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六章:盡在掌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盡在掌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果然,就見傅如圭開口就道:「秦俠,可否算出結果了?若是算出來,立刻拿著賬冊跟我走!若是沒有,立刻帶上緊要的東西,跟我走!亂兵來了1

「我不走了。」秦俠輕輕一嘆,將手中的匯總集冊交給了傅如圭:「這是全部的賬冊算出來以後的匯總集冊。有了它,按圖索驥便能拿到京營的關鍵罪證,關鍵人證。帶它出去,我們就贏了。還有彝倫堂里二十二位監生與謝毅兄,也請一併帶走吧。」

明明是一個應該用來歡呼的勝利,但所有人卻紛紛感受到了一種沉重。

傅如圭捧著書冊,彷彿手中捧著千斤重擔一樣:「這……這……秦俠你不走嗎?你乃千古功臣,滌盪戶部姦邪正是首功啊!若不是你,誰能想到賬冊竟然真的能如此迅速地破解完畢1

常志朗動情地道:「組長,您身負朝廷眾望,應當於金鑾殿上為我們敘功才對。如何能留在這裡應對亂兵啊!您不走,我們豈會走1

「我隨組長而來,若是組長深陷亂兵,我心中有愧,一輩子不安。我也不走。」謝毅緊隨著道。

「都廢話什麼,這麼時候還矯情!我不走,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們現在還不走,那才叫真正的晚了1秦俠怒聲道:「莫忘了,秦某說過,有危險在,某會第一時間出現在最前1

忽然……一人披著甲衝進來,正是傅家家丁頭領傅真,只聽他澀聲道:「少爺,秦俠公子。側門被堵上了,恐怕現在想沖也沖不出去了。」

聽此,眾人紛紛對視,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與絕望。

秦俠見此,微微一嘆,道:「我不走,自然是亂兵之事大半都是因我而起,國子監的禍事更是由我而來。兵亂一起,若是無人收拾,憤怒的亂兵恐怕會將國子監毀於一旦,一旁的孔廟也不得保存。如此滔天巨禍,縱然最後將戶部胥吏,其後貪官污吏和將官勛貴一網打盡,又如何能彌補如此大禍??」

傅如圭聞言,看著秦俠,心中震動,腦海中史書上的一個個慷慨就義的名字閃現眼前。

如此胸懷,如此格局,如此但當,恐怕只有史書上所載的一個個讓人仰望的名字才能比得上吧!

謝毅與二十二監生看向秦俠的目光更是紛紛冒起了星星,彷彿看到了傳說中崇拜的明星一樣。

見此,秦俠心中卻是無數吐槽響起。

哥哥我要是沒有底牌,怎麼會這麼慷慨赴死一樣留在這裡啊!誰會想死啊,哥哥我是穿越者,最怕死好么!哥哥我還是太子啊,怎麼會自己去找死!

實在是……秦俠腦海里響起張鎮偵查到的信息,對比腦海中留存的情報,微微嘆息一聲。要不是這賊老天逼迫得我穿越到了崇禎十五年,亡國滅種旦夕身亡的恐懼就在眼前,我又何必這麼去拚命?

搖搖頭,將吐槽的心緒一甩而空,秦俠清咳一聲,微微一笑,淡定飄逸,彷彿一切盡在掌握,宛若神仙中人。

只聽秦俠聲音柔和而委婉地道:「我留下來,自然是因為我有把握能對付得了亂軍。反而……若是大家依舊身處一處,未能出國子監立刻行事,那這些十日的努力就統統白費無用了。就是我在國子監內,也是無法毫無顧忌與擔憂地與亂軍對局。」

秦俠都這麼說了,在場眾人要是還不懂那隻好找豆腐去撞牆了。

只是……傅如圭雖然明白了,不過也更加懊悔了:「只是此刻我等已經錯失良機了……亂兵有兩千人之數,其中精壯上千。府上家丁雖然悍勇,卻也無法突破……」

彷彿是為了符合傅如圭一樣。

外間國子監主簿高漢朗朗蹌蹌地逃回了彝倫堂里,看到秦俠就哭喪道:「滅頂之禍至矣,亂兵四處抓人,只問秦俠所在。現在已經各處兵丁合圍而來,就要過來抓人了1

隨後幾名傅家家丁也是跑過來:「東邊來了亂兵1

「西邊也來了1

「南北不通逃路1

……

傅真聞言,面色發苦:「為今之計,恐怕更加沖不出去了。」

眾人的目光紛紛匯聚到了秦俠的身上。

秦俠緩緩頷首:「既然大家都在,那一會兒,大家便聽我號令行事。我會想辦法讓大家趁亂衝出去。注意,一定不要任何猶疑,我爭取到了機會便立刻出去1

「秦……秦俠先生?我也算嗎?」國子監主簿高漢弱弱地問道。

秦俠含笑點頭:「傅家此次一人三馬而來,大家縱馬而出,應是都有機會衝出去的。」

說完,秦俠不待眾人恢復,緩緩地走到了大門前,猛地一推。

大門緩緩打開,秦俠站在門后,靜靜地看著外間光亮照入,看到了無數刀光反射。

亂兵匯聚,千目凝望。

秦俠緩步上前,身後的張鎮也被嚴令不得跟隨。於是身後眾人只好靜靜地看著秦俠長袍偏偏,風起微卷,說不盡的士子風度,道不完的川渟岳峙。

如此風度與氣質,竟是讓原本充斥著暴戾與恐懼氣息的彝倫堂微微得到了一絲安靜。

所有人靜靜地盯著秦俠朗聲開口,讓所有人如聞驚雷:「我乃戶部徹查五軍營左右哨軍餉之事的秦俠。我立於此處,正是為了徹查貪官污吏吃兵血自肥,挪軍餉自用之事。前方諸位舉旗所言公道,就在我身上。何人是主事之人,站出來吧。」

說罷,秦俠背負雙手,脊樑挺直,眉頭微揚,正氣自蘊。

一時間,彝倫堂外潔白的露台上,無一名亂兵敢靠近,彷彿心虛了一樣,紛紛看向喬三兒,只等這位三爺發話。只有露台東南方的一座石刻日晷靜靜地安放著,似乎在見證著這一切。

喬三兒微微茫然,見眾人紛紛望過來,心下微亂,下意識看向左邊那個穿著簇新戰襖的男子。

這下子,戰襖男子頓時坐蠟了,感覺無數個目光匯聚過來,彷彿烈日之下的隱晦,無所遁形。

「該死!就不能直接上前過去將秦俠斬殺了嗎?看著我做什麼?」戰襖男子將頭頂上的軍帽壓低,不讓人看見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