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六章:非常時候非常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非常時候非常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寵信對於太監而言,歷來都是攸關性命一樣的東西。

故而,錢財禮物只是為了表示禮節罷了。讓司恩表示自己重視王承恩罷了。但王承恩要不要如司恩所願,或者說如司恩背後的朱慈烺所願……卻讓王承恩苦思了起來。

「國子監稅司分監倒是小事……」

「改動稅率,乃是良政。稍有非議,但傅淑訓任職戶部正是得意之事,想來也是無礙通過。」

「改起條預征算是實務,不好不壞。但配上船料與竹木抽分之事……這是要讓非議蜂擁而起礙…」

「閣老們倒是樂得見秦俠……噢,也就是太子爺在臨清折騰的樣子。竟是要將人架在火堆上烤的意思……看來,中原戰局各處紛亂,的確讓閣老們都沒有精力來親自出手對付太子爺了。」

「咦……周相竟是能在百忙之中關注了臨清之事。看來臨清這等繁華大城並不那麼好對付埃周相的意思……究竟要不要動呢?」

朱慈烺上書國子監稅司分監的時候,同樣,傅淑訓也一早就上書了改動稅率,取消起條預征,又改動船料與竹木抽分的奏章。

這些奏章通過通政司上了內閣,內閣票擬以後,自然是要輪到皇帝批複,或者說司禮監批紅。

這樣一套程序完畢了,才算是程序合法。

但這兩封奏章到了值守的王承恩手中后,卻是被扣住了。這倒並非是為難,甚至按照順序,王承恩從一大堆奏章裡頭提出來兩封奏章,反而是優先處理了。除此外更有王承恩的一片保護之心。

而司恩的送禮通氣,也顯然是希望王承恩為太子爺在皇帝面前說說好話。

那麼……問題來了。

當然不是銀子該不該收。

而是,要不要為朱慈烺出力氣。

按照王承恩所知曉的歷代典故來說,從來沒有見過哪個能登基的太子爺是這般如朱慈烺跳脫的。

出宮去戶部胡鬧還可以說是小孩子不懂事,但抄家出了百萬兩銀子,又跑去臨清收稅弄什麼改革,那就可以說是定然有深思熟慮在裡頭了。但這一樁樁一件件,不說是不是會讓皇帝心中生疑,就是歷代名臣也沒有這個路子的埃

無論如何,這樣威風的人物對於朝廷而言是絕不會樂意看到的。

正常時候,這樣的人蹦達不了幾天也就距離覆滅不遠了。

但朱慈烺顯然不是正常身份的人。

而這個時候,也不是正常的時候。

這是內憂外患,天災**一起上的大明,而且是敗績無數,一年比一年更酷烈難熬的大明。

這樣的大明,尋常江南書生或許還以為平安喜樂。但對於接觸了無數奏章密折,知曉天下大勢而格外敏感的王承恩而言,卻已經可以說是烈火烹油,旦夕都有傾覆的危險了。

這樣的大明,來了這樣一個太子……

「或許……留一份善緣,不至於更差了吧。嗯,乾脆……就如司恩所言,什麼竹木抽分局,直接一步到位好了1王承恩這樣想著,捏著兩封奏章,走進了正在通宵批複奏章的乾清宮。

「萬歲爺……奴婢為陛下賀,見著了太子爺又要給陛下立功了……這摺子一下,萬歲爺於國用之上又可以暢快一些了……」

臨清城。

一支船隊再進城的時候遠遠停了下來。

在船艙靜室里躺著的一個氣度不凡,頗有幾分風流士子模樣的男子。

男子見船停了下來,納悶地推開船窗,見依舊是臨清城外的楊柳運河岸頓時感覺到了不對勁,喊了一聲道:「啟生老叔在哪裡?為何船行進到了城外就停了下來了?」

男子的聲音剛剛響起不久,外間腳步聲也頓時緊湊了起來。

不多時,一個富態和氣,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進了船艙,朝著船艙內的青年行禮,面帶幾分憂慮地道:「少爺,前面河道都堵住了。老奴已經遣其樹去問了。」

「唔。」青年男子應了一聲,沉吟了一下道:「若是事情棘手,直接亮出歸德侯家的名號,想來這臨清地界上總能買幾分面子。此次北上,務必不要一點耽擱。」

原來,這青年男子就是歸德侯家,父子兩代都是東林黨人的曾經戶部尚書侯恂之子,侯方域。

被侯方域稱作啟生的富態中年男子就是侯家管家,此次陪同侯方域北上的侯啟生。

聽侯方域如此說,侯啟生低聲道:「老奴明白。」

侯方域緩緩點頭,也帶上了一些猶疑。

侯恂在崇禎九年下獄后,侯方域也是多次南下北上大運河,對這臨清地界也是熟悉,但將整個大運河都堵得不能動彈卻是第一次見聞。

若是尋常時候,侯方域也就多等一等,大不了在臨清玩耍作樂。對於自命風流士子的侯方域而言,這也算不得什麼耽擱的。

但現在,京師的周延儒已經為侯恂說動了陛下,正是需要侯方域在京師活動的時候,耽擱一點點時間侯方域都覺得分外煎熬。要是最後耽誤了侯恂出獄再任,那更是能讓人恨得想殺人。

那侯啟生也是知曉侯方域心中擔憂,立刻就遣了得力手下過去詢問。

果然,過不了多久,侯啟生就見侯其樹帶了兩個一胖一瘦,衣著體面,穿著直身長衣的男子上了船。

侯啟生眼睛毒,見這兩人衣料都是湖絲蘇,想來都是些有實力的船主大商。

見此,侯啟生也含笑著上前客套寒暄了起來:「貴客上門,有失遠迎,還望海涵。」

「能得歸德侯家相迎,這是我等的榮幸。」兩名船主也是紛紛見禮。

一番客套以後,侯啟生也是切入正題,得知這兩人也是被困在運河上的船主。從侯其樹口中得知來的竟然是歸德侯家的人以後,頓時上了船,一來自然是解決眼下問題,二來當然也有幾分套交情的意思。

兩人都是徽州休寧人士,稍胖一點,常帶幾分笑容的名作羅達,船中載的是頗為有名的徽墨。另外一個瘦一些的名作張小南,賣的則是剪刀等雜貨,卻也在行當之中頗有幾分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