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章:一言平千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一言平千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不信?」一聲嗤笑響起,傅淑訓翻看著賬冊,聲音沙啞而威嚴:「京營每年領取太僕銀一萬六千兩,屯田籽銀一千零六十兩,犒賞官兵、製作器械、各種雜工的伙食費都從中開支。但一年將官支用,竟是達到了兩萬兩之巨!這部分,本官立刻徹查1

費繼宗猛地軟倒在地,這是他禁手操辦的。雲南司郎中南雲吉,主事余青目光眩暈。

「京營一年支取米一百零七萬四千多石,崇禎十三年七月、八月、九月。竟時接連有九次次連續三天的練操。這部分,本官徹查。」

噗通。

王正志如遭雷擊,整個人癱軟倒在地上,彷彿天旋地轉,腦子裡鬧哄哄一片,猶如炸開。跟隨者王正志驚呼嚎叫的更是不計其數,哀嚎與求饒之聲遍布。

「還有這所謂兵甲、戰袍採買,竟是一年達九萬兩之巨……」

傅淑訓這一言還未念完,頓時就見戶部里又是栽倒一片,僅有殘留二三十餘人亦是歪歪扭扭,如邪魔遇見正道神靈。

傅淑訓冷哼一聲。

忽然,戶部大門裡,王銳與林谷重疾聲高喊:「大司農,戶部雲南清吏司司計王銳、林谷重有貪腐大案要檢舉1

一旁,王北關帶著戶部湖廣清吏司郎中等人諂笑著,拜倒在地。

這下子,僅有殘留的二三十餘人亦是紛紛軟倒在地,頭暈目眩。

傅如圭與謝毅對視一眼,看著這大獲全勝的戶部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吾等得此大勝……受之有愧……」

「這都是秦俠的功勛啊1

國子監。

彝倫堂露台上,雙目紅腫得跟巨桃一樣喬博勝在抹了菜油以後,雙目終於好受了一點,不再慘叫,平靜了下來:「我喬三兒輸了,姓秦的你是個狠人。我姓喬的服了,你要如何處置,發話吧。」

秦俠看著距離自己十步不遠不近的亂兵,看著正對著自己,死死盯著自己與喬博勝的老十七,笑道:「兩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我死在這裡。你的好兄弟老十七死在這裡。跟著你作亂的幾十號鐵杆兄弟,統統死在刑場上。餘下的兄弟,被治罪發配,流放千里,凄苦而終,家小不得活路。」

「還有一個選擇。投降於我。我保全你們全部1秦俠緩緩說著,緩慢而堅定,帶著無限自信與從容。

喬博勝沉默了一陣,問道:「如何信你?所言,我只有兩個選擇?你現在綁架我,讓我的兄弟們放你出去。我依舊占著國子監,你無礙,我亦能兵亂成事,朝廷豈能讓文廟與國子監受難。」

「不會的。」秦俠搖頭:「你們除了我,再也沒有信任之人了。自古兵亂,不外乎是凌辱文官武將,從來未有挑戰整個讀書人階層之舉。國子監若真被你們據守,還被要挾屈服,那朝廷上下的讀書人都不會答應。更何況,平叛的武將也不會希望你們活著出去,將不該記住的事情說出去,只有死人才是守秘密的人。所以,相信我,除了這兩個選擇以外,你們別無他途。」

國子監內沉默無比,風聲緩緩吹來,氣氛死寂沉沉。

老十七澀然道:「三哥……」

幾個頗有氣度的悍卒也是紛紛上前,一人氣憤不平,看著喬博勝道:「三哥爺莫聽這賊廝鳥胡言!他戲耍於俺們如此,俺們豈能信他1

「三爺……」

就當這些傷兵悍卒剛要繼續說話,喬博勝開口道:「秦俠你回答我最後的疑惑,我便選擇第二種,投降與你。原本,我們事成,差不多這個時候,陽武侯薛濂就該帶著神機營進來平亂了。只要來個只誅首罪,脅從不究,右哨上下便無二話。可現在,我們事情未成,我喬三兒無能,性命掌握他手。薛濂只會讓我們都死,哪怕整個國子監與文廟都為之埋葬。」

「我要知道,我們投降與你,就能讓兄弟們活下去嗎?我們又如何相信,你有這本事,能讓朝廷免罪於我的兄弟們?又如何讓我等相信你不會欺瞞與我等,待束手就擒后反悔讓兄弟們被治罪?」

秦俠見此,指著人群之中,一個炯炯有神看過來的目光道:「接下來之事,自然有請兵部職方司郎中馬紹愉,馬大人來幫忙了。」

被用布堵住嘴巴的馬紹愉見此,驚喜得流淚。見此,身邊自然很快就有人過來解開了嘴巴里的臭襪子,讓馬紹愉終於得以歡笑大叫道:「秦俠所言,我可以為證!依照國朝律例,你的兄弟都可以活下來!便是來了的平亂大軍,也不敢加害與爾等!別忘了,我乃兵部職方司郎中!朝廷命官1

喬博勝緩緩頷首,凝視著秦俠。

秦俠笑著道:「你們自然不必擔心我反悔。我可以答應你們,只要同意投降,今夜,我解甲與右哨將士共眠一處1

「好,好,好1喬博勝慨然大笑:「如此豪傑英雄,能敗在你手上,我姓喬的輸得不冤。我信了!老十七,傳我話,右哨上下,放下刀兵,降了1

聽秦俠竟然願意以自身安危作證,老十七也與喬博勝一樣,徹底服了:「我老十七也服了,降了1

「降了1

……

叮叮噹噹……

無數長槍、鐵甲以及刀兵等武具全部放下。

見此,秦俠也微微放鬆了手中拿了很久的劍。雖然只是一柄可以纏在腰上的軟劍,可拿久了也沉啊!

就當秦俠放鬆了一點的時候,忽然猛地警醒。反應過來以後竟是不禁鬆開了劍。

「老十七,替我這不孝子照顧我爹娘妻兒1喬博勝竟是拿手握住了劍刃,在脖頸上猛地用力一擰,嘩啦啦血如泉涌,喬博勝撲倒在地。

秦俠驚得後退一步,軟體早已鬆手。

「三哥!你怎麼這麼傻啊!俺們都降了啊,降了啊1老十七丟下手中甲具刀兵,跪在喬博勝的身上。

露台下的幾個悍卒見此,更是紛紛怒目血紅:「姓秦的,你反悔害我三哥1

頓時,幾個悍卒猛地衝上去。

忽然,老十七張開雙臂,猛地攔住幾人,怒吼道:「你們要讓三哥白死嗎?」

「老十七!這姓秦的害了俺三哥1為首的悍卒怒目圓瞪,卻不敢再動。

秦俠見此,嘆息一聲,沒有言語,只是看著喬博勝怒瞪的雙目,裡面彷彿殘留著無數的不甘、憤怒與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