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章:火銃見真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火銃見真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打這兒起,朱慈烺與傅如圭這才哭笑不得地發現。原來這李峻也並非是武學學子,而是順天府府學的秀才。只不過李峻自幼隱疾,讀書交友都是艱難,考上秀才后更是有些自閉。

十年前,李峻之父李子靜在遼東大凌河為官時亡於建奴之手,讓李峻悲憤不已,心中時刻想著報此殺父之仇。到最後,竟是讓李峻對軍器武備之事格外有興趣。時時刻刻想著造出犀利武備,讓官軍狠狠剿滅建奴。

這幾年,李峻又是發現了京衛武學這一好地方,常來此處閱覽。尤其珍愛趙士禎的著作,更是將這位軍器開發的大能當做了偶像。神器譜》、《續神器譜》、《神器譜或問》、《備邊屯田車銃議》等著作通讀數遍,猶自愛不釋手。最近更是自己自行重複畫出火器圖式24種。可謂是對「火箭溜」、「制電銃」、「鷹揚炮」、魯密銃等火器瞭然於心。

見發現這麼一個奇人,朱慈烺與傅如圭都大感此行不虛,自然迅速開始探討起了火器軍略之事。

傅如圭只是問了下身世,感慨了一下奇人之厲害。問了幾個火銃的問題,讓李峻輕易回答后,傅如圭便只是靜聽了。他感覺到了朱慈烺打有準備。

果然,李峻說完了自己的事情,也就開口讓朱慈烺點評這些火器。朱慈烺也不客氣,直接就問起了剛剛畫的掣電銃之事。

劈頭蓋臉直指掣電銃的缺點。

「煙火不封,彈丸不遠。如何破解?」

「子銃雖是便利,拆卸可用。但製造艱難,尤其需大工盡心。然大兵數千,每人一具,何年何月可完成?又需耗用工本多少?」

前面兩個問題朱慈烺剛剛落筆,李峻就迅速跟著回復。

「煙火不封,無非子銃與掣電銃不夠精巧,用具過於粗糙。並非不可解之處。」

「工本之事,在乎於子銃。若子銃設計重構,使其精巧增益而簡略有望,我也有解決的辦法。只需有精工大匠再造機簧罷了。」

朱慈烺微微頷首。看著鎮靜卻更加蹙眉的李峻,又是一筆落下,這一次,卻讓李峻原本迅速的手一下子僵了下來。

「子銃之利,在其槍彈分離。為何要將火繩激發之處一併用於子銃之上?」

只見李峻看完以後,呆立著,一道神念劈進心中,彷彿什麼東西豁然開朗一樣。

朱慈烺點出了思路,李峻若是還不明白那就白讀了那麼多書,更是白研究了花這麼多年了。掣電銃犀利的地方就在於子銃,實現了帶彈倉的後膛槍。可子銃的發射激發部位依舊用的是魯密銃火繩槍的那一套,這樣一來子銃的製作難度一下子就加大了。更是讓掣電銃的成本也高於普通的魯密銃的五倍。

可若是槍彈分離,讓子銃只充當彈倉的功能,讓發射激發的功能依舊在火銃上完成,那豈不是就既保留了掣電銃的優點,又解決了掣電銃成本高昂,密封性不強等諸多關鍵的缺點?

「先生大才……或解我數年不解之處……」李峻提筆於此,頓時大拜而下。一種前所未有思路暢通的舒暢感覺讓他申請激動,難以自已。

朱慈烺連忙過去攙扶。

這自然是朱慈烺現代人的眼界與積累,這才推開了李峻心中久久不能攻破的一扇關卡。

李峻這時也頓時換了個態度,用近乎討教的姿態和朱慈烺繼續談論了起來。

與此同時,朱慈烺卻是不再繼續掣電銃的話題,讓李峻心癢難耐,卻不敢反駁。

朱慈烺接著說的卻是魯密銃。

魯密銃是萬曆二十六年,大明兵器專家趙士楨向魯密國使者朵思麻請教后經改進后出來的。

一件魯密銃,以製造辦法不同,六斤到八斤之間。長有六七尺,有龍頭軌、機都在槍把上。槍把還有有鋼刀,如果敵人逼近,還可以當斬馬刀來用。

《武備志》中說:「鳥銃:唯魯密銃最遠最毒。」

也就是說,這是現在火繩槍裡面射程最遠,槍口動能最大的火繩槍。

對於看起來很高級很缺陷的掣電銃朱慈烺是沒打算了,但對於魯密銃,朱慈烺卻食指大動,知曉這玩意在歷史上可是趙士禎少見批量列裝過明軍的熱武器埃

提起魯密銃,李峻的態度就不太熱衷了。

或許是這個已經被她吃透,而且也感覺不甚太尖端的緣故,所以李峻並不深覺得有何厲害的,只是簡要說起了製造方法:「銃筒冷鍛者甚妙,若得巧手鐵匠將筒打成,如膛內容三錢鉛子者,將二錢五分撞趁紅懨過,將八棱顛打極直,然後用錘密密鍛過,滾水試無沁漏,用圓鑽微掃,膛既清潔,外邊更不生鏽……」

此刻,朱慈烺忽然道:「火銃如此犀利,官軍不愛,是何緣故?」

傅如圭一臉納悶地盯著朱慈烺,心想朱慈烺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不過很快他就想到了,這是沖著李峻去的。

果然,李峻隨意回答道:「不外乎制官貪婪,採買用料劣質,再加上逼迫工匠,使工匠求活已然艱難,又有誰能用心制器。如此一來,劣槍層出不窮,但開一槍,未傷敵人先傷己身,官軍誰能愛之。」

聽此,朱慈烺頓時笑著寫道:「若以先生之大才督造,用上乘之法,采上佳之用料,愛工匠如兄弟。則魯密銃可為大軍利器否?」

「必能。」李峻寫下的時候,手微微一抖。

這是要被人重用的節奏嗎?一想到平日里那些親戚的白眼,再加上李峻父親亡去后家人的唉聲嘆氣,家門一日比一日衰微,殺父之仇一日比一日遙遙無期。這些讓李峻每日苦悶的地方真的有了紓解的地方,有了翻身的地方,這如何不讓李峻激動?

可是……可是萬一是我想多了,人家瞧不上了?

李峻看著朱慈烺,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秦某願請先生出山,為官軍督造魯密銃。一切都如我所言,用上乘之法,采上佳用料,優待工匠。先期更有五千兩經費,讓先生閑暇之餘,可以充分考慮,如何用秦某的辦法改進掣電銃。」朱慈烺笑著,留下了一封名帖和一個十兩的金元寶。

「這是在下名帖,想來京中不會有人冒用我的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