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三章:變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變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聽組長一席話,我過去十年經義都白讀了埃」

「還好沒空學八股,若是不然,再度二十年都是空擲1

「我等嘆服埃」

……

眾人紛紛讚歎。

見此,朱慈烺忽然肅然一聲,喝問道:「但諸位睜開眼睛看看,現在的大明,現在的臨清榷稅分司能做到這一點嗎?」

朱慈烺一聲喝問,眾人紛紛一愣。

良久,常志朗苦澀道:「無萬分之一。」

「稅務財政,不僅是支撐起帝國運轉的基石,更是帝國職能的所在:二次分配。通過稅收的再分配,真正切實地讓朝廷擁有修橋補路,興水利,促農桑的力量,從而達到惠澤天下的目的。所以我要改變這天下。第一步,要做出我心中這一套,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真正順應天道的稅務財政制度#」朱慈烺鄭重地說著。

眾人聽此,頓時紛紛肅然點頭:「大義所在,吾輩定當跟隨大人!赴湯蹈火無所畏懼1

朱慈烺見六人如此嚴肅,反倒是笑了起來,道:「赴湯蹈火就太誇張了。跟著我做事,難道就沒點信心嗎?」

眾人頓時輕輕一笑,常志朗又開口問道:「如果剛才大人所言放在其他人身上,我是決計不會信的。但既然是秦俠大人說的,那無論我是否能理解,我都相信1

「哈哈,我秦俠要做的事情,當然不是空談大義的。我的謀划,當然是具有可行性的。」

朱慈烺笑道:「就比方說這商稅吧。有的東西是臨清乃至山東都緊缺的,比如米、麥。有的是臨清泛濫成災,完全用不上大量傾銷的,比如錦帕。有些是高價高利的,有些是薄利多銷的。但我大明統統都只用三十稅一收稅。如此荒謬死板的稅收,竟是到現在也未改變。何其荒唐1朱慈烺大聲道:「但只要在我手中一改,我能讓諸位以為,只是與民爭利的稅收,變成一項讓萬民得利的善政1

「蘇蜀,向來都是高官顯宦,富裕人家所用。提高稅率,自然不會傷及百姓。江南米稻,百姓每日都要吃用。若是我們提高稅率,大戶人家自然無所謂,但小民百姓每日生存就要艱難許多了。」

「可有了區分種類的稅收以後,我們提高蘇蜀繡的稅率,就可以在不傷及百姓不動搖民生的情況下達到稅收的增加。同時,我們再對外入大米進行零稅率,對內出大米提高稅率,從而減少行商的成本,達到增加臨清米稻存入的數量,最終達到米價下跌,讓百姓獲得實惠的目的。只要百姓負擔減輕了,就會有更多的人可以買得起蜀錦繡的帕子,這樣一來,外入的蜀錦繡又多了,咱們的稅收也跟著多了1

「只不過輕輕改變一下稅率,便可以構建一個真正拔最多鵝毛,讓最少鵝叫的合格稅務制度!諸君,如此善政德政,足夠資格成為諸位的追求嗎?而我值得諸位信任嗎?」

朱慈烺說完,常志朗等人紛紛聚精會神地盯著朱慈烺,每個人都感覺到一股豁然開朗的意思。

「我等本以為收稅擴稅,是惡人所為,總覺得有幾分對不住聖人教誨。今日聽大人所言,這才有豁然開朗,茅塞頓開的領悟。」常志朗常常一嘆。

另外一名監生也起身羞愧地道:「方才我對大人所講的學問還有些嗤之以鼻,總覺得這是在奪民之利。今日明白了大人的胸中韜略,我吳森格外羞愧,原來我心中所懷的,只是為了自己名利的偽善。」

朱慈烺笑著,讓兩人坐了下來,說道:「罷了罷了,都坐下來吧。既然大家認同我的志向,那我們就是同心同德的。這些話,留到慶功宴上再說也不晚。我們當務之急,乃是改革稅率,掌握稅司,革新稅務體制,建立起一套真正建立擁有二次分配的稅務系統,真正做到為國為民,不負聖君1

「吾等願隨大人,同心同德,無所畏懼1常志朗、吳森紛紛起身高呼。

見此,朱慈烺終於輕鬆地笑了起來,讓大家坐下,隨後拿出拿出一張紙,背靠書堆立在桌案上對眾人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可以討論一下第一個工作的思路要點了。」

「稅率的劃分1

「總體上稅率的更改可以考慮這幾個方面。」

朱慈烺說到這裡,不知何時,常志朗忽然很是不體面地在朱慈烺的桌案上拿起了紙筆,刷刷刷地寫了起來。

其他人見此,也是忙不停地準備著記錄。

而朱慈烺呢,則是微微蹙眉著,整理著自己的思路繼續說了起來。

「第一,區分稅負主體,也就是說稅率調整以後,最終會承擔稅收成本的是哪些人。比如我們調高了錦繡綢緞的稅率只用擔心最後錦繡綢緞漲價富人不開心,但調低甚至取消麻布棉布這些普通百姓擔心漲價的商品,卻可以讓普通百姓減輕負擔。」

「第二,區分緊要稀缺程度,區分商品的種類,建立不同級別的稅率。比如歷來都不會嫌少的糧食,歷來都會壓制消費的酒……前者我建議免稅,後者,我要求高稅負1

「第三,再考慮區分稅收的徵收成本。比如攏共就那麼幾十文的商稅就直接免征了。當然,這個口子么要注意控制,不能變成了政策上的漏洞。現在創業初期,暫時就不提了。但在具體稅務工作之中,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徵收成本的問題。嗯,這個成本包括貪腐、漏減的問題。」

朱慈烺說到前面兩個問題的時候,兩人還只是一副格外欽佩朱慈烺思路開闊,格外創新的感嘆。

但說到第三點的時候,幾人提筆頓時紛紛一頓,彷彿感覺到了冬日寒風在迎面吹來。

到這會兒,幾人這才忽然想起來朱慈烺在京師的作為。

京師戶部那些根深蒂固了幾代甚至十幾代的胥吏可就是在朱慈烺手中被一手顛覆的啊!

一念及此,眾人紛紛一凜,暗自告誡起了自己壓住那些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