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士子不風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士子不風流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羅達與張小南聞言,倒是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事情雖然是戶部臨清榷稅分司的主事惹出來的,但直接攔著他們的可是竹木抽分局埃

顯然,侯方域這是有自個劑恕

的確,在得知秦俠才區區十八歲,不滿二十就已經將戶部折騰翻天,又撈了一個格外肥滿的榷稅分司主事之職后,同樣年輕氣盛,又因為父親下獄而頗為敏感的侯方域很是有些心下吃味。

也許是感受到了其他人的別樣目光,侯方域看著前頭那個年輕氣盛的粗壯男子道:「圍在竹木抽分局外的又是何人?看起來顯然是護著不讓我等進去了。莫不是竹木抽分局的巡捕?」

羅達與張小南彼此對視,也是紛紛搖頭:「未曾見過這些巡捕。」

倒是前頭一個滿頭大汗,憂心滿滿的男子嗤笑了一聲道:「什麼巡捕,就憑竹木抽分局裡面幾十百個人手,哪裡安得下這兩百多號精壯粗漢。這些都是臨清萬全商號船隊的護衛,為首之人名作劉勇全,是這些護衛的頭子。他們來此,當然也是要交竹木抽分的。只不過……竹木抽分局攔著不給交。當然……人家這兩百多號人橫在這裡,他們都交不成,我們又如何能交得成?」

「看起來倒是……很正常的樣子。」侯方域皺著眉頭,感覺哪裡不對勁。

果然,羅達與張小南當下就湊過去低聲道:「這劉勇全的萬全商號可是臨清一大厲害的商號埃若是萬全商號還過不得,那整個臨清就沒人過得了。而且,這竹木抽分局的主事名作劉培……據傳是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大人的子侄……」

「原來如此……」侯方域聽了,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這當然不是真的不讓劉勇全背後的完全商號交竹木抽分。

這兩百多號人堵著竹木抽分局與其說是一定要交竹木抽分過關,還不如說是圍著保護竹木抽分局,讓其他人不準靠近。只不過換了一層皮,萬一出事,竹木抽分局就方便抽身離開,撇清關係了。

畢竟,一介商號再是跋扈,也沒有這膽量敢帶著人拿著器械將朝堂衙門堵祝

倒是這樣一番布置更加顯得進可攻,退可守。

雖然知道是有做戲的成分,但侯方域看著那劉勇全臉上的刀疤,卻感覺到了一絲畏懼。

他歸德侯家雖然有幾分名號,在東林黨中頗有些名望。但這些可不能立刻化作打架的資本埃

當然,侯方域更不會承認,在面對這些粗魯武夫的時候,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些恐懼。

「都是那秦俠惹得好事1一想到自己北上被秦俠所阻,說不定最後還會讓父親大人出獄再添波折,侯方域頓時憤恨了起來:「待我進京,定要揭露此等惡賊的罪狀1

聽到這裡,方才哪個接話將劉勇全介紹的船主卻是不滿了:「嘿,我說你這後生,怎麼平白誣陷好人啊?秦俠大人上書合併竹木抽分局的竹木抽分與船料,這是對運河上所有人都有利的大好事。少了一個關卡,出城就能快上最少三天。更不用說少交的銀子1

此刻,另外一個行商也是不悅地道:「後生,話可不能亂說。俺們山東百姓這次可真是得了秦俠大人厚恩了。秦俠大人下了令,往後賣米糧的入關,只需要驗了都是賣米糧就能免稅。光是這一遭,城中米價大跌。不知多少揭不開鍋的窮困百姓又能活下去了。」

「聽說這竹木抽分局還沒關之前,很是有些商戶見識了秦俠大人執掌后的臨清榷稅分司埃原先那些個喂不飽的胥吏一個個都規矩了起來,起條預征沒了以後,那平白多收的冤枉錢現在也終於不用多交了。」

「是啊,起條預征可是真的大善政。往前賣一船一千二百兩的松江布北上京師發賣,過臨清關,起條預征說好只需要交三十稅一后的四分之一,也就是十兩銀子。但實際上光是打點各個老爺就要耗去三十兩起,再繳稅,說是起條預征四分之一只需要十兩銀子,但誰不是十成十交足了四十兩?現在,沒了起條預征,依舊只需要交十兩銀子。秦俠大人這善政,誰敢說個埋怨?俺定要和他講理清楚1

「還有吶,秦俠大人御下的本事,可就是不淺。進了榷稅分司,原先那些個胥吏一個個竟是變了個人一樣。如此一算,便是多交些稅那又如何?撇開這些孝敬,咱們還少交了呢。」

「倒是這個後生,忒不曉事1說到最後,那個滿頭大汗的男子看著侯方域,頓時斥責了起來。

聽到此處,侯方域頓時面紅耳赤,盯著這幾個胥吏,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長這麼大,侯方域何曾這麼丟臉過!

旁邊的羅達和張小南彼此對視一眼,忽然開口道:「你這等小人,豈敢如此和侯公子說話!秦俠再是能耐,鬧出了竹木抽分局這般罪過,還不是一樣要被朝廷怪罪1

「正是,侯朝宗公子乃是忠良之後,現在來此,就是要為解決竹木抽分局之事的。爾等如此無禮,難不成要讓侯公子失望而走嗎?」張小南跟著反駁。

兩人如此一言,頓時就讓那邊的一干船主商家紛紛默然。

秦俠再好,可他們現在也顧不上了。連臨清城的水門都進不去,這船當然沒法繼續北上。

如果只是在臨清發賣那便罷了,大不了直接上岸。可大部分人還是要處置好船上的貨物北上的。

朱慈烺逼得竹木抽分局堵了城門,他們也是跟著受損埃想到這裡,他們也頓時沒了爭執的心情。

甚至有幾個,也是暗自埋怨起了朱慈烺:「這秦俠,的確是太衝動了啊1

見此,侯方域也頓時昂揚挺胸,彷彿打了一個勝仗一樣:「哼!吾不與爾等無知之人計較1

忽然,前方一頓喧鬧。

只見一個穿著青色交領窄袖長泡的男子帶著十來個壯漢,分開人群,走到了竹木抽分局的門前。

「這是戶部榷稅分司的閻魏1有人眼尖,認出了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