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回到兵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回到兵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戶部。

此刻的戶部陰雲密布,戶部尚書的公房裡,整個戶部的所有人,小到看門的門房,大到戶部尚書傅淑訓、戶部侍郎王正志,都是在公事房裡外等候著。

傅淑訓端坐上首,默然地看著匯聚過來的所有人。

這並非是他下的命令讓戶部留守之人前來,事實上,這是王正志推開了公事房大門,不問而進地帶著人進來,甚至還自顧自地搬了太師椅端坐。

其他郎中主事、管勾照磨更是蜂擁而坐,將公事房擁擠一空,卻井井有條。他們都是不約而同滴流出了一個空白之處,誰都知道,那是留給陳皋文的。其他管勾、照磨與司計們也是各自在公事房外的大廳里靜靜地看著裡面。

傅淑訓坐在上手,全然承受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樣的目光裡帶著冷漠,憎惡以及恨不得生吞其肉的痛恨。

當傅淑訓決定整頓戶部的時候,這些貪贓枉法,可勁摟錢的官員胥吏已經大半站在了傅淑訓的對立面。

當兵變一起,北城煙霧縹緲,火光升騰的時候。傅淑訓的全部倚仗似乎就此全部沒了。京營的賬冊,在國子監里被圍秦俠,都葬送期間。於是所有人看著傅淑訓,猶如將死之人,隨意妄為,毫無顧忌。

現在,安然站立著的王正志靜靜地等待著陳皋文的回歸。站立在戶部尚書公事房裡的費繼宗彷彿魚歸大海,一次次出入戶部尚書公事房,將外間收集到的消息公布,低聲笑顏地與溫南國、周俊良兩人談論著,每次到來都能讓戶部尚書公事房熱鬧一陣。

而每次,王正志與雲南司郎中南雲吉,主事余青等人都是面上多了一份笑意。

而傅淑訓,面沉如水,彷彿費繼宗彙報過來的消息都對自己全然沒有影響。

「京營亂兵鬧餉,德勝門安定門所駐營兵雖亂,卻萬幸未有出兵為亂就已被神機營一部所阻。而駐紮五軍營右哨的教忠坊大火,街面混亂,兵部急調五城兵馬司北上彈壓。然則無兵可用,兵馬司半路哄散,故五軍營右哨無所阻擋,肆虐北城,似往北去。」

「五軍營右哨亂兵北上進了國子監,有兵馬司報國子監文廟煙火忽起,驚亂一片……」

「聞一馬隊入國子監,為亂兵所圍困,不得而出。」

「亂兵已圍彝倫堂,國子監監生逃散,無他人得出……」

「陛下震怒,嚴令陽武侯薛濂、襄城伯李國楨速速平亂。」

「此時亂兵入國子監已經進去了半個時辰了,尚無一人出來。」

「半個時辰前,陽武侯薛濂率神機營平亂安定門五軍營左哨。正率神機營赴國子監平亂。」

「一個時辰了……國子監里一點消息也未曾傳出。好在,再過一個時辰,安定門五軍營左哨應是平亂了……」

費繼宗說到這裡的時候,戶部眾人,紛紛看向那個空缺的椅子。每個人看向傅淑訓的目光都是帶上了快然恨意。

傅淑訓二子傅如圭帶著馬隊衝進去,要拿已經算出來的賬冊匯總解冊,這是他們早就得到的消息。

現在,秦俠與傅如圭都被亂兵圍困。他們如何不是激動難耐,皆是喜形於色。

罪證,終於要徹底泯滅了。最大的敵人傅淑訓,顯然也要承受喪子之痛和失敗的悔恨。

現在……就等陽武侯薛濂平叛國子監后,陳皋文回來宣布這一大好消息了。

一個時辰又迅速過去了。

緊閉的戶部從清晨到了午後,餓了半天的戶部老爺們都是激動難掩,毫無食慾,紛紛堅守等候著消息。

嘟嘟嘟……

一騎馳來,戶部洞開的大門毫無阻擋。

傅如圭帶著謝毅,以及一名孱弱的文官,迅速衝進了戶部尚書公事房。

此刻,戶部公事房裡。

聽著外間馬蹄聲想起,費繼宗頓時笑了起來,看著眾人道:「算算時辰,想來是陳管勾回來了。我去迎他。」

「時間到了嗎?」一個蒼老而威嚴的聲音響起:「傅淑訓臉上浮現一抹讓眾人感覺不妙的笑容道:「那我也去迎1

王正志聞言,也感覺到了不妙,但在方才接連的好消息刺激之下,冷哼一聲,心中滿是確鑿的信念。

在兩千亂兵的圍攻之下,哪怕傅淑訓督撫外地有一支護衛得力的家丁,那又如何讓十幾二十人在兩千餘人的圍攻之下逃脫?

王正志跟上傅淑訓的步伐,約過傅淑訓走向外間。

很快,他與費繼宗看到了熟悉的面龐。

是戶部中人,卻是謝毅率先高吼,幾乎字字帶著血淚道:「戶部秦俠,清算崇禎十三年京營賬冊完畢1

隨後,傅如圭拜在傅淑訓身前:「父親大人。兒子幸不辱命,帶出了秦俠清算而出的賬冊匯總集冊。」

眾人看著傅如圭高高舉起在傅淑訓身前的賬冊,紛紛石化。一種難言的恐懼在所有人的心中升騰而起。

反應最烈的是費繼宗,只聽他沖向了謝毅,一把揪著謝毅的領袖,幾乎是嘶吼出聲音質疑道:「不可能!你們怎麼可能在亂兵雲集之中還衝出來1

「不可能!秦俠怎麼可能真的清算出賬冊!那是某等親自再三核驗過,便是某等親去,也要三月之時!怎麼可能……怎麼可能1

「陳皋文何在?陳皋文在哪裡?」溫南國、周俊良紛紛怒吼:「他身處何處?京營賬冊絕無問題!秦俠又在何處?」

王正志此刻也是渾身顫抖,看著傅淑訓拿起賬冊,滿目不信:「對!怎麼可能,這是欺瞞,這是詐騙,這所謂清算匯總集冊,是假的,假的!讓陳皋文過來,雲南司賬冊怎麼可能有事!讓秦俠過來對質1

此刻,傅如圭齜著牙,怒目相視,眸中帶血道:「爾等要找陳皋文是嗎?陳皋文勾連亂兵身處賊陣,被秦俠一劍斬了1

「現在秦俠,身陷亂兵陣中……」傅如圭說道這裡,想起那一幕幕幾乎絕路的局面,言語哽咽:「是秦俠,為我搶出了生路啊1

眾人聽著傅如圭此言,紛紛木然,戶部眾人皆是目瞪口呆,驚懼難言。

「絕無可能……不……不信!絕不相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