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章:決不屈服的朱慈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決不屈服的朱慈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與此同時,朱慈烺正在笑呵呵地送走一個戰戰兢兢,一路上都在對朱慈烺陪著笑的小宦官。

捏著手中這封純白的帛紙,朱慈烺收在手中,聽著外間喧囂的聲音,失笑著道:「趕得還挺巧的。」

一旁的常志朗見此,也是不得不笑道:「本以為竹木抽分局能下決心更早些呢。」

「要是來得再早些,」朱慈烺眯著眼睛道:「恐怕也做不出這麼大聲勢了。到時候反而不能徹底解決,還留有禍根。鬧得大些,反而能助我一次性解決掉。」

常志朗聞言,不住點頭道:「大人英明。」

嘴上這樣說著,但但心中,常志朗還是微微有些緊張了起來。朱慈烺這麼不怕事,常志朗固然是心中為之振奮。但要說不擔心朱慈烺給玩砸了那肯定是假的。

這事情鬧得越大,到最後自然能夠越有利於收拾了竹木抽分局,可也同樣,一旦最後朱慈烺收拾不了這亂局,那麼所有的禍亂最終都要由朱慈烺承擔下來。如此冒險,著實讓常志朗有些揪心。

可隨著常志朗開始擔任朱慈烺的幕僚,他也漸漸知曉了一些朱慈烺的追求。

朱慈烺現在想要的,便是確定自己在臨清城運河的稅務權威。確定權威,光靠敲打戶部榷稅分司還不夠。同樣,一味地敲打手下也並非是長久之道。這樣的情況下,竹木抽分局就是一個合適的目標了。

一來,竹木抽分局的存在阻礙了朱慈烺在臨清城的權威。一山不容二虎嘛。

二來,也是為了聚集人心。竹木抽分局主事劉培乃是劉澤清的表親,向來跋扈。而褚祿山也不像是一個厚待手下的人。

這樣一來,竹木抽分局與榷稅分司平素的衝突也是不少的,這天長日久,榷稅分司上下也不知多少人在劉培手中吃過虧。收拾竹木抽分局,也同樣有利於收拾人心。

就當常志朗心中遐想聯翩的時候,外間的喧鬧聲已經越來越大了。

朱慈烺站在庭中,各處公房公堂上站滿了圍觀的吏目。所有人,看著秦俠緩緩朝著門中走去。

榷稅分司今日大門緊閉,幾個門房神色慌亂,看著朱慈烺來了,這才稍稍安定了一點。

而此刻,外間的喧鬧聲已經足夠讓榷稅分司里所有人都聽清楚了。

「懲治姦邪!為民除害1

「懲治姦邪!為民除害1

「懲治姦邪!為民除害1

……

朱慈烺眯著眼睛,看著角落之中,司琦狠狠點了個頭。

隨後,朱慈烺微微呼了口氣,看著大門,道:「開門1

幾個門房頓時手忙腳亂地拿開門栓,緩緩拉開大門。

於此同時,門外的侯方域也是志得意滿地看著這一幕。

作為一名舉人老爺,侯方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這麼撒潑過了。作為大明優容的讀書人,尤其是有了功名的讀書人。侯方域享受的是方方面面的特權。

就如同這大鬧官府在後世看起來簡直是要造反。但對於讀書人而言,卻有一個專屬他們的名詞:破鞋陣。

十來個秀才一起跑進縣衙就敢脫了鞋子衝上去大鬧縣尊大老爺的衙署,嘴裡還能給扣上各種難聽的帽子,諸如禍害鄉里、欺壓良善的帽子,不要錢地扣上去還不用擔心縣令逼急了能怎樣。

故而,侯方域此刻領著兩百多商戶船東打上了臨清戶部榷稅分司也不覺得有多破格。

這種事情,天啟年間的時候臨清城的老百姓已經干過一次了。在侯方域眼裡,自己這分明就是再重複一邊先賢們的舉動嘛。

想到這裡,侯方域又是高呼了起來:「剷除姦邪,讓秦俠出來1

「吱呀……」

朱慈烺走了出來:「我來了。誰喊我?」

當朱慈烺走出來的時候,原本還熱鬧沸騰的場面頓時像是被潑入一桶冰水一樣,一下子安靜了稍許。

但侯方域卻不怕,凝視著秦俠,打量著這個第一次見到的人。

這是一個看起來有些面容與氣質完全不符合的年輕人。與他差不多大小,或許年紀還要更校面嫩,目光卻是沉穩,渾身上下透露著一種掌權者的氣度。一層青黑的胡茬,半點不甚顯眼的白髮更是加劇了稚嫩面相的衝突。

但無論如何,這都不像是一副奸臣的形象。

「奸臣又不長在臉上,溫體仁又哪裡是尖嘴猴腮過?」侯方域給自己打氣,大步走向前去,看著朱慈烺道;「就是我!歸德侯朝宗1

「侯公子今日所來,想來是聽說過本官在榷稅分司,改稅率,取起條預征,並船料之事了。」朱慈烺聲音清朗,盯著侯方域道:「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為了竹木抽分局水門關閉之事吧。」

「正是如此1侯朝宗冷笑一聲,凝視著朱慈烺道:「我侯朝宗此來,就是要剷除奸臣,復這天下朗朗乾坤1

「好哇!想不到侯公子今日所來,是為了本官一樣的志氣1朱慈烺大叫一聲,擊掌起來:「本官與你一樣,正要去剷除那貪官污吏,同樣是要復這天下一片朗朗乾坤1

侯方域一愣,這節奏不對埃難不成是秦俠要束手就擒?一念及此,侯方域故作威嚴地大喊道:「秦俠!現在束手就擒還來得及……」

「正是如此!就是要讓竹木抽分局的貪官污吏束手就擒1朱慈烺爆喝一聲,頓時就打斷了侯方域的話,更是同時讓在場眾人全部注目了過來:「看來在場的這兩百多位義士,也都是要說我一樣,剷除奸賊!諸位,告訴我,是誰堵住了運河,不讓諸位發財?」

「是竹木抽分局1人群之中,一人高呼起來:「是劉培1

侯方域更加愣住了,因為他認得清楚,這貨就是剛剛脫了胥吏皂袍的閻魏啊!有陰謀!不可告人的陰謀!

就當侯方域發獃想著的時候,角落裡,羅達與張小南卻戰戰兢兢地看著嘿笑望著兩人的閻魏,悄然消失。

此刻,再也沒人顧得上發愣的侯方域了。

因為朱慈烺清朗的聲音已經讓所有人目光牢牢匯聚在了他的身上。

「是他們,堵住了運河水門,不讓你們北上將貨物發賣1

「是他們,不讓榷稅分司收稅,讓諸君知曉榷稅分司新政時好時壞1

「更是他們,慫恿諸君1朱慈烺高呼著,讓人群終於騷動了起來:「讓諸君以為陷害逼迫本官,就能讓本官屈服,放棄榷稅分司的新政!放棄對貪官污吏的懲治,整頓1

「但這都是妄想!本官,決不屈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