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五章:匯總集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匯總集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得一步之先,提前下令……他們會做怎樣的安排?等等……五軍營右哨就在教忠坊武德衛營。而國子監,就在教忠坊東直門大街北邊的崇教坊啊1

「此等奸賊,已然圖窮匕見,是要殺人滅口1

「毀冊滅跡……」

果然,就當傅淑訓腦海之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城北,一道火光緩緩升騰。

「快跑啊,兵亂了礙…」

「武德衛營燒起來了,這群當兵的赤佬都瘋了……」

「救命,救命……強搶民財啊1

「礙…別過來,礙…」

……

教忠坊內一片混亂,當武德衛營的營地被整個燃燒起來的時候,誰都知道,此事真的鬧大了,鬧到了難以收拾的地步。

同樣,在喬博勝率領下的還在軍營里的五軍營右哨兩千多號人也是徹底沸騰了起來。

有悄悄跑掉不見蹤跡的,也有脫離了隊伍帶著刀兵衝進民居搶掠的,更有肆意舉起火把到處點燃火焰的。

但最多的,還是跟隨在了喬三兒的率領下,一路往北,朝著國子監正門進發。

於此同時,傅如圭帶著二十餘家丁不惜馬力,縱馬疾馳在崇文門裡街上。看著教忠坊燃起的濃重火光與黑煙,紛紛都是心下一沉。

「平亂大事,快快讓開1傅如圭看著前方的人潮,心急如焚。

身後的家丁頭領傅真聽此,也是一邊控馬繞開人群,一邊大喊:「教忠坊平亂,無關人等速速閃避。」

「良民百姓速速回家閉門1

……

「兵亂了,快跑……」

「快讓開這些人,他們是去平亂的1

「快回家啊,緊閉大門!等待平亂1

果然,聽傅如圭、傅真帶著家丁們如此一喊,大街上的人群頓時轟的一聲紛紛讓開。

見此,傅如圭終於得以再度帶隊加速。

不多時,過了朝陽門大街,越過居賢坊終於看到了教忠坊的影子:「快到了,大家愛惜一些馬力,一會兒還要護送回家1

忽然,當傅如圭的馬隊衝上東直門大街的時候,一名家丁吞了口唾沫道:「恐怕……用不上愛惜了1

此刻,教忠坊內一隊人馬緩緩走出,一桿大旗高高舉起:「飢兵求活1

「但求公道」

「誓懲貪官污吏……」

「少爺……還衝進去嗎?」傅真看著已然圍上國子監正門的亂兵隊伍,微微咽了口唾沫:「這些人舉旗緩步,非是亂兵,顯然有號令之人。這樣一支兵馬……我們這些人絕非敵手,縱是衝出去也難。」

這一刻,傅如圭心中猛地一震,念頭通達,全部疑問豁然開朗。

這就是對手最後,也是最強的一記的殺招啊!

一旦讓亂兵衝進去,拿住了毫無反抗能力的秦俠,毀了其中的賬冊,就是再來十個傅淑訓也無法挽回朝中的敗局。

此刻,國子監圍牆之上,一人高高揚起一桿小紅旗,正是秦俠家僕張鎮!張鎮見到傅如圭看過來,急忙將旗幟朝著右側門搖過去。

見此,傅如圭咬咬牙,大喊道:「正門已堵還有側門!速進國子監,從側門進去1

傅真見此,不再阻攔,調轉馬頭,趁著亂兵還未堵上側門,帶著人疾馳進了國子監。

見到這一馬隊衝進國子監,喬博勝身邊一個穿著不合身簇新戰襖的男子急忙道:「堵住出口,快衝進去!不能放走了國子監里一人一書1

喬博勝見此,立刻分撥兩路人馬各三百餘人,朝著四門堵過去。隨後,喬三兒看了老十七一眼。

老十七緩緩點頭,帶著十餘人將十匹馬扯了一根大繩系在國子監正門上。

隨後……

「抽鞭1

「唏律律……」

十馬吃痛,猛地朝著南邊衝過去。

頓時,原本綿軟的韁繩猛地直了起來,隨後轟隆一聲巨響,國子監大門頓時轟然倒塌。

「衝進去!先不要傷人,只要拿住裡面的人,朝廷就得給我們一個交代1喬博勝大喊,率先衝進國子監。

其餘兵丁,如狼似虎,衝進了國子監。

被裹脅在人群里的兵部職方司郎中馬紹愉見此,渾身憤怒間雜著恐懼戰慄著:「兵亂如此,斯文掃地……斯文掃地啊1

國朝最高的教育機構,被一群目不識丁,毫無法度的亂兵席捲了!

走在最前的喬三兒目光冷漠,左邊是那個穿著不合身簇新戰襖的男子,右邊是步履沉重,披上鐵甲的老十七。

只見老十七隨手抓來一個顫抖的老監生問道:「快說,秦俠在哪裡?」

「這位軍爺饒……饒命礙…那秦……秦俠在彝倫堂1

問完話,老十七便隨手一丟,繼續前行,又有兵丁抓住一個老監生:「秦俠在哪裡?」

「饒繞饒命礙…回……回將爺的話,在……在在彝倫堂1

「彝倫堂在哪裡?帶路1

「是是…謝將爺不殺之恩……」

彝倫堂里。

張鎮尷尬地到:「少爺,俺無能……沒給少爺準備好一口寶劍。」

秦俠系了系腰帶,擺擺手,而是轉過身從常志朗的手中接過一本厚厚的,散發著筆墨清香的書冊。這是一卷封面空白的賬冊匯總集冊,裡面字跡潦草卻清晰地描述了賬冊破解后的所有要點。

一本匯聚了彝倫堂二十四人兩日半來全部心血的巨著。

看著秦俠手捧著這本匯總集冊,彝倫堂里留下的監生以及謝毅都無不是目含敬佩。

秦俠做到了自己的承諾,哪裡有艱難困阻,就能在哪裡見到秦俠。

不僅身先士卒親自帶頭破解算賬,秦俠更是底蘊深厚,算術的造詣驚人。在場之人,無不是年輕氣盛之徒。國子監二十二人,常志朗是算學學生,算學就是自己的本行。這樣一個內行人卻依舊在一個個艱澀的問題下不得不求教秦俠,而且每每都能得到完美的答案。

常志朗不行還能用經驗來解釋,但謝毅是雲南司的業務骨幹,純粹是因為能力這才被破格信任,入贅浙人之家。但謝毅依舊不得不拜服秦俠的能力。正是在秦俠敏銳的視角下,將賬冊里一個個線索脈絡抽絲剝繭地找出來,這才得到了京營賬冊上,戶部官員胥吏與京營將官沆瀣一氣的記錄以及關鍵罪證的線索脈絡!

面對這樣一個秦俠,眾人如何不是心服口服?

只是……

當所有人看到傅如圭帶著家丁急急忙忙衝過來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頭上紛紛蒙上一層濃重的不祥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