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二章:又是查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又是查賬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若是新丁看見這一幕,怕還真以為褚祿山是在房間里睡了個午休沒有被喊起來。但這種指桑罵魁的本事朱慈烺在京師的時候就已經玩熟了,此刻面對自然是心中冷笑。

只見朱慈烺開口斷喝一聲,打斷了褚祿山的話:「可我以為褚大人所領的戶部分司可是有不是蠢材之輩的。就比如方才這閻魏,能攔下不明不白之人自然是有膽魄的,應當褒獎嘛。只不過秦某是不是真貨,自然有朝堂公文印章為證。」

朱慈烺說道這裡,一邊的老十七自然是很有眼力勁地從懷中掏出一份吏部開具的任命狀。

隨後,司琦彷彿變著戲法一樣,就這麼當眾給朱慈烺穿起了一身官服。

烏紗帽,青色盤領右衽袍,輕輕一勒素銀束帶,朝廷命官的光環加身,頓時讓在場眾人眉目一變。

「交接如此急切,難不成果真朝廷有大事不成?」褚祿山微微有些不甘心,凝視著朱慈烺,心中頗為惱怒。

臨清戶部榷稅分司是個肥缺,在天啟元年的時候上繳國庫就有稅銀五十萬之巨。但到了現在,臨清戶部榷稅分司雖然依舊是天下八大鈔關之首,但只事保持了稅額十萬兩上繳國庫變宣告大功告成。對此,朝中御史反而紛紛稱讚此乃與民休養生息,乃德政。隨後大筆江南官船紛紛背上,夾帶著不知多少民船其中,對鈔關視若無物。

每年臨清戶部榷稅分司能收上去多少錢,主事之人自然清楚,上繳國庫又有多少,那自然也清楚。上繳國庫的錢少了,是否真的意味著過往船隻繳稅就少了,大家也清楚。當然,上繳國庫少的那部分又去了哪裡,臨清榷稅分司上下更加清楚。

對此,朝堂也清楚。於是戶部臨清榷稅分司的職司都是一年一任,有時候是戶部官員,有時候是都察院御史,更有時候是臨清州衙的地方官。

自然,能夠當上戶部臨清榷稅分司主事這麼一個職位,褚祿山是下了大力氣,更是有大期望,想狠狠撈一筆的。

眼下,剛剛上任才不過半年,剛剛上手熟練進入狀態最佳時期,褚祿山還沒撈夠呢,自然不甘心就這麼被另行任用。

原本呢,褚祿山的消息也算靈通的。知道朱慈烺得了任命以後並未著急出京,在京師里忙忙碌碌,拖延了半個月這才在四月初出京。對此,褚祿山自然是放鬆一口氣,這些時日里都是大肆準備撈最後一票。

畢竟,從通州南下臨清就是坐船怎麼也要十來天的,尤其是朱慈烺這樣大隊人馬,更是緩慢。

萬萬沒想到啊!

褚祿山看著眼前一身光鮮公服的朱慈烺,複雜莫名,更是隱隱呆了一點惴惴。這貨在京師里就那麼大非議,鬧出了潑天的事端。現在來了臨清該不會是沖著我來的吧?

說著是這麼大的信息量,但這麼多念頭都只是瞬息而過,褚祿山說完,變凝視著朱慈烺,很有些氣勢凝然的樣子。

朱慈烺自然是輕鬆消受,眯著眼睛看著褚祿山道:「便是朝中沒有大事,秦某就不能早些來嗎?褚大人請查驗文書吧,這交接事宜我看今日便可開始1

「如此急切……」褚祿山微微深呼吸了一下,凝視著朱慈烺,齜了齜牙道:「我當然沒問題。但倉促交接,事後要是出了問題,我一概不負責1

「好1朱慈烺應得更是雙開。

「來人,封冊,閉門!準備交接1說完,褚祿山扭頭就走向內堂。

沒人注意間,褚祿山看著內堂之中一個清瘦的男子點了點頭,閃過一絲厲色:「不讓你嘗嘗本官的厲害,我看你真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1

褚祿山發完號令,那些方才不知躲在何處的一干書手算手紛紛冒了出來,關門的關門,封賬的封賬。

而作為整個戶部榷稅分司衙門裡最重要的大堂,這裡積存的文書自然也是眾多的。一時間,約莫二三十來個文吏進入堂內。

只不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保持著與朱慈烺相距五步的距離,彷彿如此才能確保自己的安全。

對此,朱慈烺只是輕輕一笑,不予置否,隨後就將目光落在了剛剛挪動了身子的閻魏身上,緩步走了過去。

這閻魏見眾多同僚終於沖了進來,心中大感放鬆。有了褚祿山來吸引朱慈烺火力,他這個小蝦米剛才也終於放鬆了下來。只不過作為引發事端的小卒子不管他有沒有錯,他都不敢跑。

現在有了同僚衝進來,他也終於鼓足了勇氣要跟著混出去。

卻不料,就當閻魏剛剛打算溜走,就見朱慈烺笑著走了過來。頓時,閻魏渾身一僵,腦海之中不知多少個年頭轉過去,最終終於只剩下一個問題:「現在跪下求饒還來得及嗎?」

此事,朱慈烺已經走了過來,在閻魏身前停了下來,隨手看了一眼溫言道:「秉公執法,自今日起記住了?」

閻魏戰戰兢兢道:「縱死也不敢忘……」

朱慈烺笑道:「那就好好做事。本官之前也不過一介區區胥吏。」

說完,朱慈烺提步就走,朝著內堂走去。只餘下公堂上諸多胥吏紛紛發獃,品味著朱慈烺剛才的言語。尤其是如閻魏這等年輕少壯之輩,都是紛紛腦海之中湧起無數遐想。

方才的大堂其實公堂,褚祿山當然是不在這裡辦公的。過了中軒一個空曠的庭院,再往內走就是後堂了。也就是褚祿山辦公的內堂。

除此外左右還有書房、書辦房、巡欄房,都是戶部榷稅分司的辦公場所。

朱慈烺對其他的堂院只是隨便看了一眼就不再去管,提步進去,跟著褚祿山到了內堂。

褚祿山看著朱慈烺朱慈烺,隨手一指算是邀請朱慈烺坐下了,然後便站著,身板挺直,看著外間一個個胥吏將賬冊統統搬運進來。

「秦俠大人要如何交接,落個章程下來吧1褚祿山皮笑肉不笑,看著朱慈烺,已經沒幾分好臉色了。

看著一堆堆已經搬進來上百的賬冊,朱慈烺納悶地看著褚祿山,也不知如何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