麼一算,府中賬上竟是只有一百多兩銀子可用了。眼下府中也算有了基業,幾十口人吃喝拉撒,開銷極大。別家對下人只是尋常有吃的餓不死就行。到了太子爺這,吃飽只是最低水平,時不時宰殺肥羊肥豬用作犒賞都是尋常。可謂是極體貼,恩義無雙了。

碰上這樣的主家,不管是做工的還是做下人的都是感恩戴德,叩謝神靈的。但做主家的那就吃力了。只是隨口一算,司恩就知道,一百多兩銀子看著是多,怕是一個月都撐不住了……

太子爺是沒有入賬的,戶部的工食銀是指望不上的,那點錢還不夠八個大工的工錢。其他外快司恩是沒想過了,依著太子爺的脾氣,豈會幹這種腌臢事?

司恩默默想著,是不是讓人朝著宮裡在拿點銀子出來,怎麼說,皇後娘娘的體己錢是能再拿個幾百兩的。

只是一想到太子爺那倔強脾氣,司恩就打消了這年頭。

太子爺將向宮裡求援視為投降,自己要是幹了,只能觸怒太子爺。

心中一嘆,司恩只能再三加強自己對太子並不深厚的信心了。

就當司恩愁眉苦眼的時候,秦俠喊了一聲:「大伴,賬上還有多少錢,留幾日開銷,都支出來,我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