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家丁紀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家丁紀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余青也是回過神來,換了塊毛巾擦拭身子。但待看到一塊腐爛發臭的菜葉子時,依舊是嘴角一抽。他也不笨,知道自己理虧,糾纏下去有害無益,更荒廢大事。

於是余青咽下惡氣,齜了齜牙道:「既是誤會……不當讓忠良寒了心……秦俠小兄弟莫要苛責了。」

「那就依兩位貴客所言。」秦俠依舊是目光清澈,笑容坦蕩,看著張鎮幾人道:「貴客雖然不怪罪,但我家法卻不能誤了。來人,罰這此人本月不得吃肉,工時加一成1

聽完秦俠的處罰,余青更是心中怒火一升。覺得這簡直跟沒罰一樣,誰家奴僕一月能吃得上一餐肉?倒是傅如圭玩味地看了一眼。

「是,老爺。」一旁的司恩低聲應下,帶著幾人出去了。

這時,場上這才只餘下了余青、傅如圭與秦俠。

看著傅如圭頭頂上的菜葉子,秦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晚膳還有些時候,秦俠已經吩咐人備了熱浴凈衣。」

余青聽此,臉上表情總算好看了一點:「那我先去收拾。」

傅如圭見此,倒是搖頭:「我還是先聽聽秦俠小兄弟近日的近況吧。」

余青聞言,卻是腳步不停,顯然毫無興趣。

見此,秦俠也樂意見得,便開口對傅如圭將最近之事娓娓道來。

今天距離秦俠離開戶部這才不過一旬,十日出頭。但這一旬中發生的事情,卻比別人半輩子遇到的熱鬧還要精彩。

自從秦俠帶著戶部的賬冊回了澄清坊,這澄清坊里氣氛一下子便古怪了起來。

秦俠門前不遠就是米市大街,一向是人煙稠密,商貿興盛的地方。靠著這個裨益,秦俠門前也是一條頗為熱鬧的馬路。不少小商小販行走販貨,設攤擺點,端得是熱鬧繁華。

但秦俠帶回了賬冊以後,不知何時澄清坊便瘋傳秦俠得罪了厲害的貴人,連累得澄清坊要遭殃了!

先是幾個沿街大米鋪關店歇業,導致澄清坊採買不便。隨後就是澄清坊突如其來的治安惡化。

米市大街到秦府門前這一條路每日都有潑皮無賴橫行,到了入夜更是如百鬼夜行,惡性遍地,區區三日,就不知報到東城兵馬司有多少偷竊強搶之案。

偏生,東城兵馬司竟是不管不顧,讓如此一來,整條大街自然空曠如同鬼蜮。

幾個鄰里本來就不熟悉,家中遭遇搶盜后更是避秦家如蛇蠍,不知多少人心中腹誹。原本還算熱情的坊正嚴璐更是早就消失。

門前的鋪子攤販沒了,要採買就只能去米市大街。秦府上數十口人,每日消耗都是巨額,不得不每日採買。

到這個時候司恩突然發現,米市大街上開著的鋪子一見秦家出來採買,頓時趁機加價一倍,就這還別嫌貴,要不然米市大街上就直接買不著了。

如此遭遇氣得司恩罕見地罵出了鄉下粗話。

還是秦俠反應了過來,派了十來個工匠裡子弟僕婦,帶著家中全部的大板車小推車,讓司恩帶夠了銀子,一次性從南城買夠了一月米糧雜貨之用。

這還僅僅只是開始。

發覺秦俠買夠了東西,秦府其他別處日常開始冒出諸多麻煩。

時不時門前總是多了別家傾到過來的垃圾污穢之物。時不時就有青皮無賴敲門鬧事。好在秦俠府上別的不多,男丁可是不少。

第一次來了,不知如何應對,忍夠了才讓青皮無賴遠去。

第二次再有潑皮來,秦俠有了準備。門前架好機關,領頭的潑皮一進門,頓時就是一大桶臭水潑下。

其餘潑皮沒潑到的,吼著要報復,結果衝進沒兩步,就深陷污穢滿坑的陷阱。這些污穢之物還是門前傾倒下來的。

不過瞬息之間,兩個陷阱就收拾了五六個人,餘下還有七八個再怎麼張牙舞爪,一樣被張鎮領著人衝上去拿著木棍毒打一頓就哀嚎著退散,潰不成軍。

至此以後,這才沒有了潑皮上門叫罵的事情。門前的陷阱也收了起來,不然這次余青要吃的苦頭還不止於此。

秦俠說到這裡,以為傅如圭聽到那些污穢埋坑的事情會十分不屑,感覺噁心。畢竟儒生大多是瞧不上這些的。

但秦俠瞥眼一看,卻見傅如圭竟是格外有興緻地朝著秦俠比劃了起來:「那幾處陷阱是如何設置的?是埋坑之後,上鋪稻草,覆蓋泥土。還是輕薄竹席覆蓋?那木桶是如何安放的?我見今日還有老僕在測,這些人如何有的勇氣,竟是敢上前撲殺?要知曉,那些青皮無賴也都是廝打慣了,不是易與之輩呀。」

「不外乎,成於組織,用於紀律,後勤不乏,然後勇力。」秦俠仔細地看了一眼傅如圭,緩緩回答道。

「成於組織,用於紀律,後勤不乏,然後勇力……」

「成於組織,用於紀律,後勤不乏,然後勇力……」傅如圭喃喃念了幾句:「說得好呀,說得好呀。秦俠小兄弟如此一言通俗易懂,卻直入兵法至理。今日,如圭受教了。」

說罷,傅如圭鄭重一禮。

秦俠側身一讓,避開此禮道:「些許微末之道,不足掛齒,傅兄如此實在折殺在下了。」

傅如圭聽完,也不矯情,沒有再繼續堅持,而是挑起話頭繼續問道:「方才聽聞秦俠小兄弟處罰起幾位忠僕的時候……用的是罰沒肉吃。莫不是,秦府家中,每一僕婦都能有肉食?」

秦俠含笑搖頭:「當然不是。這些都是秦府匠作大院里的子弟,有些實在不願當匠人,又非讀書種,便讓其簽了死契,成了家叮若是家丁合格,那當然是每日都有肉食的。這也是後勤不乏的應用。當然,錢糧也要捨得。」

「家董…」傅如圭聽著這兩個字,目光頓時意味深長了起來。

秦俠頷首,沒有回應傅如圭目光里那抹意味深長的話語:「成了家丁,便要敢於在人前作戰。我待其飽食衣足,家人厚待。為的便是讓其迎敵之時,無怯懦畏懼之心。這是後勤不乏的道理。同樣,但有後退,不尊法度者,家法伺候!如此功賞過罰,紀律初成矣。自然,也就有了勇氣與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