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正式交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正式交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褚祿山走了,朱慈烺明顯能感覺到老十七和司琦都自然了許多。

朱慈烺見此,倒是輕笑了一聲沒有言語。司琦雖然知道朱慈烺是太子,但眼下白龍魚服,怕是根本享受不到跟著太子爺耍威風的樂趣,反而還要提心弔膽,時刻擔心哪裡冒出來賊寇傷著太子爺。

至於老十七,一個月之前還是一個苦逼兮兮的老兵,吃不飽穿不暖,現在跟著朱慈烺算是熬出了頭,但面對六品官員,執掌臨清稅司的主官,要說心中沒有壓力那是扯淡。

不過兩人現在回歸了沒有壓力的環境,倒是比方才熱鬧了起來。

只聽老十七一臉沒心沒肺地感嘆道:「進稅司門前的時候,司琦還想著要給老爺找客棧,找安靜乾淨的宅子呢。現在進來,前後都有大官伺候著,哪裡還要花錢住客棧。咱們老爺真是厲害埃」

司琦看著老十七這老卒直腸子沒遮掩,倒是心中沒有惡感。他頗有些機敏,不然也不會被司恩寄予厚望。要說以司恩太子大伴的身份,一個小小六品官自然是不放在眼裡。但司琦可是清楚,這是在宮外。一個臨清稅司的身份象徵著數百人可以在鼓掌之間為其所用,能夠調動的資源和強大的力量,更是超出常人想象。在這樣一個地方,一個出宮隱姓埋名的太子要剛上任就去挑戰,這難度,光是想想都覺得咂舌。

故而,司琦這才會想著先落腳,然後徐徐圖之。

至於朱慈烺竟然單刀直入,到了臨清就上門。上了門就直接開打突襲,這就完全超出了司琦的想象了。

現在再會像,除了感嘆自己跟的老爺太過厲害以外,也就別無其他念想了。

「這般縱橫捭闔,人心利害的東西,老爺比咱們想得更加周全明白,也自然能無往不勝。」司琦笑呵呵地,又道:「當然,咱們做下屬的,也得把職司做好。老爺,今個兒的晚宴去不去?小的給老爺準備。」

「去,為何不去。我來了臨清,又不是真的來打突襲抄家的。咱們的第一個基業,怎麼都得穩住啊1朱慈烺進了房間,換了一身家居寬鬆的素白道袍,穿廳過廊,坐到了一處倚靠小池的檯子邊上,斜靠著,看著園中流水,綠樹花草,輕嘆一聲道:「這景色,真美埃」

說完這句話,朱慈烺就開始躺著,閉目養神,神情放鬆。

一旁的司琦卻是猶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打擾出聲道:「老爺,那些帳目放在哪裡?」

朱慈烺唔了一聲,笑著道:「放到客廳里最顯眼的地方去。這東西可以鎮宅辟邪。」

老十七聽著,一頭霧水。但司琦仔細聽了聽,似懂非懂。不過過不了多久他也就快明悟了。

接風宴上,褚祿山自然是竭力討好,也將榷稅分司里的一干聽事官、書吏、書手、算手、總甲、管事介紹給了朱慈烺認識。就這樣,雖無正式的交接,但這一舉顯然算是確定了朱慈烺的地位。

往後這三日,榷稅分司主事褚祿山殷勤上門問候,一點都不敢怠慢。司琦一開始還以為是被敲打得狠了,知道了自家老爺的厲害。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因為……每次他引褚祿山上門見到正廳里那一疊賬冊的時候,褚祿山都會渾身不自在,彷彿屁股地下放了釘子一樣。

直到三日後,褚祿山拿出了一份嶄新的卷宗,等待朱慈烺的交接。

「褚大人近來可要多多注意休養呀,常常熬夜,養生不利。」朱慈烺打趣地說著,摸著粗心卷宗上面未乾的墨水味,直接跳過一疊一疊厚實的卷宗帳目,拿起了一本最薄的入手。

聽著朱慈烺說著,褚祿山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聽聞下一處任職是泉州府知府,千山萬水,怕是也消停不了。」

朱慈烺拿起那本薄薄的賬冊,看了下封面,見上面大書著幾個字:「臨清戶部榷稅分司崇禎十四年、十五年總賬。」

果然是總賬。

朱慈烺輕笑了一聲,直接放開,看到了上面的幾個關鍵大字。

「歲入稅銀七萬三千六百九十三兩,鈔三千兩百零十九萬七千六百三十二貫。」

朱慈烺眯著眼睛看著這兩個數字,品味了一下,開口道:「褚大人履職不過七月,能入七萬兩稅銀,此乃能幹大臣吶。」

這倒是一句很中肯的話。每年臨清鈔關稅額十萬兩,七個月就有七萬三,再讓褚祿山干兩個月足足就能超過稅額的三成了。

稅關嘛,銀子收得多就行。像天啟元年的時候,臨清稅關報上去的稅銀有五十萬兩之巨,可不是讓魏忠賢樂得跟什麼一樣?只不過那一年的臨清也是很慘,不知道被當年的稅監折騰成了什麼樣。

朱慈烺的誇獎讓褚祿山好歹笑容真切了一點。

但這樣的真切卻怎麼都品出了幾抹苦澀的笑容。也只有褚祿山才知道,這裡頭,足足有一萬多兩的銀子是他打算貪墨掉的埃

只不過萬萬沒想到朱慈烺竟是如此迅速地趕了過來。剛剛撅了下蹄子打算耍耍威風收拾一下朱慈烺,就一下子被朱慈烺敲打得死死的,根本不敢再整什麼蛾子。

如此一來,自然就襯托出了褚祿山的業績出眾了。

只不過這麼一層,褚祿山可沒打算說出來邀功。

帳目沒了問題,交接的事情也算是對頭了一大半。至於其他餘下的一小半,那就是具體政務的東西了。

只不過褚祿山雖然一開始瞧不上朱慈烺,但這個時候卻絕不敢輕視了。他知道朱慈烺在京師的動作,明白朱慈烺在庶務上的本事,自然也就不敢再動腦筋,講解起來也是有頭有腦。再加上朱慈烺本來就是行家裡手,這方面的交接自然是迅速完成。

當褚祿山在匯紅闊大的公堂上,當著上百吏目差役目光將大印移交給朱慈烺的時候,褚祿山似乎也重重地放下了一點執念,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秦俠大人,這臨清榷稅分司,就交給你了。本官,不日就去泉州府上任了。」褚祿山笑著對朱慈烺道。

朱慈烺接過印章,卻是說不上開心,也說不上難過,道:「褚大人去泉州府,卻也是……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埃臨清地處北地,說遠的,是建奴入關兵鋒直指之處。說近的,五百裡外就是闖賊圍攻的開封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