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運河堵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運河堵住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彼此交了一番底,羅達便開始嘆氣了起來:「此事啊,怕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了。前方堵住的是水門裡的竹木抽分局。前面百十個堵住的船就是因為竹木抽分局不開水門1

羅達起了個頭,張小南卻一下子變作了話嘮,一肚子委屈吐了出來:「要說竹木抽分我們也就認了,哪年咱們未曾交納了?可偏偏竹木抽分局就是發了瘋一樣,一整天下來,竟是死死卡著不放船。好些船東們上了岸,釋出了渾身解數,到了烈日高照的午時,這才堪堪過了三艘船!三艘啊,也不看看,這運河上下,何止百艘啊1

張小南剛剛說罷,卻見整個船頓時一晃,然後伴隨著一聲沉悶的「咚」聲響起。

見此,常在河中走的羅達與張小南紛紛變色:「壞了,這是撞上了1

聽此,原本還神色鎮定的侯啟生頓時也跟著變色,地跑到了船尾。

此刻侯方域也爬了出來,見船尾后一個神色慌亂,面帶委屈的男子忙不迭行禮:「小人罪過,罪過。這船操弄不便,竟是撞了上去。一應損壞,小的全部賠上。」

侯方域看了看船尾磕壞了了的凹陷處,擺擺手:「也是無心之失,罷了。啟生老叔,這是知曉情況的客人嗎?」

說著,侯方域行了個禮,不冷不熱:「歸德侯朝宗。」

見侯方域行禮,羅達與張小南也是紛紛還禮,很是激動:「小人徽州休寧羅達。」

「徽州休寧,張小南。」

侯方域點點頭,走到了船上最高處,極目遠望,頓時看見至少有上百艘船堵在了河道上,從侯方域的船上一直延伸到臨清城內竹木抽分局的水門上。

「繳稅就繳稅,竹木抽分局乃是朝廷設立,誰人如此目無王法?」侯方域還以為這是前方有人不交稅竹木抽分。

卻不料,侯方域這一說,羅達頓時叫屈了起來:「我輩都是良民,朝堂設關收稅,我等豈會不交。只是,這要繳稅都沒門路埃聽聞稅司與抽分局都是起了紛爭,現在是想將這竹木抽分、船料以及商稅交在臨清都是沒門。為此,這才堵了上百艘船1

一旁的張小南也跟著嘆氣道:「後邊這陸陸續續又要來船了,怕是這下子,整個大運河都要堵上幾百艘,乃至幾千艘了。這生意,定是要耽擱了。」

聽兩人如此說,侯方域頓時明白了問題所在。竟然破天荒地變成了想繳稅交不了!

一想到要堵上這麼多船,侯方域的眉毛全部擰了起來。

他當然不是為幾個商人鳴不平,人家被堵了幾天,頂多耽擱了幾百兩銀子賺不到。可侯方域要是被耽擱了,那就是歸德侯家十數年的盛衰啊!

一念及此,侯方域頓時急切了起來:「啟生老叔,立刻找一小船,放我上岸,我要親自上去看看,到底出了何事!不管是誰壞了事我都饒不了1

侯方域這一著急,張小南與羅達卻頓時開心了起來。

侯方域可是曾經戶部尚書侯恂之子,部堂高官之後,這樣的世家子出面,對付一個小小的竹木抽分局,吊打臨清上下,應該是無誤吧?

一念及此,兩人頓時齊齊開口道:「小人有船,這就帶侯公子上岸1

不多時,一艘小船駕著幾人上了岸。

隨後,一行人就到了竹木抽分局門前。

竹木抽分局佔了一個入城的水門,地方比起戶部臨清分司當然是要小很多。但地方雖小,卻是格外關鍵,一個水門不放,就能堵塞運河讓百家生意遭殃。

靠近了仔細看,果然就能看到今日的竹木抽分局門前擁擠了不知多少船主。

眾人紛紛擾擾,議論之聲接連不停。但大門緊閉的竹木抽分局卻一點都沒有要出來化解的意思,門前一個滿臉凶色臉上刀疤猙獰的粗壯男子更是帶著兩百多人將竹木抽分局團團圍住,時不時有氣無力地喊著要交竹木抽分的話語。

侯方域到了前方,議論紛紛的聲音入耳,雖然嘈雜紛亂,卻是讓侯方域不多時就明白了事情。

運河被堵,事情說起來簡單,無非是竹木抽分交不上的問題。

但要再仔細一看,卻是變得格外複雜了起來。

無他,因為竹木抽分局不收竹木抽分的稅了!

至於理由呢,更是格外讓人無言以對。

「竹木抽分局將撤,閉門以待朝令,不敢再奪民利已傷天和1

運河上下,小到船工,大到船東船主,漕兵將官,都是知曉此前戶部榷稅分司上書的命令。

朱慈烺竟然是要動船料徵稅,言語之中竟是覺得船料徵收與竹木抽分重合。這在眾人看來,顯然是暗示臨清有戶部榷稅分司這樣一個徵稅機構就夠了,再多一個顯然礙事。

再加上前文朱慈烺又上書取消了起條預征之事,顯然說明現在的戶部榷稅分司主事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主兒埃

攤上這樣一個主,工部臨清竹木抽分局要是還沒動靜,那才讓眾人失望了。

只不過,工部竹木抽分局這動靜一出,也著實太大了點。

直接關了竹木抽分局!

要是說,竹木抽分局真是關掉了,大家自然是對朱慈烺主持的戶部榷稅分司大為嘆服,接下來榷稅分司要怎麼折騰,他們也心服,不敢鬧事。

可竹木抽分局這分明是傲嬌得出手了,要將整個臨清都折騰起來啊!

無他,竹木抽分局占著這個水門呢!

沒了臨清的水門,這讓他們如何北上?

大半天了,除了幾個背景實在硬挺的船主讓竹木抽分局勉為其難地收了竹木抽分以外,就只有一個四品參政得以免稅過關。除此外竟是再也沒有一人可以成功交上竹木抽分。

這讓無數船東哀嘆,這特么都是什麼世道啊!想送銀子出去都送不出去!

侯方域明白了整個事情的經過,也是一臉抑鬱:「這就是想將銀子交出去也不得了。如此任性,以一己之欲敗壞國事,這秦俠,著實該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