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六章:秦府來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秦府來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看著不務正業的傅如圭也不理會自己,余青的心中憋悶,心裡就更加肆意地吐槽了起來。

「部里都不知道吵成什麼樣了,那些得勢便猖狂的胥吏之輩這些時日簡直將公堂當做私家,公務盡皆荒廢,平時本來就十之五六不在,近日甚至都有將公家器物拿回家的事情。論及戶部籌糧餉之事,若是王正志在場,便殷勤前後,無不出謀劃策,讓其竟有戶部長官的氣象。反倒是我們這些親近大司農之輩,但凡路過,無不是被冷漠對待。」

「如圭公子啊!你難道不知道,這戶部里,如我這樣還能堅持團結在大司農身邊的同黨,已經沒有幾個了嗎?搞得我在戶部找個人商量都沒有辦法,更別說籌餉之策了,還要具體細務,那不該是胥吏之輩所為嗎?我等儒臣跟著大司農,今日就要開始受苦了啊1

……

不管余青心中如何吐槽,但終究抗拒不了大司農的命令,跟著傅如圭一步一步到了澄清坊的秦府。

只是剛剛走到這邊,傅如圭便緊張起來,左右看著屋舍,頻頻皺眉。

見傅如圭緊張,余青便問道:「如圭公子,怎麼了?」

「有些不對勁。這裡太安靜了。」傅如圭回道。

余青搖搖頭:「這有何不對勁的,哪家回去不是靜守家中的。」

傅如圭只是搖頭,卻沒有再回答。

秦俠的秦府是在澄清坊的西北角,也算得上是諸多人家時常要過的地方。這樣的地方,竟是安安靜靜的,顯然不合常理。

兩人這樣說了會兒話,秦府的門口也就走到了。

余青看了一眼傅如圭,想到傅淑訓這次寄予眾望,讓余青為主找秦俠,便清咳一聲,昂首挺胸,踏步走上了門前,拿起了叩門環,敲門了起來。

「秦俠可在?戶部雲南清吏司司主事余青來訪1

沒人答應……寂靜無聲。

這讓余青有些惱火,手底下也就更加用力了起來。

啪啪啪……

砰砰砰……

傅如圭抬頭左右望著,感覺哪兒湊過來一道目光。

余青見此,只覺得傅如圭是在照顧自己被無視的脆弱自尊,頓時面色掌握,聲色也是嚴厲起來:「來人開門!秦家怎的如此沒有待客之道?門子在哪裡?來個人開門1

隨後猛擊叩門環,砰砰砰……

依舊沒聲兒。

「簡直豈有此理1餘青惱了:「不開是吧,信不信本官叫人砸了你這破門1

說罷,余青發泄一般猛地一推大門!

卻不料,這大門被余青這一推竟是應聲而開,竟是根本就沒鎖!

見余青推門打開,傅如圭忽然大叫:「余兄,先莫進門1

「難道這還是龍潭虎穴不成!秦俠,你給我出來,本官乃雲南司主事,你如此藐視上官,是不想……噗……」

當……

就當余青大喊大叫的時候,忽然一桶污濁混雜著菜葉子的髒水從門上倒下,污濁的渾水濕透余青全身,更將髮髻打散,沾上了幾根菜葉,垂在余青額前,十足可笑模樣。

此刻,似乎萬籟俱靜,只餘下倒在地上的木桶當當的響著。

就當傅如圭反應過來走上前的時候。

一個個怒罵的聲音叫了起來:「來人啊!打這廝潑皮,又敢上來欺我秦府。難道真當我們秦府無人嗎?俺張鎮便不怕你1

「李三麻子,叫上七狗子,俺家老三都過來,收拾這上門鬧事的潑皮1

「好啊!圍了我秦府院子,不許我秦府買賣糧米菜肉。今天還敢來上前叫門,不打得你爹娘識不得俺張鎮的名字倒過來寫1

……

見了余青遭遇的傅如圭本來還怒氣勃發,就要上前揍人,但聽到最後,頓時聽出了問題所在,看著兩三個壯漢圍上來的時候還打算揍一頓發火。

但當傅如圭看到不知何時十來個老漢壯婦扛著掃把悄悄圍過來的時候,傅如圭頓時變色:「誤會誤會,我等絕不是來尋釁的惡人!我等,是秦俠交好的同僚啊1

……

書房裡,院門口四個圍上去要打殺的壯漢一個個匍匐在地上。為首一人,皮膚黝黑粗糙,骨架高大,長手長腳,一張方臉上滿是不忿,梗著脖子,很是不服。旁邊一個臉上麻子頗多,一個身材幹瘦,一個顯然還只是十一二歲,茫然懵懂,畏縮地躺在地上。

秦俠看著為首的張鎮,手上荊條緊握,厲聲喝斥道:「好埃真是潑天的膽子。來了貴客,竟是如此無禮,上來就粗聲叫罵,開門就是動手打人。怎麼,一個個都罔顧國法家法不成?」

「誰讓他們舉止猶如那些惡人……」秦俠發了話,領頭那個自認護院有功心中委屈的壯漢張鎮抗辯一句,但聲量卻越發小了。

倒是一旁自顧自拿著毛巾擦著濕漉漉身子的余青聽完,更加緊握毛巾,牙齒咯吱的響。

這秦俠倒是深得指桑罵魁之能。

秦俠見此,冷聲道:「觸犯家法,冒犯貴客。我要罰諸君,還不服嗎?」

張鎮聞言,渾身一顫,立時道:「小的心服口服,任由老爺責罰。」

「任由老爺責罰1其他三人也是顫聲回答。

見此,秦俠這才轉過身,歉意地對著余青與傅如圭道:「管教失當,秦俠慚愧不已。方才我已吩咐老僕,擺酒設宴,以作請罪。」

余青看著秦俠輕笑著賠罪,但眸光清亮一片坦蕩,彷彿做了什麼剷除姦邪的好事一樣。一念及此,頓時心中來氣。

一旁的傅如圭橫了一眼看過去,搶過話頭道:「誰能料想到秦俠小兄弟家中情勢竟也是如此險惡了。竟然連家中門前都如險地……秦俠小兄弟有此忠僕,是幸事,不當如此怪罪。」

傅如圭全程中立,沒有餘青那麼多預置的立場與執念,倒是清楚這次實際上是余青舉止跋扈做得過了,以至於被誤會為惡人。

而且,秦俠處罰下人越是嚴厲,就越發如同一巴掌狠狠打在他們臉上。人家忠僕護主反被責罰,豈不是映襯得惹出這攤子事的余青與傅如圭越發奸佞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