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籌餉之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籌餉之策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魏照乘為何落魄,更加具體一點,是因為魏照乘是崇禎十二年的內閣首輔,所謂閹黨餘孽薛國觀引薦入閣的。但薛國觀一貫和東林黨不對付。現在東林黨人隨周延儒入閣首輔后大勢已張,魏照乘自然不再好受。

只不過,讓陳新甲微微驚訝的是,跟隨魏照乘進來的並不是現任戶部尚書傅淑訓,而是戶部左侍郎王正志。

看到這裡,陳新甲微微眯了下眼睛,腳步朝著邊緣地帶上不著痕的挪了下。

今日風雲,似有變幻吶。

魏照乘帶著王正志來了以後,行了禮,崇禎揮手讓其一旁侍奉,繼續提筆。

「兵部職方司郎中馬紹愉敏而納言,應是可靠之人……出使遼瀋之事……」

「滋滋滋……」

「父皇……」

「我大明皇帝,不稱臣不納貢,無和親之屈膝,亦無割地之國恥。天子衛國門,君王死社稷1

啪!

筆斷。

崇禎提筆的右手青筋暴起,上好的北狼毫候筆應聲一斷,帶著主人幽幽的嘆息聲被丟在了一旁。

三人見此,面面相覷,紛紛失神。

此刻,崇禎這才抬起頭看著前來的三位大臣,微微一皺眉道:「傅愛卿還沒到嗎?」

崇禎說完,一旁的王承恩便低聲對崇禎道:「聖上,傅啟昧今日未在戶部,得訊稍晚,故會來遲稍待。」

隨後,王承恩是低聲細語了幾句,語速頗快,只容崇禎能聽到,只有在提及秦俠、戶部兩個詞的時候,語速遲緩,卻更是壓低了聲音。

崇禎緩緩頷首,看了一眼被塗抹得不辨字跡的草稿,揮手讓王承恩收拾了,隨後看著台下的魏照乘、陳新甲以及王正志,略過三人之時,目光微微在王正志身上停頓了一下。

隨後,隨侍一旁的小太監搬來了四個椅子,三人分別落座。

這麼微微耽擱了一會兒,腳步匆忙的傅淑訓也趕到了。

傅淑訓看到殿中多了王正志的時候,目光微沉,坐到右方上首。

見人來得差不多了,崇禎微微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微微揉了揉太陽穴,緩聲道:「陳愛卿,你說說吧。」

於是陳新甲行禮謝恩,隨後說道:「此次所論,是遼東之事。兵部議定,調四川石柱秦良玉所部白桿兵,集廣西狼兵,匯京營之力,以穩遼東京畿之局面。此議一定,便需立刻整頓京營。凝餘力,補新丁,勤訓操,苦練勁旅。兵部算了下,先期京營整頓,或涉裁汰老弱六千,新建馬兵兩營,步兵四營,並相應輔兵,共需新建軍額一萬四千。調石柱秦良玉所部,山川遠隔,縱為土司之兵可稍稍自擔,中樞也當備犒賞,調軍需。」

陳新甲說到這裡,魏照乘忽然很不禮貌地道:「石柱宣撫使公忠體國,若入能順利入京援兵,自當備齊糧餉。然則廣西狼兵倭寇用時所有滋擾地方之舉,再入京師,路途三千里,靡費不可數。若中樞一力承擔,則不如盡數用於整頓京師。若中樞如故,不加糧餉,則依狼兵習性,恐亂省縣。臣議以京營為重。」

魏照乘為人朝中評價,多是才能庸劣。今日這一番議論倒是讓崇禎目光微亮,緩緩頷首:「有理。」

按照正常的議事節奏,兵部提了辦法,閣臣點評了意見,接下來這接力棒就該到戶部這邊接手了。

畢竟陳新甲所言無非就是要錢糧來的,而兵事之算,過半也得看錢糧是否能跟上。

事實上,大多數扯皮也就在這裡。這一次,崇禎也沒指望能讓戶部如何開口。

聽著兵部的部議結論,傅淑訓心下微沉,腦海中過了一遍所需費用,剛剛要開口,卻見一人忽然朗聲開口,讓傅淑訓雙目頓時微瞪。

「陛下。裁汰老弱三千,計一人需歸家路費,傷殘病弱醫藥並衣食一月之用,則一人所費折銀五兩。再建軍額,每兵照比關寧一月銀一兩四錢米一斛,歲該銀十六兩八錢,米六石。二萬名共該銀三十三六千兩,米十二萬石。若計馬兵所用,則再加十萬以備。合計共需銀四十五萬一千兩,米十二萬石。戶部若保三月京官所用,不計四月黃河清淤所需,暫緩河南人事,則能挪銀三十萬兩,糧米十萬石。」

王正志將一個個數字爆出,井井有條,邏輯嚴密,登時讓傅淑訓的面容變得格外凝重。

另外一邊,另一個人更加激動。

只見崇禎騰得站了起來,凝視著王正志急忙喝問道:「王卿,君前不得戲言1

與此同時,崇禎腦子裡頓時急劇思索了起來。

王正志什麼時候如此能幹了?

戶部的情況,什麼時候一下子好轉了?

李侍問執掌戶部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這麼寬裕過!

雖然戶部能夠籌措出來的數字比起實際上所需要的數字還有一段距離,但兵部也可以湊啊!兵部管著太僕寺,太僕寺作為為軍隊購買戰馬的部門,為了戰馬的草料,實際上掌握了一部分徵收田賦的權力!

戶部這邊的家底崇禎不太能掌握,但兵部的陳新甲可是心腹,餘下的錢糧,兵部八成能湊出來!

「難道,上蒼也可憐了我,讓國勢重振了嗎?」

崇禎腦海中最後一個發散的念頭收回來,目光凝視在王正志身上的時候,也頓時看到了王正志身後,傅淑訓凝重的表情。

此刻的傅淑訓心思不斷下沉,暗暗罵了一聲奸賊誤國,心中急劇思索了起來。

王正志這是再給他挖坑啊!王正志顯然是得到了戶部胥吏的支持,只要讓胥吏們少貪一點,挪出四十萬兩軍餉還是有可能的。

相反,此刻被胥吏視為眼中釘的傅淑訓別說四十萬兩,便是有辦法挪出十萬兩也會被胥吏壞事,此戰不勝胥吏,便再好的妙計也無法施展。

可這番話,能在皇帝面前說嗎?王正志能拿出四十萬兩,傅淑訓連十萬兩都拿不出,說出去不丟人嗎?身為戶部長官,連胥吏和副手都治不住,更是能力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