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心機使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心機使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如此瞬間逆變的情勢讓褚祿山一下子有些轉不過彎來。腦海里滿滿都是剛剛抓住朱慈烺漏洞的驚喜。

「怎麼會如此迅速輕易被秦俠抓住漏洞?」

「似乎……我上任以來還真出過問題,竟是真的被秦俠找了出來!他怎麼就有如此大的本事?」

「怎麼辦,怎麼處置?」

無數個問號打滿了褚祿山的腦海里,讓褚祿山甚至來不及細想這劉姓船主是何人,甚至是否真的有此事。那金絲楠木以外的船上又是何人載著。

滿腦子都是朱慈烺這犀利直刺人心的詰問。

此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朱慈烺的貼身侍衛老十七已經不在朱慈烺的身邊。角落裡,那個方才與褚祿山對視的男子也悄然不見了蹤影。

就當此時,忽然聽朱慈烺溫言又嘆息一聲,悲天憫人地道:「方才我所言,本以為今日能遇到倖免,沒想到果然如此埃這自古都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可俊傑又何其稀少,真是……」

說著,朱慈烺又頓時搖了搖頭,將這三月份的賬冊一本本疊起來,統統丟出去:「這些精心修飾好的玩意,夠什麼資格浪費我的時間1

朱慈烺如此**的暗示褚祿山要是還看不出來,那就白瞎了這六品官兒了:「要不要給內賬?」

就當褚祿山糾結著的時候,就聽朱慈烺爆喝一聲道:「此時還不將內賬教出來由我審計,到時候虧空巨大,本官絕不相饒,定教你傾家蕩產1

「是……是……」褚祿山喃喃著,頹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這個時候,不知何時更進來的閻魏忽然想起了朱慈烺剛剛進公堂的時候,在裡面安安靜靜看了一個時辰。

早在那會兒,朱慈烺就已經準備好了啊!

可憐褚祿山還以為自己晾了朱慈烺一一個時辰刷夠了威風,卻不料,就是這一個小時,讓朱慈烺找到了致命的線索,給此刻的褚祿山埋下了全面下風的禍根。

要是褚祿山早出來一點,沒有任何依仗的朱慈烺又如何會這般囂張?

天下沒有早知道。

當褚祿山應下朱慈烺所言內賬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表明,局勢被逆轉了。

此刻,不知消失了多久的老十七悄然回到了朱慈烺的身邊,朝著朱慈烺緩緩頷首。

見此,朱慈烺微笑了一下,看著內堂屏風之中忽然衝出一名乾瘦的男子。男子面色發白,脖頸多處卻有青紅的痕。

這名乾瘦的男子,朱慈烺不認識,但卻知曉此人的存在。閻魏等榷稅分司的胥吏更是全都認得,這可是褚祿山的師爺,最是親信的幕僚,範文舉!

「一向不露面見人的范先生竟然這麼急切1閻魏等人一臉迷糊。

「發生了什麼?」

「範文舉向來是褚祿山大人的智囊,這一來,方才與秦俠的智斗有好戲看了……」

果然,褚祿山在見到這個名作範文舉的師爺后卻頓時一下子鼓舞起了精神。

只聽範文舉在褚祿山的耳邊一遍又一遍地低聲細語著。

「這秦俠心機深重,竟是早就得知我就在暗處,方才我被一粗魯軍漢捂住嘴巴拖出了內堂,被鎖在了暗室。以至於方才都無法於老爺明辨利害。」

「不過也恰好如此證明這秦俠胸中著實沒有底氣,這才要將我拿下拖出。反倒是讓我等知曉了秦俠的心虛。讓我等明白,秦俠定是只有詭計,沒有確切證據1

「只需要老爺忍耐一二,待秦俠入我等綢繆之計,就能將起揉捏在手,任由老爺使喚……」

……

範文舉急切地說著,方才被擄走而嚇得發白的臉色漸漸多了一些紅潤。

但褚祿山的表現卻完全與範文菊所想的相反。只見褚祿山並沒有被更加鼓舞起來,只是隨著範文舉說得越多,竟是越是變得面色蒼白,神情驚怒,藏著難言的頹唐。

看褚祿山並沒有想象之中被鼓舞起來反而變得如此神情,範文舉一頭霧水,更是心中陰影深埋。想到了方才那個將自己制服的神秘武夫。

見此,彷彿猜到了什麼的幾個算手書手紛紛對視,眼中都是複雜的心緒,既是驚嘆,又是敬畏,更帶著一點點痛快。顯然,這褚祿山平日待手下並不怎麼得人心。

當然,褚祿山也是有幾分為官之道的,自然是拿捏了幾個鐵杆的手下。

果然,那個率先去通穿名作吳寅的書手抽到了範文舉的身邊,低聲道:「方才秦俠說了三月吳姓船主之事,發覺了五尺梁頭小船無法載丈高金絲楠木的事情。更是……更是……發現了商稅漏報之事。那吳姓船主八艘船,只有四艘的金絲楠木繳了商稅,其餘四艘,都……都無商稅稅單。故而……以此發難……逼得大人……大人……說出了內賬之事」

此刻,褚祿山失神地點了點頭,腦袋不自覺地也低垂了一分。

這麼大一個漏洞被人家發覺了,定然會牽扯出一大堆的漏洞。到時候,別說在臨清撈點什麼回去養老,就是能不能安然脫身都未必。

況且,承認了內帳的問題,那就已然等於交出了自己的把柄。

此刻,朱慈烺卻忽然再度出聲道:「唔,既然褚祿山大人答應了更換新賬冊的事情,那此事也算是結束了。畢竟……我又發現幾張船單,原來這是吳姓船主吳良勇的其餘四艘船乃是官船。官船上面,是河間府知府吳培和順天府推官楊琦瑋幾位大人的座駕。既然如此,等這新賬冊卷宗都送來了,對照留存文書佐證的,確定是官船,那帳目也就無礙,不影響接收了。」

此言一處,閻魏頓時目瞪口呆,看著周遭諸人,紛紛都感覺無比荒謬。

敢情……

方才朱慈烺都是在誑人啊!

朱慈烺竟然只是使詐,根本就沒有查出什麼問題!

竟然如此大的膽色,將堂堂戶部榷稅分司的主事如此戲耍。偏偏,褚祿山對於朱慈烺的計謀卻沒有識別出來,反而被誑出內賬之事。

這即將上任的上司的心機和計謀實在太嚇人了一點!

但緊接著,閻魏卻是忽然放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見此,也是一下子想到了另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