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揭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揭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此刻,任誰也知道這兩人顯然是受了大刺激被打擊得不輕。

終究,當王銳快要失去理智怒吼出來的時候,林谷重拍了拍王銳的肩膀,冷冷盯著秦俠,盯著陳皋文,剛才看到的一幕幕浮現起來,讓他們心中咆哮,卻也漸漸恢復了理智。

前面幾本是秦俠的字跡,他們看過秦俠的字。很不錯,顏體一筆一劃都有神似。

但前面幾本的確是秦俠親手書寫,後面幾本呢?

「直娘賊,那些都是原本埃根本不是秦俠的字!!1

「秦俠這廝,竟然將原本翻閱完了,然後就寫上覆核完畢。二百餘本賬冊,大半如此!除了寥寥幾本,他根本就沒覆核1

林谷重和王銳心中萬千隻草泥馬在奔騰踴躍。但面對此情此景,他們再是愚笨也明白了過來。

秦俠看不上京派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他已經決定向浙派胥吏投誠了!

投名狀赫然就是狠狠將他們戲耍了一頓,死死得罪了下來!

對於極可能是陳皋文親自做好了的賬冊,秦俠看也不看,冒著以後被揭開蓋子身敗名裂的危險,以此當做投名狀向浙派投降!

不過是找個金大腿而已,找京派是揭開蓋子找死,但投誠浙派,卻有可能不被解開蓋子而苟活下來!

秦俠,竟然一早就看透了!

從頭到尾,林谷重和王銳都是被戲耍的那兩個人。前後的猖狂與嘲弄,此刻都加倍甩到了他們的身上。

可是……

林谷重兩人知道了又如何?

他們敢說出來嗎?

不敢,顯然是不敢的。

一旦說出來,那就意味著京派要與浙派開戰。意味著要將京營身後那些人全部都推到對立面上去。一想到那個恐怖的局面,給林谷重十萬個豹子膽也不敢啊!

林谷重和王銳目光泛著血絲,盯著秦俠,好像要將這一幕死死記住一樣:「你早就看透了1

秦俠微笑以對。

陳皋文拍拍手,道:「不錯,具已複核完畢。秦俠用心公務,做得很好。這才是諸君的榜樣。好了,都散了吧。我會向余主事回稟,給諸君獎勵。」

謝毅目光重新平靜了下來,這就是了。

陳皋文一早就判斷出秦俠不是大頭巾的人。

如果秦俠真的是大頭巾的人,那余主事絕不會同意陳皋文這麼折騰自己派進來的底。

畢竟,秦俠如果是大頭巾們派進來的底。那他的目的不外乎是掌握庶務,拉攏人手,分化世襲胥吏,以方便大頭巾們上下其手,將原本被胥吏把持的好處分一份大的撈到自己懷裡。

至於揭開一個貪污軍費的超級炸彈,只是求財的戶部文官們是沒有這個膽色的。

秦俠既然不是底,又的確是個對浙派無害的人才,還這麼機敏地交上來京營這麼一個投名狀。陳皋文將秦俠收納為己用就再正常不過了。

畢竟,戶部也是要幹活的,會幹活,又會來事,還懂規矩。這樣的人,為何不收?

謝毅笑了起來。

陳皋文也罕見大方地要獎勵手下。

只有林谷重和王銳感覺自己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他們之前實在是太過分了。之前越過分,現在,自然是越丟臉。

丟到臉一片火辣,血淋淋地一樣慘敗。

秦俠走了過來,很是有禮貌地朝著林谷重拱手道:「不知之前讓林兄王兄為我壓得賭注,林兄可還記得?聽說賭坊壓我贏的賭注已經到了一比八,也就是說。我給的十兩銀子,林兄要記得還我八十兩啊1

八十兩,以戶部之油水豐厚,也得他貪污做手腳幹上一個月啊!

而這次,在他倆的鼓動下,不知多少交厚的胥吏跟著賠了精光!

「做夢吧你1一向衝動的王銳這時候反倒是冷靜了下來,湊過來對秦俠道:「你以為你現在就贏了?只不過是靠著投降了陳皋文當奴才而已,你以為這就是你勝了?小子,你的想法太天真,太單純了。你這樣一個無根無底,來路不明的小輩,就算進去了這世界,也只是一個炮灰的下常你在得意?躺在火山口邊,你敢得意?哈哈哈,告訴你,只要我京派有朝一日能得勢,為了平息我們的憤怒,你將是第一個被送出去息怒的祭品1

秦俠依舊保持著笑容,看著兩人,就像看著兩個白痴一樣:「的確,給誰當棋子都是棋子。但比起只會以勢壓人的京師土著們而言,浙人的手腕就要更靈活,更聰明,也更狡猾,甚至更有誠意。你們背後的人甚至不願意和我這個小棋子見面,吃酒多談一點。顯然只是擺明了拿我當揭開蓋子的炮灰用了。」

「至於你們的得勢……坦誠的說,與失敗者討論這種問題,毫無意義。」說完,秦俠就飄然離去。只留下兩個臉色鐵青的人。

「我的確不是文官的人,也從一開始就沒想過給京派這些人做牛做馬,但我會投誠嗎?呵呵……哈哈,別忘了……我是大明皇太子啊1

秦俠回到公事房的時候,氣氛已經截然不同。

認定秦俠是自己人後,一干帶著浙音的官話紛紛湧來,一個個朝著秦俠問話。

「秦小哥兒這次教訓了林王二賊可是大快人心啊1

「老七兒說得對,如此盛事,理當慶賀埃一會兒放了衙,咱們哥幾個一起吃花酒,賞品北國胭脂!秦小哥可別忘了1

……

秦俠一一拱手:「諸位兄弟如此抬愛,正好秦某也賺了些銀子,一會兒定下時間與諸位兄弟去教坊司,秦俠請了1

「好!秦小哥兒夠意思1

和一干人打完招呼,秦俠獨自到了不湊熱鬧的照磨謝毅這裡。

秦俠鄭重一禮,沒有說話,謝毅回了禮,也沒有說話。

正此時,矮瘦的孔田走了過來,看向秦俠:「秦俠?」

秦俠行禮道:「見過孔照磨。」

「管勾喚你過去。」孔田仔仔細細看了秦俠一眼,眯著眼睛,彷彿一條黃鼠狼一樣,嘿笑了聲又道:「秦俠你識時務,做得好。良禽擇木而棲,好好乾,少不得你的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