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右哨出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右哨出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咱們當兵的命賤,死了一個,大老爺筆上添一筆就是了。喔,走失了十三個,打沒了三十九人,傷了兩百,降了一千1喬博勝的聲音越發激蕩,吼聲讓整個武軍營右哨都聚集了過來:「可在咱們當兵的人心裡,那一個,一個……可都是咱們的兄弟,咱們的鄰里,咱們的父老鄉親啊!全他娘的讓主將當官的大老爺們可勁的糟蹋。何曾憐惜,何曾記得欠了我們的?」

老十七緩緩閉上眼睛,彷彿那一幕幕就在昨日一樣,只聽老十七渾身戰慄著,顫聲道:「而我們所求的……不外乎是當兵吃糧,賣命求活罷了……」

聽此,喬三兒猛地怒吼了起來:「可那些當官的,給過咱們這個機會嗎?朝廷給咱們的錢糧都到了哪裡去?莫不是真要如元年薊門駐軍那般,焚搶火藥,震動朝廷,才能讓這些當官的人知道,咱們當兵的心,也是肉長的嗎?」

喬三兒猛地喘著粗氣,環視左右,對視著一個又一個,盡皆凝望過來的目光。

他從最初的麻木,震驚,恐懼看到了最後關頭裡,所有人冒出來的渴望,一種希望被滅絕了無數回以後,從人心底里顫顫巍巍冒出的希冀:「這群當官的不把俺們當人,俺們也決不能自賤!三哥,要怎麼做才能求一個公道,要回俺們的錢糧,三哥發話!俺姓龐的皺一個眉頭,就是沒卵子的閹貨1

「三哥,發令吧,咱們聽你的1

「三爺,下令吧1

……

「好,好,好!我喬三蘢芩慊姑歡光了爺們那口硬氣1喬三兒慷慨大笑,看著眾人道:「既然,兄弟們信我,我姓喬的就是拼了性命,也要讓這天下,給咱們兄弟一個公道!拿回屬於咱們當兵的賣命錢1

「現在,兄弟們,帶上兵部馬紹愉那個郎中,跟我出營1

「出營」

「出營1

「出營!1

……

國子監,還未得知朝堂里已經風雲變色,在氣氛近乎窒息彝倫堂里,秦俠臉上終於緩緩帶出了一點笑容。

看著一本散發著幽幽筆墨清香的賬冊,秦俠笑出了聲,近乎癲狂:「總算出來了……總算出來了。」

「京營每年領取太僕銀一萬六千兩,屯田籽銀一千零六十兩,犒賞官兵、製作器械、各種雜工的伙食費都從中開支。但一年將官支用,竟是達到了兩萬兩之巨1

「京營一年支取米一百零七萬四千多石,比萬曆四十六年增加了五萬七千多石。京營里何時能吃這麼多本色糧了?更何況還有飢兵不得求活的事情在!貪污本色如此之巨,竟是都算在了崇禎十三年的檢校,練操之事上!荒唐,崇禎十三年七月、八月、九月。竟時接連有九次次連續三天的練操。京營若能如此勤奮,如何能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還有這所謂兵甲、戰袍採買,竟是一年達九萬兩之巨,偏生數目只有區區六千副!難道以為分散在十九本賬目之中,我就查不出了嗎?」

……

「如此眾多線索,如此確鑿罪證!足以向天下人較多,京營之怪狀,絕非空口無憑了1

秦俠說罷,暢然大笑:「我輩勝機,終於在握了1

說到這裡,眾人紛紛眼神狂熱地看著秦俠。

這一刻,沒有人懷疑自己的確是在做一件足可以光耀青史的偉大行動!

「萬勝1謝毅率先喊出,聲調激揚。

「萬勝1

「萬勝1

……

正陽門外,急急趕出來幾乎如同要奔跑一樣的傅淑訓立刻找到了自己二兒子傅如圭。

還好這一次傅如圭親自跟著傅淑訓上朝,就在正陽門外隨扈,要不然還指不定又要冤枉跑一趟。

撇開這點思緒,微微慶幸的傅淑訓低聲而又語速極快地開口到:「我兒!你立刻帶上家中所有家丁,用上家中所有馬匹,備齊一人三馬,以最快速度給我立刻趕到國子監,找到秦俠!若是無礙,你們就守在那裡,直到秦俠將賬冊之果算出來連帶秦俠一起護送進戶部!若是有礙,便護送著賬冊與人手,迅速趕回戶部1

「是1傅如圭感受到了父親言語之中的急切,來不得細細思考,解下一匹快馬的韁繩,重踢馬刺,猛地朝著東邊南熏坊家中馳去。

不多時,一支二十餘人組成的馬隊便朝著北邊崇教坊疾馳而去。

於此同時,傅淑訓更是急忙趕回了戶部。

此刻的戶部,如同鼎沸的熱水一樣。

傅淑訓開了底牌,用了順天府的三班衙役將浙江會館里集聚的所有胥吏一窩蜂地全部逮回了了戶部。

至於理由更是簡單。

開工點卯之時,身為朝廷胥吏,竟是全部溜號跑到了浙江會館,這不是違反律例是什麼?

更何況還有蓋了戶部尚書大印的戶部公文在,浙江會館里的胥吏一個個目瞪口呆,卻是沒人會想到傅淑訓能如此撕破臉皮。

上到山東清吏司管勾周俊良、廣西清吏司管勾溫南國以及唯一有品級從九品的戶部經歷司經歷費繼宗,下到不具名的上百司計都無力反抗,甚至找不出個合理的理由。

於是戶部胥吏再度齊裝滿員出現在了戶部。

只是,這些人看戶部尚書傅淑訓會是怎樣的目光,自然不言而喻了。

面對一個個望過來恨不得生吞自己的目光,傅淑訓看到了王正志。

「大司農回部了,真是可喜可賀呀。」王正志微微眯著眼睛,笑著:「只是……大司農現在才回來,卻是慢了某一步。所謂戶部確鑿之證據,定然是子虛烏有了。以我朝律例,誣告者同其罪,卻不是大司農可準備好了1

傅淑訓聞言,頓時心下一寒。

畢竟是積蓄太淺薄了!傅淑訓久在京外任職,宮中沒有底蘊積累。

在宮中,傅淑訓沒辦法在君前議事上脫身,自然只能自己急忙跑出來傳遞消息。

可只要再積蓄深一點,在京中經營稍許,以戶部尚書之位何愁找不到宮中內侍幫自己傳遞消息?

傅淑訓的確無人幫忙,慢了一步。

但王正志居京已久,宮中顯然是有人的。傅淑訓找不到人提前傳遞消息,他王正志甚至魏照乘卻肯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