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八章:圖窮匕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圖窮匕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眾人一笑,秦俠面上跟著笑,心中卻是微微的不自在。良禽擇木而棲,這是將我視為驅使的禽獸么!

「謝孔照磨提點1秦俠應下,心中冷笑起來:「京派土著胥吏被自己一頓耍的團團轉失了士氣,的確再無威脅。但這麼早就覺得高枕無憂了么?」

想到林谷重王銳那番炮灰威脅論,秦俠沉住氣,走向陳皋文的公事房。

千里之行,最後一步,決不能最後關頭掉鏈子!

事情……遠不止這麼簡單!

到了公事房,秦俠見到了陳皋文。

果然,一堆賬冊在公事房裡散亂地擺著,陳皋文正在收拾。

秦俠見此,跑過去收拾起來。

有人分擔,陳皋文也樂得如此,眼中帶著滿意之色,待秦俠忙完了,對秦俠道:「你之前剛入戶部,我也不好給你分派職司。現在,五軍營右哨之事已畢,有你這功勛在,不僅我很滿意,同僚也都會服氣,這個時候我再給你尋一個好歸屬也就理所應當了。嗯,往後你入孔田麾下。」

「是,謹遵管勾教誨。」秦俠應下,又道:「敢問管勾是否要將這些賬冊全部送到余主事處?屬下也有一把子力氣,願為分擔。」

陳皋文先是微微皺眉有些不願,這賬冊之事歷來都是最為機密,最為緊要的事情。雖然這裡的賬冊都是他驗查過,精心修飾的。尤其五軍營右哨,更是他親自主持。每次賬冊覆核完畢,更是他親自交到值守的戶部主事處,或者直接交到雲南司郎中南雲吉那。

不過,秦俠剛剛帶著投名狀投過來,如此殷勤努力,他也不好打擊人心。

況且,自己一把老骨頭了,這樣的力氣活,讓手下做也無礙。難道還擔心他在滿是浙人的戶部里把賬冊偷出去?

想到這裡,陳皋文覺得自己實在太緊張了。眉頭緩緩舒展下來,應下:「嗯,好好做事,去吧1

秦俠應下。

待秦俠離去后,按著屁股喊疼的原器和矮瘦的孔田走來。

看著秦俠離去的方向,原器道:「管勾大人真打算用此子?」

「可用不可信。畢竟不是自家人!誰知道京營的賬冊里是不是還留下了什麼手尾?」孔田接過話。

陳皋文瞥了一眼孔田,有些不滿道:「京營之事是我親手主持,能有什麼事。」

孔田聞言,頓時訕訕。

但很快,陳皋文凝眉一想,道:「莫要太多疑,也莫要覺得我的手尾是那麼好做的。就算京營上還有什麼事,也都會盡數讓他頂上去。若是無事,打磨幾年,平時用用,給他一點富貴也無礙。畢竟人才難得。」

「管勾大人高明1原器一副被點醒的恍然大悟模樣。

一旁的孔田也是趕緊跟著道:「管勾大人妙計在心,小的懂得,聽管勾大人一言,勝讀十年書埃」

陳皋文微微撫須,享受著屬下的馬屁。

與此同時,依舊推著方才找來的獨輪車,秦俠走向了戶部官署更深處。

秦俠在戶部衙門呆了十來天,大體對戶部各處都熟悉了。

今日推著獨輪車,一路上各家胥吏看著秦俠,都已經明白,此人已經進了浙人的陣營。

不少人上來打招呼,秦俠也是一一應下。

要是有人問秦俠去做什麼,秦俠就答:「奉陳管勾之命,將賬冊交至雲南司郎中南雲吉處。」

有熟悉雲南司的就納悶道:「今日不是余主事當值么?」

秦俠就搖頭:「屬下也不知,只是謹奉命令,不敢有所疑問。要不,前輩先去詢問管勾,晚輩且候著。」

那名納悶的司計頓時皺眉擺手,秦俠搬出了陳皋文,誰敢二話?

秦俠低頭前行,心中暗笑。

不是陳皋文有想法,是秦俠有想法。

南雲吉的地盤很快就到了,作為戶部雲南司郎中,南雲吉的地位比余主事要高得多,他所在的公房也是在戶部尚書侍郎附近,離著更近。

秦俠推著獨輪車走向了一間間公事房。

越過一個個主事、員外郎、郎中的公事房,到了南雲吉所處的時候,秦俠依舊繼續往前推。

前方是戶部右侍郎王正志處,秦俠依舊往前推。

到了,秦俠停門前,這裡是新任戶部尚書傅淑訓的公房。

推車入內,旁人見秦俠一身烏色公服以為是公務,並未阻攔。

秦俠一直從外間推進到了內間公事房,見到了端坐在堂上的戶部尚書傅淑訓。

這是個面色白皙,六十上下的老年文人。看起來保養得很好,發色留青,身板硬挺。只是精神狀態不佳,甚至有些黑眼圈眼袋。顯然履職戶部不是個輕鬆活兒。

秦俠突兀地將獨輪車推進了戶部尚書傅淑訓的堂前,這時候,一旁辦公的幕僚胥吏們這才發現,紛紛都驚呆了。

「你是何人,到此處作甚?」

很快就有人回答了,司務廳管勾費繼宗疑惑道:「好像是雲南司的秦俠,你不在雲南司做事,到這裡做什麼?」

秦俠不說話,直視著傅淑訓,道:「請大司農將旁人清退,我才好說話。」

說完,秦俠一拍賬冊。

費繼宗猛地想起了什麼,大喊道:「來人,將此獠拿下,膽敢闖入司農公事房,先拷問再說1

傅淑訓敏銳地發現了什麼,當下就下了決斷:「你們先出去1

那認出秦俠的胥吏還想說什麼,傅淑訓卻直接一揮手,根本不容置疑:「都出去,本官自有決斷1

場內只剩下了秦俠一人。

秦俠笑眯眯地看著傅淑訓,雖只是一介胥吏,面對大明正二品高官卻從容平常,自信昂然,彷彿見到的只是尋常老翁一樣。

只聽秦俠聲若金鐵相擊,鏗鏘有力地道:「小生今日來,為解大司農財計之困1

秦俠說罷,不等傅淑訓開口回答,便搶聲喝問:「大司農。松山一戰,副將焦埏戰死、巡撫邱民仰及總兵官曹變蛟、王廷臣戰死……戰兵傷亡,豈止於十萬?此一戰敗,戶部準備好了撫恤之銀否?」

「遼東盡失,則京畿憂慮。再集兵馬,則新軍糧餉齊備否?

「二月已盡,京師百官俸祿折寶鈔是五成,還是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