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開始驗收賬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開始驗收賬冊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快就到了三月二十日,也就是陳皋文嚴明十日後驗收賬冊的一天。

一大早秦俠就趕到了公事房,就在所有人還未趕到之前,拿起掃把將地掃了乾淨,倒了垃圾,添了熱水茶葉,隨後從司務廳取來今日新用的紙張以及幾把用壞了的算盤。

做完了這些,當每天同樣很早就趕到公事房的照磨謝毅進入公事房后,秦俠就不言不語悶頭開始算賬起來。

一開始還有人調笑著說部司同僚近幾日勤快多了,但過了幾日就察覺到了,這顯然是秦俠的功勞。

這下子,那些調笑的人也不說話了,暗地裡看到秦俠時嘆口氣,日子又是這麼平淡枯燥又緊張地過了下去。

而今日,就是這枯燥之日的最後一天。

緊趕慢趕的胥吏們大體都將賬冊做好了,對此,陳皋文來的時候頗為滿意,一邊點著頭,臉上終於帶上了極少見的笑容。

只是到了秦俠這邊的時候,這一點點笑容就消散一空。

場內氣氛一下子又悶了起來,陳皋文走後,這才有人敢說話。看著依舊在那奮筆疾書,算盤噠噠響的秦俠,有人嘆息道:「可惜了一個肯幹事的人。」

王銳聽著這話,心裡老大不痛快,冷聲道:「大頭巾的人,可惜了什麼。這般不懂規矩,就該殺一儆百。今日我再去押一百兩銀子都他輸!看他明日如何挨板子1

林谷重看著秦俠倒霉的樣子倒是覺得挺痛快的,道:「總共就那十兩銀子可以給你贏的,這賭注都微薄成什麼樣了,你還去加註?」

王銳聽著就笑了:「你那消息都是老黃曆了,今日我去打聽了,前日竟然有人拿出一百兩銀子押秦俠明日不會挨板子。來了這一筆加註,堵住頓時便抬升了。既然有人多送一百兩銀子給我賺,那我還怕什麼加註?有句話叫什麼。天與不拳…什麼反……」

「天與不取,反受其咎1林谷重聽完也感覺興奮起來:「那好,今日我也再去押兩百兩1

「哈哈,一想著秦俠那有二十個用心打的板子,某就暢快1王銳憤恨地說著,其他幾人聽了,紛紛搖頭。

這幾個京派土著胥吏的確被秦俠給打臉狠了,要是不好好收拾秦俠,本來就在戶部式微的京派胥吏只怕會更加式微。

當然,京派之人也不是什麼好鳥。這些人走出戶部,無論是京縣府尹還是部司衙門都是一貫跋扈了緊的。這次想著借秦俠去揭開蓋子對付陳皋文,到時候出了事,真會為秦俠出頭庇護?

謝毅看了一眼秦俠,他有些不大明白。這秦俠,絕非庸人啊!既然如此,為何這期限越至,秦俠的反應,卻越是平淡,彷彿只是如同老黃牛一樣拚命算著?什麼動靜也不見有。

而且……這幾日余主事催促日緊,實在有些反常埃秦俠若是文官的人,余主事如何會反而逼迫?

三月二十一日,戶部雲南司庭前。

司務廳兩個衙役一早就趕到,陳皋文看著這一幕,冷哼一聲。他知道這是屬下京派的人搞的鬼,想要看秦俠被打板子。

只不過這樣的冒犯陳皋文卻沒看在眼裡,這也算是殊途同歸。他今日也要點卯,收點任務進度,要是沒完成,自然也得找這些衙役出來打板子。

巳時很快就到了,雲南司庭前站了一堆人。

一大幫說著浙江話的照磨互相說著話,打著招呼,身邊的司計們各自捧了一堆賬冊。這些都是完成了的,即將交給陳皋文收點進度的賬冊。

總的來說,大明的戶部其實很像一個會計部門,雖然名聲像是後世的財政部。但戶部本身沒用決策權,只能依靠戶部尚書個人的權威和聲望從皇帝那兒摳出一點決策權。故而,算賬就是戶部最大的工作。

將近三十號胥吏各自將自己的賬冊搬出來,動作最利落神情最放鬆的是謝毅這一組。這是陳皋文手下幹將,負責了最為緊要的大軍倉。

司計們在各自照磨的帶領下將賬冊放在地上擺好,隨後一個個列隊,散漫而輕鬆。

緊趕慢趕發飆了潛力趕好了任務,這會兒的閑暇就顯得分外愜意。

林谷重和王銳也是輕鬆地收拾著自己的那些賬冊,不過兩人顯然有些分心。四處看來看去,顯然是在找人。

「秦俠那廝去了哪裡?」

「我可是連司務廳的人都一早就喊來了,這廝可不要一跑了之,還得讓費心思去趟刑部。」

「哈哈,海捕文書要是下了,看著豈不更快意?」

……

在兩人的嬉鬧下,秦俠默默地從司務廳推來了一輛手推獨輪車。

一干人紛紛分開道路,眾人的目光下,紛紛帶著同情。

林谷重和王銳更是笑容肆無忌憚。

但緊接著,秦俠接下來的動作就讓人有些摸不準了。

只見秦俠將一堆堆賬冊放上獨輪車,回到了隊列。

林谷重和王銳對視一眼,想要說什麼,但在陳皋文銳利的目光下不敢發言。

陳皋文開始檢校工作進度了。

「謝毅,五軍營中軍賬冊可覆核了多少?」陳皋文一一開始發問。

身材清瘦,面帶長須頗有幾分飄逸神態的謝毅帶著自傲的表情道:「回稟管勾,五軍營中軍全部覆核完畢,賬冊一百七十六本具已另訂成冊。」

陳皋文點著頭,面帶讚許,繼續道:「孔田,京營東安門倉覆核了多少?」

一個臉上常帶市儈笑容的矮瘦老吏孔田出列道:「回稟管勾,東安門倉全部覆核完畢,賬冊一百四十九本具已另訂成冊。」

陳皋文點點頭,繼續道:「原器,京營左哨倉覆核了多少?」

一個胖乎乎,頗為圓潤的老吏原器眯著眼睛,苦著臉道:「回稟管勾,西安門倉一百五十七本賬冊覆核有一百五十三本另訂成冊,其他的……尚,尚未完畢。」

「你所轄司計都寄下八大板子,以示懲誡。」陳皋文面無表情。

「林谷重,五軍營右哨覆核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