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九章:交鋒戶部尚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交鋒戶部尚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伴隨著秦俠一聲聲喝問,傅淑訓的眸光漸漸深邃,凝視秦俠,戶部長官的氣勢竟是被秦俠奪去大半,最終只是問道:「危言恐嚇以動人心,你這縱橫家的辯才倒是有幾分。你是何人?所為何來,又有何本事,能有何計謀與我?」

傅淑訓一語說罷,還未停下繼續接著說道:「莫說什麼冠冕堂皇的為我解困。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我要知道,你所某之處,你所圖之利。」

秦俠笑了笑,拍了拍獨輪車上的這些賬冊,沉吟了一下,接著道:「倉有碩鼠,積糧頗豐。」

隨後,秦俠就將農人挖田鼠找到田鼠積蓄糧食的故事給緩緩說了出來。

「大明有一大弊端,讓士子不懂日常庶務,獨尊科舉,摒棄雜途,斷絕了胥吏上升之路。此舉或許對國家真的有好處,但更埋下了政令不通的禍根。讓署衙在庶務之上離不開胥吏,比如最緊要關鍵的地方,十分稅賦從百姓手中徵收,最終入國庫只得三分。餘下的七分歸於胥吏之手,又通過胥吏之手,又再些許分與豪強,分三分與官宦。」

「我知大司農勤勉用事,不惜己身。但李侍問被撤職就在眼前,大司農應該知道戶部之事對陛下而言,只在於結果,並不在於大司農做出結果之前的過程。松山善後之款,固邊防,籌新軍,整京營。每一事都意味著源源不斷的財賦投入。而戶部的壓力,絕不比松山之時有幾分減輕。更何況三月之時,青黃不接,戶部要籌措糧餉更是困難數倍。哪怕大司農奏請陛下加餉百萬,最終入賬,能得十萬兩否?」

「倉有碩鼠,積糧頗豐……」傅淑訓從這幾個字里品出了無數的意味。更從秦俠這款款而談的從容不迫之中,感受到了那股強烈的自信,與對時局精準的掌握。

一個眼光精準,辯才無雙的才子形象開始緩緩成形。

「只可惜是個胥吏……」傅淑訓愛才之心頓起,緩聲問道「這些賬冊,就是你的投名狀嗎?」

秦俠緩緩搖頭:「這是敲門磚。」

言下之意,這並非投靠之資。

「賬冊機密,你如何得來?」這是很隱晦的拒絕了招攬,但傅淑訓更加對秦俠好奇了。

秦俠笑了笑,便將自己進入戶部以來的事情娓娓道來。

饒是傅淑訓宦海四十餘年,依舊被眼前秦俠這大膽狂徒的舉措震驚到了。

什麼時候那**猾如油,惡毒如蛇的胥吏這麼好欺負了?

獨自一人底進戶部,將雲南司的賬冊一一全部拿了過來,反掌之間,將京派胥吏與浙派胥吏玩弄鼓掌。

顯然,並非是胥吏好欺負。而是這秦俠有本事,心性,手段,眼光,無一不是頂尖!

「實在可惜了,竟然屈身為一胥吏。」傅淑訓嘆息著。但轉而,傅淑訓就興奮激動起來。

他不就是一直苦於財政之艱難嗎?

就如秦俠所言,拿住這些碩鼠,將以往被貪污走的錢財拿回一部分自然能夠補足一時之用。而且,拿住這些滑不溜秋難以對付的碩鼠,更有利於自己掌控戶部!

當然,前提是秦俠的確可靠,在秦俠與胥吏的戰鬥之中,他能贏!

是進還是退?

是選擇秦俠,支持秦俠對戶部胥吏的開戰。還是拋出秦俠,換取胥吏的息事寧人?

等等……

傅淑訓忽然凝眉盯著秦俠,微微不悅的道:「你漏了兩個問題1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小生所圖,自然是有利而來。而小生的身份,自然是清白上佳。要不然,一介讀書人,如何會屈身胥吏之輩?」

說罷,秦俠微微從腰間拿出一塊玉牌湊近了讓傅淑訓看。

傅淑訓目光銳利,一眼就看到了東宮標誌性的印記,五爪四龍合圍之中,一個烺字赫然入目。

「是東宮1怪不得秦俠要一直到最後才回答這個問題!想到這裡,傅淑訓忽然心中一凜。

若是旁人,敢如此對待傅淑訓只怕傅淑訓首先就是震怒自己被人算計,定然報復。但眼前此人不是旁人,而是太子!

可若是太子的意思,那兩者的分量和帶來的印象就完全不同了。既然是東宮,那拋出這麼一個機會就不是算計,而是一個選擇。一個雙向的選擇。

太子選擇傅淑訓作為盟友,就看傅淑訓接不接招。

「出了這間屋子。這世間不會再有第三人知曉小生的身份。小生只是戶部雲南司司計秦俠。」秦俠看著傅淑訓輕笑著道:「大司農初入京師,恐怕尚未聽聞太子殿下前些時日的作為。但應知曉,此時局之中,萬事莫如強軍可靠。如此,軍務於陛下為當前首要,而軍務之中,軍餉為首要之首要。」

「小生今日之言,不代表任何人有意逼迫大司農。只請大司農慎重考慮利害。若進,千賊所指,眾怒難平,卻可能重整戶部,供應財計。若退,小生便隱姓埋名拋下賬冊,不再出現,大司農亦可以此取悅胥吏,不得半分傷害。無論如何,是進是退,全在大司農一念之間。」秦俠說完這些,目光溫暖,一片赤誠溢於言表。

傅淑訓聞言,微微閉上眼,思量了十餘息,這才道:「前些時日,我履新戶部,正想要試一試戶部里盤根錯節能有多深。故而這才稍稍一點手段,撿了不甚緊要的一處賬冊查驗。卻不料……」

說到這裡傅淑訓就不再往下說了。

除了雲南司是因為要敲打新人以外,其他戶部司屬,竟是將賬冊原封不動抄寫一遍,就道是覆核完畢,甚至毫無覆核痕,直接蓋上大印,就宣布覆核無礙。

如此結果,傻子也知道有貓膩。

偏偏,面對這樣的結果,傅淑訓毫無辦法。時局艱難正是用人用事之際,這個時候對付一干胥吏,只能讓戶部癱瘓。

身為大司農,六部中緊要大部首長,傅淑訓對體面威嚴都是愛惜的。身為二品高官卻奈何不得一群胥吏,這樣的話說出去,如何能捨得這臉面?

今日,秦俠的出現給了傅淑訓另外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