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五章:暗流涌動的朝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暗流涌動的朝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陛下!王侍郎用事心切,其誠可嘉。京營事重,君前無有戲言。京營糧餉實務之策應具於文字,成於部內為部議再做議論。京營財賦歸屬為雲南司所計,臣請陛下稍寬心思,等雲南司郎中南雲吉附議奏章,書於籌措銀兩之策,而後臣自當上奏陛下,再做他論。」傅淑訓沉聲回復,表情很是不太好看。

陳新甲眸光閃動。

副手給正職挖坑,上司給副手拆台。戶部這一場戲,要鬧到君前上了埃

傅淑訓說完,王正志微微垂首,目光銳利。傅淑訓的拆台並不止於字面意思。王正志得到了胥吏的支持,可戶部運行,權力都在官員手上。雲南司的郎中、主事可不一定聽你王正志的話!

這樣一個敲打讓王正志心下一凜,對這個正職上司的厲害多了一點了解,但他的牌可不止於此!

只王正志他眯著眼睛笑道:「不敢欺瞞聖上。近日雲南司庫房走水,文牘付之一炬,故而雲南司尚未具文,而臣下心憂陛下焦慮,便斗膽先行說了。既然大司農如此,臣下三日後便具文上書。想來大司農亦是能得妙計,以安陛下之心的。」

在場之人哪個不是人精,眼珠子一轉便聽明白了兩人彼此之間針鋒相對之聲。

堂堂戶部,豈是那麼輕易走水的。

就當傅淑訓再想說什麼的時候,就見魏照乘笑著說道:「王侍郎如此勤勉於事,堪為幹吏。錢糧既然有望,京畿安危也就多一份保障,老臣為陛下賀。」

魏照乘開了口,眾人目光若有若無地聚焦到了傅淑訓身上。魏照乘這一擊加碼過來,傅淑訓躲不過去了。

被逼成了這樣,傅淑訓哪裡還會怯戰,咬著牙說道:「籌措軍餉,解君上憂患是臣之本分。臣三日後亦當……上書陛下,京營軍餉籌措之策。」

看著戶部的正副長官彼此針鋒相對,競相進言,眼看就能解決軍餉之事。這讓崇禎面上浮現了良久未曾有過的激動喜悅之色:「好,好,好!朕等兩位愛卿的喜訊1

四位大臣離去后,崇禎腦海里忽然間浮現起了朱慈烺的身影,那個頗似自己有幾分剛強的皇太子。

崇禎登基十五年,權數心機都已經漸漸熟悉。加上王承恩傳來的消息,很快就明白了原委。

化名秦俠的太子朱慈烺進了戶部,靠著戲耍了京派土著胥吏得到了浙江紹興一派胥吏的信任,拿到了機密的賬冊,隨後找到傅淑訓,沒有暴露太子的身份,竟然也說動了傅淑訓壓上了籌碼,倒向了秦俠這一邊,開始了一場風險巨大,成功率看起來頗為低微的戰爭。

真是……

十四少年入戶部,一朝風起……涌京華礙…

…………………………

紫禁城對於旁人而言是巍峨高不可攀的。但對於高官顯宦而言有權有勢之人而言,這裡的就如同一個篩子一樣,消息彷彿長了翅膀一樣,很快就傳到了相關人等的耳中。

比如陳皋文,比如南雲吉,比如戶部諸多傅淑訓的心腹,王正志的心腹。以及……雲南司郎中南雲吉,主事余青這樣一個個不慎被拉入漩渦,自命是大人物的小人物。

這一夜,傅淑訓的府邸很不安靜。

次日。

通往澄清坊的路上,一頂小轎子一搖一晃,速度不慢。轎子的小窗上已經被外面一個身材健碩的年輕男子掀起。

這年輕男子濃眉大眼國字臉,膚色也顯出晒黑過度的麥色,穿著一身不太符合氣質的長衫,騎著馬,一邊看著路,一邊時不時回望著身邊的男子,聽著一段段里啪啦傳出的抱怨聲。

「區區一個武清鄉下的破落書生,不知怎的被大司農瞧上了,竟然躡竄著大司農發動了如此危險的舉動。」

……

「本官不說文選清華,卻也是大部主事,正六品官位。竟是要上門為一區區無品胥吏謀划,簡直有辱斯文1

……馬上國字臉男子笑而不語。

「要不是傅翁盛情,說什麼此戰一開就沒有回頭箭可尋,說什麼勝算大半就看傅翁此次眼光,這意思便是勝算大半都要落在秦俠身上?這是何道理?哎呀呀,要是那秦俠仗勢欺人,不尊士子,我絕不伺候1

「哎呀呀,如圭兄,你說說,是不是這個理?」

被喚作如圭兄的是戶部尚書傅淑訓二子傅如圭,轎子上那個膚色白凈,臉上微汗,叨叨絮絮的男子自然就是雲南司主事余青。

對於余青的吐槽,傅如圭只是無奈地笑,依舊不語。

「唉,聽說昨日乾清宮議事……再過兩日,左侍郎與大司農就要分別上書京營軍餉籌措之策了……」

余青與傅淑訓具是湖廣孝感人,是官員結黨之中門檻最低的一種:鄉黨。聽著余青嘮嘮叨叨說著,傅如圭安靜地騎著馬,緩慢跟著轎子,前面諸多嘮叨紛紛充耳不聞,只是到了余青最後一個提及軍餉籌措之策的時候,面上神色終於才多了一點動容。

只聽這被余青喚作如圭的年輕魁梧男子道:「家翁今日讓你我前去,也正是為了此事埃近日之事,都因此子而起。困局破局之點,終究是在他的身上。或許他能有辦法籌措糧餉吧。」

余青聞言,不知覺微微皺眉了起來。

這算是什麼狗主意?費繼宗、陳皋文等人是戶部胥吏的代表,面對生死存亡的危險,可以讓出大利讓王正志順利解決軍餉之事。

可秦俠呢?

一個來路不明,顯然也只是個窮小子的年輕胥吏,竟然有本事變出銀子?

心中滿是不信,更帶了幾分對傅如圭的不屑。

傅如圭是傅淑訓的次子,年歲不小,已經將近二十。這個年紀在一般的家庭之中都是早就該有一番事業了。

但傅如圭卻不喜文學八股之道,氣得傅淑訓每每念及此處,都是要發一通脾氣。但不同於沉穩守拙的長兄傅如金,傅如圭在很多事上都頗有見地。跟隨其父傅淑訓總督南北直隸,各省剿餉,在實務處理上都有獨特的眼光。更有幾次護衛左右,讓傅淑訓避過危險。讓傅淑訓漸漸也心平氣和,接受了這麼一個與眾不同的二子。

但這些與眾不同的東西看在余青的心裡,只有四個字:不務正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