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八章:燒冷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燒冷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秦俠見此,心中大石落地,歡暢笑道:「好!四日內算出來那便好。倒是大家可要多多注意身體,各位之才遠不止此,愛惜身體,才能以後發揮啊1

眾人頓時轟然應喏。

不知何時,羅大任走了過來,看著秦俠嘆息道:「秦俠真奇人也!只是可惜了,你這一生所學,不能投身科舉。」

秦俠搖搖頭:「祭酒,難道國子監此處就算不得讀書人之處了么?監生並非科舉一途,可我卻看重此處。若監生依舊能夠順利歷事、拔歷、授官。如何做不得國家棟樑之才?比起那些空讀詩書庶務無能的八股文人而言,國子監有算學,有律學,有書學這都是真正培養能才幹吏之處。既然如此,胥吏一途,只要心性能用,便是並非科舉那又如何?不說他處,此次我要滌盪吏部,區區二十餘人,太少太少1

秦俠目光炯炯,羅大任聞言卻陷入了深思。

當羅大任走後,秦俠走出了彝倫堂,站在庭中,浪聲道:「謝兄。方才彝倫堂仗義執言,我記在心中。只是不知為何方才不留?」

謝毅緩緩從一顆大樹的中走出,看著秦俠,慚愧道:「秦俠小兄弟之所為我心下敬佩。是因為你懲治姦邪,抵擋朝堂污濁,如此之事,誰能不讚歎?然則……我罪孽深重,慚愧於心,著實無顏留下。」

「為何現在又不走,而是留在國子監?」秦俠又問。

謝毅看著秦俠,緩緩道:「是因為……謝某良心不安,不忍看秦俠小兄弟功虧一簣。」

秦俠頓時一愣:「陳管勾看來還有大招。」

謝毅沒有聽著生澀的新詞,還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忽然……

國子監外,東直門大街對面的教忠坊里忽然一聲呼嘯響起。

南熏坊。

羅大任見到了回到府邸里閉門謝客的傅淑訓。

朝會上的事情已經先一步傳到了京中各路朝臣耳中。一時間,戶部傅淑訓、王正志以及內閣魏照乘三個人的名字在各個京官的口中流轉。幾乎成為僅次於遼東之敗后朝堂里的第二大事件。

只不過,當更多人的了解到了細節的時候,卻紛紛為傅淑訓感嘆了起來。這一次,傅淑訓是要踢到鐵板了。

有閣臣支持,有基層支持。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傅淑訓整頓戶部選擇的敵人,可堪是讓所有人都感覺強大得近乎鋼板一塊。傅淑訓如此做幾乎是將整個戶部都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

羅大任一路走來南熏坊,頓時就見傅淑訓門庭冷落,一時間不由感覺人情薄涼,世態滄桑。

他也聽到了戶部里的風聲。裡面不少原本傅淑訓門下的中層官員開始悄然倒向王正志的懷抱。比如一手提拔上雲南司郎中的南雲吉以及主事余青就悄悄在王正志上書的京營籌措糧餉策上署名,等若是投名狀。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秦俠在國子監裡面的作為,就連羅大任也要覺得傅淑訓這一次要跌倒再不復起了。

但現在的羅大任卻是心中激蕩,一股炒冷灶就要大成的竊喜。

傅淑訓雖然宣布閉門謝客,但當羅大任出現在側門的時候,傅淑訓還是站在庭上遠遠相迎。

國子監祭酒位在從四品,距離正二品的大員差距巨大。傅淑訓這麼做可真是給了諾大的面子,堪稱厚禮相待。

「小遜此來寒舍,真讓某備感情暖呀。」傅淑訓開玩笑地感嘆了一下,迎著羅大任穿廳入室,進了書房。

傅淑訓如此給面子,羅大任微微激動,喜形於色道道:「大司農如此可折殺晚輩了。外間多的是那昏庸無能之人,眼見姦邪而不除,但聞苟且而紛擁。此輩便是離去,又何須顧之?」

「小遜,秦俠進了國子監,怕是多有叨擾吧。」傅淑訓笑著,客套了兩句,隨口說起了秦俠的事情。

別看秦俠只是一介胥吏,對於深切把我了此局脈絡的傅淑訓而言,秦俠的作用甚至比他自己還關鍵。

這一個念頭在那一夜秦俠書信深夜入府的時候就產生了。

也就是在信里,秦俠提及了手搖計算機的問題,以及懇求國子監的圖謀。手搖計算機固然精妙堪稱神物,但真正讓傅淑訓對秦俠建立起完全信任的還是國子監這一步棋。

如此眼光,如此忍耐之心性,讓傅淑訓相信秦俠是成事之人。也讓傅淑訓最終決定在朝堂上爆發,贏得了十日決戰的時光。

現在,成與不成,就看秦俠在國子監的表現了!

「想來,羅大任的表情不壞,應該不是壞事吧……」傅淑訓心緒發散,遠不如表面上所以為的鎮靜自如。

羅大任沒有覺察到這一點,侃侃而談將秦俠在國子監上的演講大略複述。

那一聲聲拷問,一句句鏗鏘有力的話語,羅大任此刻複述,依舊感覺心臟開始被緊握。

「使舉國之少年而果為少年也,則吾大明為未來之國,其進步未可量也。使舉國之少年而亦為老大也,則吾大明為過去之國,其澌亡可翹足而待也。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有志氣則國有未來;少年敢衛公理則國存正義,少年勇負國事則國天下可平;少年勝於建奴則國勝於建奴。」

……

「秦俠,好男兒呀。」傅淑訓聞言不禁感嘆道:「後來,有多少人願去?」

「到了的約有三百餘人,秦俠講演完畢后,原本駐足留步是有上百人的。但秦俠拿了一筐銀子放在那,只要走出去便有一兩銀子可拿。於是最後就只留下了二十二人。」羅大任說著,對秦俠的做法沒有點評。

法不可輕傳,位不可輕授。越是重要的事情,越是不能倉促。

秦俠這麼**裸的用銀錢篩選的法子雖是有效,但過於直白**,讓羅大任這麼一個正宗文選清華的進士難以苟同。

「不僅是篩選可用之人。更是讓那些不可用之人,將國子監里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傳出去。看著吧,秦俠今日之事後,京師里你我將復炙手可熱之態1傅淑訓聞言,反而一眼看穿了秦俠真正的圖謀,興高采烈笑著道:「如此,十日限期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