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千夫之勇,萬夫之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千夫之勇,萬夫之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恰此時,秦俠的怒吼聲響起:「傅如圭,帶所有人衝出去1

傅如圭見此,哪裡還不懂秦俠這是以命換人,頓時眸光含淚,怒吼著大喊:「快走!不要做累贅1

老十七等亂兵此刻這才反應過來。秦俠的圖謀,竟然在這裡!

四十餘騎馬之人縱橫賓士,朝著東方通途疾馳而去。

被秦俠舉動驚到的亂兵在無人號令之下,竟是不知如何舉動,頓時讓傅如圭帶著人輕易沖了出去。

老十七目眥欲裂,卻根本沒工夫去管傅如圭這些逃走之人。

他拔腿大步衝上去,眼裡除了被高高拋起的賬冊以外便是秦俠閃爍的劍光,陳皋文的血光,以及身陷危險之中的喬博勝。

「爾不是要賬冊嗎?給你1此刻,又見秦俠怒吼著,手中沉沉的賬冊猛地丟向喬博勝。

就當喬博勝下意識地拿向賬冊的時候,卻耳邊頓聞風聲襲來。

數年沙場廝殺的保命經驗讓喬博勝扭腰側身左旋閃躲,左手伸掌順勢抓住賬冊,右手迅速拔向腰間懸挂的春刀。

喬博勝身為積年老兵,心性不可謂不沉穩,殺伐技藝不可謂不熟練。

但秦俠的動作卻比他更快!

才殺一人的秦俠攜帶著血腥的殺伐之氣快步沖身而上,一擊肘擊打向喬博勝左腰身,撞得喬博勝踉蹌不穩,隨後扭身其後,劍光再起,軟劍如同軟鞭一樣抽向喬博勝拔刀的右手,逼得剛剛拔刀的喬博勝不得不再度防守,橫刀格擋。

叮噹……

「他們逃了,你卻要死1陳皋文身死,喬博勝也發狂了。

秦俠臉上帶著陳皋文濺上的鮮血,猙獰地笑著:「是嗎?」

只見秦俠忽然緩緩閉眼,手中軟劍猛地斬向喬博勝持著匯總集冊的左手。喬博勝見秦俠這一劍斬來,又急又快,心中既是驚駭又是冷笑。

這一劍斬來自己抵擋輕易,可秦俠同樣也浪費了機會,再難逃竄了!

電光火石之間,念頭閃過,喬博勝狠心將賬冊拋出去,右手持刀抽來,趁著秦俠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間,劈向秦俠側腰。

……

一聲輕響發出。

只見秦俠的劍鋒格外恰好地斬入一道系有細線包裹的頁面,隨後,一道白霧夾雜著飛散的白色粉末在空中炸開,將一丈方圓內的空間瞬間布滿。

頓時,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長刀墜落,叮噹作響。

此刻,在所有還未衝過來的亂兵眼中,格外明亮的劍光再度升起,在炸開的白霧之中耀若星辰。

「讓他們退開。」秦俠閉著眼睛,目光臉上微微帶著嘲弄的微笑,任由慘叫的聲音在自己耳邊升起。

老十七的身影頓時渾身一僵:「都給某停下1

此刻,數百亂兵衝上來,一根根或者跡斑斑,或者寒光閃爍的箭頭刀鋒距離秦俠已然只有一步之地。

白霧緩緩散去,慘叫聲的來源於中央的景象終於浮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秦俠勒著喬博勝的脖頸,軟劍劍鋒在喬博勝的脖頸里勒出微微血痕,流淌進喬博勝的甲胄里。

也正是如此,儘管眼中劇烈疼痛讓喬博勝流淚如雨下,卻根本不敢妄動,唯恐劍鋒一瞥,便一命嗚呼。

「都停下!停下!給我找菜油,豬油,快給我找1喬博勝哀嚎著,數百亂兵刀槍劍指,紛紛感覺到一種難以描摹的恐懼縈繞心懷,隨後,便是深深的沮喪。

喬三兒悍勇,這些百戰老兵心中敬佩。

可就是如此悍勇之人,卻被一個嫩丁在自己面前殺人,更是連自己都被擒了。

而且,還是在數百亂兵持刀提槍之下!

這如何不讓眾人感覺一種難以描摹的荒謬與沮喪。

「千夫之勇……萬夫之謀……強悍如斯……」

與此同時,國子監里,一名監生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只見他吞了吞唾沫,壓抑著聲音猛地深呼吸了幾下,這才平靜了下來,止住了戰慄著的身子,在所有亂兵都茫然沮喪的時候,悄悄找到了亡命之路,先是悄悄幾步挪字步子不發出細微聲音地後撤,隨後便是終於上了大道,撒腿狂奔,不多時就出了國子監。

出了國子監以後,監生並不往自家住處逃去,而是目光一轉,滿眼都是激動之色:「這消息……價值千金1

隨後,監生撒腿跑向西邊,目標赫然是崇教坊西邊的靈椿坊。

從東直門往西,順著東直門大街一路跑,到了安定門大街的時候就到了順天府街。

而居住在順天府左近靈椿坊的,自然就是在順天府里的官宦吏目。尤其是居於此處的吏目,更是根深葉茂,傳承數代,積蓄驚人。

就當那名監生猛地跑到順天府一處不起眼的小院時,院內主人也是心緒不安,看著堂下跪在地上通傳消息的兩人,拚命揉頭不已。

這下面兩人自然就是在戶部為胥吏的王銳與林谷重兩人了,這次來,顯然也是感覺大禍臨頭,不管是陳皋文等浙派胥吏獲勝,還是秦俠最終逆襲,他倆都沒好果子吃,這才來求活路。

而眼前的這名老者,顯然就是他倆最後的希望。因為順天府吏房書吏王北關。

王北關看似默默無聞,身份也只是順天府吏房的書吏,但實際上是順天府胥吏第一人,相當於順天府胥吏世界里的吏部尚書,也是在京的六部五寺一府諸多京派胥吏里的頭面人物。

此刻的王北關頭疼不已,左手是前不久傅如圭送過來的傅淑訓密信,右手指著跪在身前的王銳與林谷重,不住地嘆息著:「真乃大劫加身,無從躲避埃連兵變都起了,這一戰已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無論最後如何,我輩世代傳承的根子都要變了。」

王北關嘆息完了,心中漸漸有了決斷,左手悄悄退開書信,卻忽然見管家王久福悄悄進來在耳邊細語了起來。

頓時,王北關伸手摸著書信揣到懷裡,讓人進來。

王久福得了命令,出門讓那名監生進房。只是不過十息,突然就見王北關扯著王銳與林谷重大喊:「快去戶部!此刻我們動作要是晚了,數代積蓄就此都要毀於我手了!秦俠……秦俠……」

「久福,給這兩個沒出息的廢物每人備齊五萬兩銀子!他們家湊不齊,我先墊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