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九章:不敢彈壓的軍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不敢彈壓的軍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陳永福所部的河南兵面對鄉里鄉親好歹還收斂一點,縱然手腳不幹凈,總不至於做出燒殺擄掠之事。

但丁啟睿帶的兵,要麼就是秦人子弟為核心的督標營,要麼就是左良玉的湖廣兵。不管是哪一個都意味著連最後一層薄弱的鄉里鄉親的顧忌都沒了。

由此自然可以想象,這些外敵官軍在河南會是如何一副軍紀敗壞的模樣。

尤其是眼下外邊闖賊攻城,城內人心惶惶,更是加劇了城內的治安軍紀雙重敗壞。

聽著高名衡綿里藏針的話,丁啟睿笑容僵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道:「督標營上下,可一向以此為宗旨。」

「那湖廣兵呢?這些軍紀就不管了嗎?」高名衡心剛想說出口,就見朱恭枵一個眼色丟過去。

高名衡頓時冷靜了下來,心中一嘆,知道丁啟睿已經是讓步了。再糾纏此事已經沒了意義。畢竟,丁啟睿也會擔心彈壓軍紀太過嚴厲反而會引發兵亂。

彷彿是感受到了兩位大員的失望,丁啟睿也知道自己幹得不地道,於是稍稍沉吟便開口,試圖挽回一點形象:「保定總督楊文岳駐紮汝寧,不如我等一邊移文汝寧商議聯軍之事,一邊上書朝堂,協調數省圍攻之事。尤其陝西三遍總督孫督師亦是剿匪名帥,不能錯過。」

高名衡心在下沉。

這幾乎可以說是廢話。

要讓楊文岳出力,丁啟睿就不能窩著捏不動左良玉。至於孫傳庭,接收剛剛敗師的陝西兵還不知要多久才能挽回局勢呢。讓他過來,怕是半路那些接連慘敗的陝西兵就要散架。

高名衡與朱恭枵都不說話。

丁啟睿乾笑一聲道:「我再移文,調湖廣四川各路兵馬吧。唔,比如左良玉此等名將,本官書信也得想想要如何懇切行文了。」

聽到丁啟睿這並不算很委婉的趕人,高名衡、朱恭枵以及被當作背景的陳永福都是站了起來:「那就不打擾督師靜思了。」

「都是為了國事,談何打擾……呵呵,今日有些腿腳不便,我就不遠送了。」

……

出了督師府,高名衡便重重嘆息了一下:「河南之事,以我等綿薄之力恐難回天了。」

朱恭枵皺著眉:「不當輕言放棄。再上書朝堂,督促下……那位督師吧。」

高名衡聽周王這麼說,也是不由第搖頭。攤上這麼一個上司和隊友,他們心中再是萬般吐槽也只能接受,拼盡全力一點點挽回此等大難於前的開封了。

「楊文岳忠於萬事,麾下主將虎大威亦是滿門忠良,不知多少死在了叛軍手中,戰鬥意志想來是堅定的。眼下……只好盼著左良玉能用心打一杖了。」高名衡這樣想著,心中卻是七上八下,怎麼都覺得有些不太靠譜。

襄陽。

與此同時,被開封城上下念叨的左良玉卻在襄陽,破口大罵者:「他娘的,用到我的時候甜言蜜語,指著老子給你們賣命。用不到老子的時候,就整個一夜壺遠遠踢開1

「打闖賊!好啊,糧餉在哪裡,兵械在哪裡,兵源在哪裡?」

「就等著老子死戰疆場,然後跟著曹文詔那傻貨一樣,全家玩完1

宣洩完了,左良玉猛地將丁啟睿發來的公文丟到地上,坐到了虎皮帥椅上,喃喃著:「五十萬闖賊,怎麼打啊1

左良玉躺在帥椅上,靜靜第坐著,牛油蠟燭照耀之下,竟是讓左良玉原本頗為俊俏的臉龐多了幾分深沉的氣質。

只是,左良玉的心思卻怎麼也定不下來。

搖曳的燈火似乎也讓左良玉的心跟著搖曳了起來。

左良玉從基層小兵混起來,小時候是個孤兒,被姑父撫養長大連母親姓什麼都不知道。許州兵變的時候,更是讓左良玉全家被殺,只有一個兒子左夢庚跟著活了下來。這讓左良玉性格之中天然有了幾分薄涼。

再加上或許是出身關寧軍的緣故,左良玉對於麾下這些兵士本錢可謂是看得極緊,要去打號稱兵馬五十萬,幾次擊敗自己的李自成、羅汝才聯軍,左良玉心中可謂是格外慎重而疑慮。

良久,當牛油拉住已經燃燒得越發微弱的時候,左夢庚進來了。

「父親,丁督師又移文過來了。」左夢庚輕聲道。

左良玉閉著眼睛,用鼻子輕輕哼出一個音節:「嗯。」

如果是別的將官幕僚,此刻只怕早就畏懼得不敢出聲了。但左夢庚卻是左良玉兒子,久在軍中,很是得到寵信,此刻又問道:「父親,可要準備出兵北上之事?畢竟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如此思慮是正道。前些時日要打聽的京師之事,消息如何了?」左良玉沒有回答兒子,而是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聽此,左夢庚微微會議了一下就道:「京中傳來消息,群臣商議營救侯侍郎,聽聞陛下已經意動。」

左良玉微微呼出一口氣,說不出是嘆息還是在鼓氣,道:「終究咱們是大明朝堂的兵將。罷了,準備北上吧。」

「那糧草?」左夢庚面色作難。

左良玉不甚在意第道:「儘力籌措便是,若是不行,就糧於道。」

「是……父親。」左良玉默然應下。

就糧於道……那便是就地打草谷的意思。若是州縣接應自然最好,若是不然……那就要用另外一種,刀劍的形式去解決後勤糧草問題了。

嗯,在官府控制的大明國土上。

大明崇禎十五年五月初二日。

這一天,農民軍第三次進攻開封城。

李自成將自己的親軍老營設立在閻李寨,羅汝纔則將自己的兵馬放到了橫地鋪。

閹李寨上,李自成站在壘起來的高台上,看著部將賀錦領著約莫三千餘農民軍開始攻城。

這三千餘農民軍雖然都扛著長毛或者腰胯短刀,卻陣列歪歪扭扭,是不是發出嘈雜之聲。只有賀錦領著身邊百來人縱馬在邊上幾番呼嘯怒吼,又有五六百看起來更加規整肅然一些的老兵一頓抽打,這才將陣列壓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