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五章:籌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籌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通過學校,整理、歸納,教學稅務財政方面的知識。這是澤被萬世的功勛。雖然,初期我都只打算做一些短期培訓班之類的工作。但國子監稅司分監的名頭我還是能爭一個給出去的。」朱慈烺輕笑著道。

吳森、常志朗等人聞言,頓時肅然關注了起來。尤其是常志朗更是期待又失望。期待這個職司能給他,失望只是一個教學的職司。

這樣想著,常志朗微微有些失神。還是吳森開口問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可是……朝廷會同意咱們建立國子監稅司分監嗎?」

朱慈烺聞言頓時大笑起來:「我還以為你們一早就會擔心朝廷的問題。可是,諸君就沒想到,若是沒有把握解決朝廷方面的問題。我會提出調整稅率、取消起條預征,甚至還要動船料的問題嗎?」

幾人都是聰明人,自然從朱慈烺的話語之中聽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那就是朝廷會答應1吳森等人紛紛冒出這麼一句話。

當然,是朱慈烺的運作,朝廷才會答應。別忘了,稅司的主管部門是戶部,戶部尚書是傅淑訓。傅淑訓與朱慈烺又怎樣的關係,眾人如何不清楚。說動了戶部,自然是成了大半。至於國子監,更是朱慈烺戰鬥的地方。辦下來這樣的一件事,的確是不太難!

這樣想著,幾人也就紛紛安心了下來。以至於連朱慈烺又忽然說出的一句船料的問題都沒有太細想。

因為,朱慈烺接下來的話一下子就讓常志朗,也讓其他監生內心一下子暢想了起來。跟著朱慈烺,可真是比起窩囊在國子監里遠遠要有出息多了。

「常志朗1朱慈烺忽然輕喝一聲。

「卑職在1常志朗猛地站起身,激動地應下。

「我舉薦你擔任國子監稅司分監學正,怎麼樣,這個工作,有壓力嗎?能不能幹好?」朱慈烺凝視著常志朗。

常志朗高呼著道:「請大人放心,定為大人培養出稅司人才1

雖然常志朗很是激動沒有被遺忘,但平復下心境后,眼角里還是有些失望。

朱慈烺看似放鬆不在乎,但實際上從來就沒忽略過對常志朗注視。見此,頗有些漫不經心地道:「當然,大家也莫忘了我之前所說的最關鍵的職司,那就是稅率的調整。這一塊的工作,點子雖然是我出的,但我的事情太多了,就由國子監稅司分監擔起來,常志朗,這一塊,不要鬆懈了。過幾日,我要看你的稅率議定的章程1

聽到這裡,常志朗要是還不明白,那就是白乾了監生了。

原來,朱慈烺不僅是要培養人才,還是要弄出一個翰林院性質的東西啊!

雖然僅僅只是胥吏級別的翰林院,但那也足以讓常志朗去暢想這份職司的的前程了。

一念及此,常志朗頓時聲若洪鐘,高聲道:「是!請大人放心,卑職絕不給大人丟臉1

「好了,都去做事吧。」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道:「對了,去把那個叫閻魏的給本官喊過來。船料的事情,也不能耽擱了。」

翌日一早。

臨清驛站里,範文舉興沖沖地進了褚祿山的房間。

「什麼?」褚祿山驚呼一聲,看著範文舉道:「秦俠竟然是要廢船料?」

「不僅如此,秦俠還改動了稅率,更是提議取消了起條預征1範文舉低聲地將事情又歸納了一遍。

聽到此處,褚祿山輕哼了一聲,道:「這秦俠也果真是好大的膽色。張家灣、崇文門背後多少高官顯宦,起條預征,也虧他敢動1

範文舉也嘿笑了一聲,不懷好意地道:「張家灣與崇文門都在遠處,就算要收拾秦俠也得通過朝廷,一來一往,一時半會怕也是給不了秦俠好顏色看。倒是工部的竹木抽分局,秦俠這一手,他們就要跳腳了埃」

褚祿山眯著眼睛道:「果然是個小年輕,總想博出功業,也不想想自己有個什麼身板和資格。竹木抽風與船料雙重收了又如何,官身歷來都不會碰,都是些商戶小民,哪裡值得他弄這麼大動靜?而且,這等於是在質疑竹木抽分局的意義了。再加上那起條預征的事情,只需要微微動動手,竹木抽分局如何不會急得跳腳……哼哼……要知道現任竹木抽分局的主事背後可是有那一位莽漢在礙…」

範文舉聞言,頓時跟著嘿笑了起來:「老爺英明。」

「那是1褚祿山微微自得地道:「不行,我得親自去一趟竹木抽分局!秦俠這麼好過,我可是不甘心啊1

一個時辰后。

工部臨清竹木抽分局

啪……

「豎子,欺人太甚1一個壯碩大漢一巴掌拍在案上,怒吼道:「朝廷豈會容忍他如此跋扈行事?」

「可朝廷若是容忍了呢?」一個微胖中年男子嘿笑一聲道。

壯碩大漢冷冷盯了一眼,良久呼出一口氣:「我又豈是好惹的1

……

京師。

司恩走後,王承恩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金元寶,又看了看司禮監里傅淑訓剛剛送上來的奏章。

司恩的身份王承恩自然是清楚的。朱慈烺離開宮中以後留給了周皇后一萬兩銀子。但周皇后卻沒有拿這個銀子放進宮中做體己錢,而是又拿回去給了司恩,讓這一萬兩銀子都拿去給太子爺置辦產業。

但司恩拿了一萬兩銀子后,卻又以為天家置辦產業皇產的由頭開始正經出入宮中。對此,不管是周皇后還是崇禎皇帝,知曉后都沒有多說別的。

當然,對於自己這個宮中大檔,司恩也是頻繁來往。

作為閹人,王承恩心思頗多細膩,只是微微動了動腦子就明白了司恩的目的。這樣一來,手中的金錠倒是一下子變得不重要了。

到了他這個位置,多的是拚命想要將銀子送進來的人。但比起其他太監,王承恩卻更多了心機與一些底線。

心機是為了保護自己。

底線,也是為了配合心機,不讓自己從皇帝身邊失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