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殺你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殺你之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彷彿感受到了戰襖男子胸中的話語,秦俠朗聲笑道:「怎麼?你們所言飢兵求活,但求公道懲治貪官污吏的事情難道是假的,是另有圖謀的嗎?我乃戶部派員,徹查京營賬冊之事。你們不是疑惑為何軍餉朝廷明明有下發,而你們卻收不到嗎?我一一能解答你們!更何況,我賬冊已然送達進了戶部,只待陛下雷霆震怒,就能掃空姦邪。貪官污吏為之懲治,你們軍餉,自然就能有著落。此刻兵亂,難不成是誰慫恿蠱惑,其實另有詭秘嗎?」

「怎麼可能!親眼看見已然封鎖了國子監四周,就是衝進來的馬隊也無一人進入。怎麼可能有賬冊出去?1簇新戰襖男子見此,聲音嘶啞,完全不敢相信地質疑。

「這位兄台所言可就讓我著實疑惑了。我既然已經將賬冊送入戶部,只等拿下姦邪之徒。為何兄台卻絲毫沒有驚喜激動之情,反倒是懷疑,再三言道封鎖,無人可出之言,竟是一點都不欲懲治那些貪官污吏啊?莫非,真的如我所揣測一樣,五軍營右哨是被心懷叵測之人鼓動利用,而叵測之人所求恐怕並非公道公義啊?」秦俠很是誠摯地看著眾人。以而今秦俠所展露出來的這副悲天憫人,正義之感十足的氣息所展露,在場所有人竟是紛紛心下動搖,目光匯聚道了喬三兒與那簇新戰襖男子身上,如有實質。

「你們這些當官的,這套玩弄了我們多少次了,現在還要來欺騙我等嗎?」忽然間,喬三兒猛地站起來,踏上露台緩緩走向秦俠:「還不是為了先安撫住我等,等亂事已去,朝廷大兵壓來,還不是所有承諾都是虛言!只待我們稍稍息事,大兵就能將我們卸甲,到時候要殺要剮,還不是任由宰割!至於所謂懲治貪官污吏,徹查軍餉之事,恐怕就是莫須有之事!

那簇新戰襖的男子聽喬三兒如此機敏,頓時心中猛地一陣放鬆。還好喬三兒圓話了上去,沒有出紕漏。

不行!必須儘快手刃秦俠,不然秦俠這一張尖牙利嘴,竟是要將局勢逆轉啊!如此逆天人物,簡直就是無人不懼的心頭大患。

一念及此,簇新戰襖男子拚命地打眼神給喬三兒。

喬博勝緩緩頷首,朗聲呼喚著一干亂兵道:「諸位兄弟隨我進國子監,豈會有一處地方疏漏?國子監各處大門,全部都被我堵死。在此之前,更是有斥候監視,從未見過有一人離開國子監。秦俠此言,分明就是誆騙我等,為的就是息事寧人之後,讓我們任人宰割!兄弟們……」

喬博勝還想說什麼,卻被一個清朗的聲音驟然打斷。

「崇禎十三年京營一年支取米一百零七萬四千多石,比萬曆四十六年增加了五萬七千多石。崇禎十三年的檢校七月、八月、九月。竟時接連有九次次連續三天的練操。故而京營每年支取糧米百萬石,卻近半消耗在頻繁的操練之上。可據我所知……這恰好是五軍營右哨最難過的一年,甚至有人因此養不活新生子弟,生生溺死……」秦俠從懷中掏出一般封皮寫著京營賬務解冊的厚厚大書,對著喬三兒道:「諸位不是信不過我嗎?那這崇禎十三年之事,諸位信否?」

「竟然真的讓秦俠給算了出來1簇新戰襖男子腦袋裡亂鬨哄的,凝望著這一幕,目眥欲裂,心中恐懼油然而生。

「崇禎十三年,京營里竟是支取了糧米一百零七萬石。俺那時在營里當兵,可那年俺在營里一年就拿了八個月的糧餉,本色只有六成,折色銀更是只發了五成。也就是這麼一點糧餉,這才讓俺剛生的雙胞胎,最後一個都沒養活下來啊1亂兵之中忽然有人嚎叫了起來。

「每年京營下來百萬石糧米,可為何不給俺們這些當兵的1

「讓他繼續念,咱們要公道1

整個亂兵嘈雜之聲一片,他們幾乎是拼著造反的心這才作亂的,被喬三兒勾起來的怒火熊熊勃發,恨不得將整個世界毀滅,這才能夠填補心中的失衡。現在竟然真的有機會能夠拿回拖欠的錢糧,尋回自己那一份公道,這如何不讓他們希望之火重燃,更對秦俠所言有了幾分信任。

亂兵這麼一喊,驚懼不已的簇新戰襖男子更是死命地朝著喬三兒打眼色,心中狂吼:「蠢笨如豬的赤佬,這個時候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將秦俠一刀剁了,省得他再添亂局1

見簇新戰襖男子示意,喬博勝額上悄悄添了冷汗,他知道再放任秦俠這麼下去,指不定還能弄出什麼亂子。

此刻,喬博勝心中更是對這般文人多了一份戒懼,千目所指,百兵所刃之下,竟然還能如此鎮靜而談,更是悄然之間微微控制了幾分局面。

微微呼口氣,喬博勝悄悄示意老十七一眼,盯著秦俠,緩步向前。

就當這邊的小動作一閃而過做完的時候,忽然,秦俠高高舉起手中卷冊,讓人無從注意地緩步向前道:「我知諸位兄弟於我空口白牙無所信服,故而這才留存了這京營賬冊破解之後的匯總集冊。這裡面,京營賬目之中諸多疑點,各方罪證脈絡,都在其中。為示光明正大,我便將這賬冊給與眾位兄弟信重的主事之人。請諸位看,某親手交託,這位兄弟,不知如何稱呼……」

說著,秦俠將手中賬冊托起,目光誠摯地看向喬三兒。

喬三兒與簇新戰襖男子,頓時紛紛一頓,心中猛跳,盯著那份賬冊,心尖兒都提了起來。

「決不能讓賬冊外泄1如此一言成了兩人心中紛紛閃現的念頭。

喬博勝與簇新戰襖男子紛紛上前迎去,盯著賬冊,幾乎目不轉睛。一邊走,只聽喬三兒搭著話,臉上罕見多了點笑容到:「某乃喬……」

就當秦俠與兩人只三步距離的時候,忽然,一聲怒吼如同驚雷於夏猛地響起:「陳皋文1

「誰喊我1那簇新戰襖男子幾乎下意識般應聲。

「殺你之人1

忽然間,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彷彿時空流轉都緩慢了一樣。只見秦俠以快得讓人瞠目的速度從腰上拔出一桿軟劍,彷彿流光閃電一樣泛起劍光,劍鋒迅疾而至,濺起一道血光。

簇新戰襖男子的氈帽猛地飛起,一道熟悉的馬臉男子仰頭倒下。正是陳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