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一章:發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發招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還有秦俠!只要拿下秦俠的狗命,拿回賬冊,我們便能贏下這一戰1

陳皋文猛地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道:「不錯。五軍營左右哨賬冊里那些都是做好了的賬,以我的水平,就算把最少的五軍營左哨查出來也得一個月的功夫。而今,戶部中人他一個也別想拉走。立刻找人,讓京師里所有牙行都關門不許接秦俠任何雇傭算賬之人。讓京師里那些有點名聲,能夠算這些帳的老賬房一個個都老實點!還有,我會去找京營的勛貴武將說話,拿了銀子巴巴找上我們辦了賬,出了事,別想我在前頭頂著!此刻不發力,誰都別想好過1

「好,立刻動手1費繼宗狠狠點頭,大步踏出。

秦俠的名字,一朝之間傳遍京華。

此刻,秦俠呆在戶部的時間已經有點長了。拉夠了仇恨的秦俠一時間又不敢倉促出去,唯恐被人半道劫了賬冊,然後一棍子打暈了沉到哪條臭水溝上去。

傅淑訓雖然為戶部長官,手底下卻是沒有官派兵丁的。唯一能夠找到可用兵丁的,就只有行文兵部要兵了。只不過戶部長官要協調兵部五城兵馬司的兵丁過來護送秦俠,那一來一往自然用時頗多。

看著堆積成小山的賬冊,秦俠靜靜地等候著對手發招。

一旁,下定了決心的傅淑訓亦是鬥志昂揚,剛才一封奏章須臾之間擬就發出,十數封親筆信件也在親信奴僕的懷中開始飛向京師各處。

只是,凝視著戶部尚書的公房,秦俠卻忽然間眉目一冷,看向堂外西南角。

那裡,正是雲南司的小院。

小院庫房的位置上,一縷青煙升起。

「不好了,走水啦……雲南司庫房,走水啦……」

「這群碩鼠1聞言,傅淑訓頓時心中浮現無數個畫面:「竟是如此猖狂!

庫房失火是個老把戲。

但的確是個實用的把戲。

一場大火,無數罪證煙消雲散。還好,五軍營左右哨的賬冊還在秦俠手中。

秦俠沒有衝出去,只是遙遙遠望,看著順天府的衙役們格外迅速地趕著過來,驅使著火夫畏懼而徒勞地撲水滅火。

秦俠的目光玩味地落在了領頭的衙役身上,秦俠認不得此人。但聽著外面聲聲嘈雜里的呼喝,又看他不小心跌落地上的票牌大抵猜了出來。這是大興縣的狀班捕頭。而且還是個新進捕頭的生瓜蛋子。

「票牌可不好拿礙…這麼快就糾集了十幾號火夫跑了過來,這大興縣近來倒是勤政……」秦俠聲音微微有些飄忽。

身後的傅淑訓沉著臉,凝眸望著,心下微沉。這伙碩鼠,膽子竟是比他想的還要猖狂。

兩人都沒有明說。

對手,發招了!

這是第一招,卻絕不是最後一招!

起了火,半道上行進得不緊不慢的中兵馬司兵丁跑得更用力了些,氣喘吁吁地到了戶部,卻不得不又轉身投入了滅火的大隊伍。

及至煙火熄了,整個雲南司余主事的公事房都燒成了白地,燒光了五軍營所有的賬冊后,這隊中兵馬司兵丁這才有了空隙,護送著秦俠回府。

戶部公事房裡,一個個穿著皂袍,踏著厚底皂靴的男子靜靜地看著被中兵馬司兵丁護送著往澄清坊回去的秦俠,神色各異。

夕陽照下,被兵丁護送著的秦俠抱著賬冊,他的身後,煙霞升騰,正是剛剛燃燒殆盡的雲南司庫房。

這副景象,似乎正在昭示著……

一場大戰的開啟!

東城金華坊的演樂衚衕里,一曲《曇華記》演得正熱鬧。

這是一個門庭頗為廣闊,一樓大廳置了百十張椅子小台的戲廳。這一樓大廳人聲鼎沸,時不時叫好呼喝的聲音紛紛響起。

二樓上雅間上,一個身材富態一個身材消瘦,卻一看就是公門中人的兩個中年男子沒個正型的半躺著看戲。雅間半開放,窗子一開,外間大廳上鼎沸滾滾的人聲就撲入而來,捲起無數煙火氣。

外間雖然喧囂,但只需蒙著透光細紗窗的窗子微微一關,裡面的聲音便能清晰地讓人交談無礙。

與此同時,恰好一個瘦弱斯文,氣喘吁吁的長衫男子如同死魚一樣,被幾個壯漢拖出去。

「這小子也是膽大得緊,牙行都發了通告還敢跑去澄清坊,五十兩銀子就是這麼好拿的?」剛剛從戶部放了衙的原器眯著眼睛笑著,嘩啦一扯手中湘妃竹成扇,不由嗤笑了起來。隨後,又看著對面一人,眯著眼睛笑道:「秦小九,這次你幫我拿了人。這情面我承了,記在心中。」

原器對話的是一個身材更加富態,笑容更加小意的痴肥壯漢。

莫看這名作秦小九的痴肥壯漢貌不驚人,卻是京中有名的牙人,手底下多少盤賬了得的賬房先生都在他手中。一處開在演樂衚衕里的戲院,京中也是有名。多少落魄文人要求個活路,少不得要跑這邊候著。

此時,被多少落魄文人奉若神人的親小九一臉諂媚,兩顆綠豆大小般的眼睛放著光,卻是諂媚地對著原器,道:「有命拿沒命花便是如此了。原大人一聲令下,我等豈敢怠慢,這等小人,自當擒來讓大人發落。」

「你的心意我懂得。」原器笑眯眯的,擺擺手道:「好了,你且去管著你手底下的人。要不然,讓我在澄清坊多見一個賬房,少不得拆了你的戲廳以熄上頭大人們的怒火1

「定叫大人們放心……」說罷,秦小九便賠笑著,腆著臉悄悄退出。

待秦小九走了,原器這才冷哼一聲,看了一眼眼前看戲入迷的孔田道:「秦小九為官貼牙郎,京城裡那些懂規矩的賬房應是能照應到。這一番布局出去,京中賬房應視秦俠為毒蛇猛獸,不敢靠近了。」

孔田聽完,幽幽地道:」老西兒那邊有些不入牙行,一貫不太聽話的。可有吩咐過了?」

「打折了十來條腿,也正好立威。」原器肥大的臉上,忽然一抹殺氣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