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春秋大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春秋大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聽完了秦俠的話,傅如圭的目光更加意味深長了起來,久久思量不知想些什麼。

見此,秦俠高聲一笑,饒轉話頭道:「哈哈,府中微末小事,不足為題。府內之事主要是圍繞著匠作大院來的,那裡才是秦府近日的根本所在。就是方才,我也是在匠作大院里做事。那裡聲音嘈雜,又是居於澄清坊角落,所以外間聲音聽不清。要不然不會聽不到門前動靜的。依我看,傅兄不如一起去看看吧?」

傅如圭緩緩頷首,倒是頗有興趣。但忽然,外間步點頗快的腳步聲傳來,傅如圭望過去,見到了快步走過來的余青。

秦俠與傅如圭兩人聊了一會兒,余青此刻也趕了回來。

一回來,余青便直接開口問道:「賬冊之事?如何了?」

也怪不得余青如此著急,秦府境況如此之策,賬冊破解的問題自然更加高懸在眾人心中。

見余青如此直接開口詢問,秦俠似乎有些措不及防,猶豫了下,這才尷尬一笑道:「滿城找不到賬房……於是……」

原來,秦俠遇到的麻煩,日常庶務還不是關鍵的。

秦俠要算出賬冊,自然要需要人手。可是這些時日來,整個京師卻忽然間變了個樣。無論秦俠怎麼懸以高額薪俸都找不到合格可用的賬房師爺。整個京師牙行更是一聽澄清坊秦府,便紛紛搖頭,讓秦俠再也尋不到牙人,更別說招募人手了。

直到秦俠以三十兩一個月,事成后五十兩紅花的超高待遇發出去后,這才有了三個著實眼熱的山西賬房上門。

只不過,只是幹了一天,第二天這三個賬房師爺便紛紛離去。

一打聽,竟是這幾人的家小都被人傳了話。直到三人回去被打折了腿,這才保了家人平安。

聽秦俠將這樣的遭遇說出,傅如圭與余青頓時面面相覷。心中紛紛升起不妙的預感。

「現在能算賬之人,還有幾人?」余青追問,心中好歹懷了一點希冀。

秦俠敢動手要將胥吏之輩翻天,總能有點倚仗和底蘊吧?說不定還暗藏了十來個積年老手,大不了苦點累點熬夜通宵,總該有希望破解賬冊吧!

聽余青追問,秦俠苦笑道:「只有秦某一人。」

「什麼?」傅如圭與余青都紛紛驚呼了起來:「只有你秦俠一人?」

就秦俠一人!那算賬要算到什麼時候?

聽到這裡,兩人都是毫不掩飾面上的驚愕,就連稱呼上的親熱也不顧了。

一個秦俠,要算到什麼時候才能將賬冊破解出來?

等秦俠破解出來的時候,只怕那會兒他們的骨頭都可以拿出來敲鼓了吧!

兩人紛紛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懼。

傅淑訓的倚仗若是如此,那可真是將所有人都坑大發了!

秦俠無奈地點頭,道:「卻是如此。我也想不到,陳皋文之輩竟是如此……霸道強橫。」

諾大個京師,秦俠竟是連一個賬房都找不來,的確讓秦俠窩火不已。尤其是那威脅賬房家小之舉,更是讓秦俠憤怒之餘,感覺到了一股心寒。

禍不及妻小這樣的底線竟是絲毫不顧,悍然踐踏。

余青可沒有心情顧忌秦俠的感受,他微微迷茫地看了一眼傅如圭,砸了下嘴巴,腦子裡急劇轉了下,總算找到了此行來的關鍵點。

傅淑訓與王正志一戰,核心節點便是秦俠與陳皋文等戶部胥吏的紛爭。

幫助秦俠拿下陳皋文等胥吏,王正志所謂京營錢糧之策也就沒了本錢,再無其他底牌可以與傅淑訓爭雄。

可是,眼下秦俠對賬冊之事毫無進展,要拿下陳皋文等胥吏也就無從說起。

一念及此,余青幾乎脫口而出地問道:「秦俠,你可知前日乾清宮上,東暖閣陛下召見大司農與王侍郎之事?」

秦俠緩緩頷首,宮中的事情或許別人不清楚,秦俠卻無論如何是知曉的。

這也是秦俠的年紀輕的好處,在宮中有人遞話不會被人猜忌,故而這消息傳遞十分全面迅速。

「是京營錢糧之策。」秦俠緩緩頷首。

余青眉上多了點喜色:「秦小兄弟可有謀划?」

秦俠果然是低眉輕語,似乎是心算了一陣后,開口道:「若我為大司農出謀劃策,上策之事應言戶部十日後,可籌折色六十萬兩,不計本色。」

折色就是純銀子,本色就是算上米糧。

秦俠一語道出,余青頓時眉頭一挑,焦躁之火幾乎要噴薄而出:「六十萬兩!你秦俠好大的本事!王正志那方能籌措銀兩三十萬,那還是得了陳皋文、費繼宗等人泣血讓步之利。你秦俠今日說個子丑寅卯出來,若是真能讓胥吏讓你十分利,為你籌措六十萬兩,我便任你處置。若是不能,便休怪我在大司農面前,戳穿你欺瞞無能之舉1

秦俠聞言,微微一嘆,將整個人放在椅背上,看著余青灼灼的目光,垂下頭,右手趁著太陽穴,聲音低沉地道:「此策,自然還是要看賬冊解出。」

余青聽完,氣得幾乎笑了起來,吐出幾個字幾乎一字一頓地道:「春秋大夢,望爾覺醒1

「余兄!豈能無禮1傅如圭沉聲將余青扯到身後。

余青見此,看了傅如圭一眼,冷哼一聲,走了。他倒是不敢得罪傅如圭,可秦府如此遭遇已然讓他放棄了所有對秦俠的期望,扭頭就走,毫無停留。

見余青毫不猶疑地走掉,傅如圭腦海之中紛紛浮現秦俠入戶部后的所作所為,擰著眉毛,最終輕嘆一聲,目光複雜而猶疑地看著秦俠,道:「秦俠小兄弟,好自為之。」

秦俠起身一路挽留到庭上,傅如圭只是搖頭擺手,絲毫不做停留。

看著兩人一前一後,離去的背影,秦俠微微凝眉,卻不知不覺鬆了口氣。

忽然,秦俠又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在自己視界里晃來晃去。原來是站在庭院角落裡,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張鎮,身後,則是幾個跟著的小夥伴,手上都帶著傢伙。這幾人顯然也聽到了院內吵鬧,還以為要打架呢。

秦俠見此,也不知是該生氣還是該笑,不知覺間心中多了幾分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