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三章:秦俠出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秦俠出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匠作大院是一處被打通了的房內牆壁,空蕩蕩長有十步,寬有五步的大廳堂。

這廳堂廣闊,採光良好,中間又被兩個大屏風所阻隔,分出三個區域。這三個區域上各自掛著一處小旗子,上書著主持大工的名字,每一個名字下,便是各自大工所主持的匠作分院了。

而秦俠現在所處的一處,便是張丑驢匠作分院。

今日的張丑驢格外喜慶,披紅挂彩,其他雲集過來的匠人們一個個神色艷羨,目光燃火。

任誰知道這十日努力能換來額外的五十兩獎金也得高興得跳起來。

至於張丑驢,見到秦俠后更是拿著懷裡的五個大銀元寶既是激動,又是不敢相信:」老……老爺……俺就做了個算盤,說起來,俺做這東西,還是老爺給的圖紙,裡面的道道,都是老爺賞的。真的給俺……俺五十兩銀子?」

「老爺給你的,當然就是真的。五十兩銀子拿到手裡,真切實際,沒人敢剋扣1司恩一旁笑著道。

比起更加平易近人又對一干人有大恩的秦俠,反倒是司恩這個實際上管著全府庶務的管家更加讓人熟悉又敬畏。

「謝老爺賞。祝老爺公侯萬代1張丑驢激動不已,扯著嗓子說起了吉祥話。

只不過聽著這話,司恩的表情卻是頗為奇怪。

一旁的仗著扯了扯老爹的衣袖,跟著扯起了嗓子:「老爺的恩情,俺張家一輩子記心裡。打今兒起,老爺讓俺往東,俺絕不往西攆雞,要幹啥幹啥1

「跟著老爺,要幹啥幹啥1

……

司恩笑出了聲。

秦俠也是跟著笑,他倒是沒管這些,擺了擺手,摩挲起了盤式手搖計算機。

這東西的原理是像鐘錶一樣利用齒輪轉動來實現進位,通過撥動各個數位上的齒輪,計算結果則在帶數字的小輪的另一個讀數孔中顯示。

這玩意不僅可以加減,更可以乘除,比起算盤而言功用更加強大。

到了這時候,司恩就是再蠢笨也明白了過來。

這個東西,是可以替代算盤的神物!只要將前些時候秦俠整理出來的數據一個個用計算機算出來,那賬冊不就是迎刃而解,全部破譯了嗎?

只不過,轉而,司恩就又擔憂起了另外一個問題。

有那麼多人為太子爺幹活嗎?

此刻,秦俠放下撥轉了幾下的計算機,對著張丑驢道:「盤式手搖計算機產量如何?就是一天,你能給我做出多少?」

司恩的話讓張丑驢平靜了下來,聽到秦俠又說起了自己擅長的事情,張丑驢只是想了想就道:「這台俺做得手生,不曉得的地方太多,這才做了十三日。可現在讓俺做,俺一個人一天便能做一台1

「太慢了。」秦俠搖頭:「你將這些工件拆開,讓人一個做一類便是。到最後,讓大工組裝即可。」

「我要大量的手搖計算機。不惜工本,不惜人力,不惜時間1

「要人,其他所有工匠都調撥給你。」

「要物料,積存的東西不夠,我這就讓人採買,要多少,多給你多備齊五成。」

「時間!你們三班倒也好,兩班倒也好。匠作大院今日起,燈不歇,人不停,廚房不息灶。要肉,要菜,管夠了有1

「從現在開始到後天清晨,我要看到五十個手搖計算機。到第五日,我要看見一百個手搖計算機從匠作大院里出來!你們做好了,個個有賞。今日張丑驢是你們榜樣。」秦俠緩緩說出,眾人紛紛目光閃亮。

此刻,一旁的司恩忽然聲調一高,彷彿帶著寒氣道:「可要是讓咱瞧見了一個偷懶耍滑的,先打板子,再扣銀子。再犯,帶著家小丟出城外,永不入府1

「是,老爺!俺張丑驢這腦袋放老爺身前,定給老爺做出這什物,少一個擰腦袋1

「我不要腦袋,只要計算機。好了,去幹活吧。」秦俠說完,轉身便走出了匠作大院。

一路上,司恩多少猜到了秦俠的思路,目光灼灼地看著那金玉匣子里的手搖計算機,既是欣喜又是憂慮道:「太子爺,這計算機出來了看來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做賬房了。可是……現如今又哪裡能尋得可用之人?」

秦俠只是微笑道:「大伴,你只看我怎麼捲起這京華風雲罷。孤又何時,做過這等無準備之仗1

「備馬!告訴那群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我秦俠,出府了1

不多時,一匹駿馬疾馳往北,從澄清坊往西而出,順著崇文門裡街的大路,疾馳往北,一路到了崇文門裡街與安定門大街夾著崇教坊。

此處……國子監!

與此同時,浙江會館的棲霞小築里。

費繼宗從正陽門回了,眾人紛紛簇擁而上。

「朝會結果出來了嗎?議論得如何?」

「是不是傅淑訓凄惶著上書乞骸骨?哈哈哈,王正志應是得了戶部尚書了吧1

「什麼時候收拾秦俠,我已然迫不及待了1

一張張熱情期待的臉迎上去,讓費繼宗張了張嘴,不知如何回答。

好在,這些都只是些普通司計,他也不必伺候,揮手讓人退散,頓時分出一條道路讓其直入內堂。

費繼宗見到了今日在浙江會館的幾個胥吏頭目。

溫南國,陳管溝,周俊良。看到三人,費繼宗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道:「傅淑訓……拚命了。」

「不費河南官兵之俸。」

「不挪黃河河工之需。」

「亦保四月京師俸祿。」

「只需陛下與我十日時光,整頓戶部1

「臣願下軍令狀1

……

傅淑訓在乾清宮說的話被費繼宗一一複述。事實上今日朝會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著保密。

眾人聽著費繼宗的複述,紛紛沉默,每個人彼此對視凝望,皆是感覺山雨欲來。

「竟是讓謝毅……都猜中了!他是探子嗎?如此壞我士氣1周俊良回想起昨日言語,面色漲紅。

「要拚命了,傅淑訓竟然這般拚命了。他到底哪裡來的倚仗?我們……我們……」

「住口,都給我冷靜下來1費繼宗幾乎是聲嘶力竭滴吼出聲:「我們還沒輸!我們還有機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