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章:圍城圖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圍城圖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見此,李自成面上無怒無喜,靜靜看著。

他在思慮攻城。

開封城城高牆厚,兵力眾多。要想攻破,困難重重。

不提其他,農民軍若要攻城,首先就要面對城外一圈護城河。

如果在一年前,面對這樣的堅城,除非有內應亦或者官軍兵力空虛,不然李自成是想都不會想的。

光是護城河的填河就不知要耗去多少兄弟的性命。

但到現在,對於李自成而言,最不缺的就是兵力了。崇禎十三年的大旱幾乎將整個河南的底層百姓都推到了絕路邊緣上。也為李自成提供了近乎不絕的兵力源泉。

李自成號稱兵馬七十萬定然是虛的。但要說麾下可戰之兵數萬卻是起碼的。

忽然間,賀錦所部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這陣歡呼聲就連橫地鋪高台上張望局勢的羅汝才都注意了。

很快就有騎士通報過去,對羅汝才解釋道:「是闖王部下打造的濠橋1

濠橋就是用來填補壕溝,護城河的專用攻城器械。長短以濠為準,橋下前面有兩個大輪,後面是兩個小輪,推進入濠,輪陷則橋平可渡。如果濠闊,則用折迭橋,就是把兩個濠橋接起來,中間有轉軸,用法也相同。

有這濠橋,便可以不顧壕溝的阻擋,衝鋒殺過去。

與此同時,城頭上,聞訊趕來的陳永福帶著部下,緊緊盯著城下。

「又來了,看那是什麼!好大的傢伙,直娘賊,竟是造出了這麼厲害的攻城塔嗎?」

城頭上的陳永福之子陳德也不由嚇了一跳。

原來,李自成的部下竟然造出了一具臨沖呂公車!

這是一種安有八個車輪、高五層的攻城塔。最下層是推動車前進的士兵,其它四層裝載攻城的戰鬥士兵。史書上載這呂公車高約12米、寬6米、長8米。

農民軍所造出來的顯然沒有這麼高,但也抵得上開封城八米將近兩丈半的高度!

這等衝車可以利用自身的高度,從車中直接向城**擊,也可用來接近城牆,破壞女牆,直接攻打城牆上的守敵。車中除了裝備有各種長兵器,還可以裝載強弩、石炮等重武器。

果然,城頭上官軍的反擊一下子犀利了起來。短短三個時辰,就挪過來六具佛郎機,整整一個下午過去,直到移動緩慢的臨沖呂公車在距離城牆五十餘步的時候潰散后,開封城城頭上這才歡呼起來。

至此,農民軍中響起了鳴金之聲。

其他三千餘螞蟻一般扛著雲梯攻城的農民軍也紛紛鬆了一口氣,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一時間,戰場上竟是有些奇怪的安靜。

初戰並未有何戰績。

但當羅汝才到閻李寨見到李自成的時候,卻見李自成神色極佳,靜靜第笑著,見了他更是熱情地打著招呼:「羅老弟來了埃」

羅汝才見了李自成,一臉艷羨道:「老哥哥剛剛造出了大傢伙可謂是讓人振奮,又感覺格外厲害埃就是不知道老哥哥願不願意給我這個窮親戚搭把手,送幾具過來。」

「嘿,能造出自然是手底下兒郎們做事用心。羅老弟既然發了話,給又有什麼值不得的?等下傳了我的令,羅老弟只管去拿四具衝車去。只不過,咱們打開封城可不是指著用這些攻破的。」李自成凝望著開封城頭,嘿笑了起來。

羅汝才微微思慮了一下,也頓時明白了過來:「老哥哥說得是。咱們這一出手,那些狗官就要急了。就是傳到京師里,那夠皇帝定然再也沉不住氣1

「在開封城這個烏龜王八殼裡,咱當然沒什麼辦法奈何得了。但要在這平坦野外,嘿……就怕這群狗官不帶兵來1

……

京師。

紫禁城,乾清宮。

朝議開始了。

崇禎皇帝的桌案上,一疊疊的河南奏報堆積成了小山,尤其最上頭的幾封更是奏章鼓起,顯然是翻閱多次。

殿上,內閣首輔周延儒、次輔賀逢聖以及文華殿大學士張四知。東閣大學士陳演等內閣閣老們靜靜站立。

除此外,還有兵部尚書陳新甲面帶憂色,列幾人之後。

至此,六部之中就沒有其他人了。至於都察院的黃道周,更是沒人希望這個迂直的老頭在專業外的問題發話。

因為,這是一次關於河南戰報的朝議。

或許是因為國庫內庫都暫時充裕的緣故,崇禎皇帝緊皺著眉頭,但神情卻比前些時日要平靜許多。手中有錢,心中不慌。

遼東的戰局已經是糜爛得他心生放棄了。好在還不到秋高馬肥的日子,建奴在山海關外肆虐著,似乎也並沒有餘力再作亂。

現在,他要全力應對內亂。

這些時日,河南的奏報,兵部的部議,無數文字與聲音匯成想象的影像在崇禎腦海中不斷循環。以至於崇禎忙碌到都沒有閑暇去考慮內閣的增補。

魏照乘因為戶部之事終究被崇禎察覺了痕,黯然失去皇帝的信任。很快,在周延儒的示意下,吏科給事中步恆彈劾魏照乘無能昏聵,不堪閣臣之位。

魏照乘照例上書分辨,卻發現皇帝將步恆的彈劾明發群臣。不久,又聽聞王承恩在宮中杖斃了一名叫做陳先的太監。至此,魏照乘明白自己迎來末路,頓時轉而又上書乞骸骨,告老還鄉,希望體面致仕。

可惜事與違願,崇禎皇帝明發步恆的奏章后,科道言官紛紛彈劾,更有人拿出了魏照乘與右哨兵亂國子監有關的罪證。

為此,崇禎大發雷霆,將魏照乘下入大獄,令三法司審議論罪。

這樣一來,武英殿大學士也就這樣空著了。按說,武英殿大學士空著了,後面的文淵閣大學士就可以補上去。但事實上四月初一次朝議的時候,武英殿大學士謝升卻在與兵部侍郎金之竣詹事府少詹事胡世安談論時局的時候妄自猜測崇禎皇帝有議和建奴的意向。

若是原定歷史上朱慈烺還沒穿越,崇禎皇帝還真有這念頭。要不然,兩年前楊嗣昌在的時候也不會力主議和了。

但現在,因為太子出宮進戶部的關係,國庫里有了百來萬兩銀子,崇禎當然已經熄滅了求和的念頭。聽到謝升如此妄自猜測,還猜錯了,自然是大發雷霆。不管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想求和,還是謝升如此妄自猜測違反履歷,都要將謝升治罪。沒多久,謝升就被削籍,罷官回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