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一章:逆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逆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為了本官心中真正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稅務新政。為了朝廷,為了聖上,本官決不屈服」說著,朱慈烺肅然拱手往北。

「他們,那些貪腐成風,蠅營狗苟的貪官污吏徵收稅務,不過是為了中飽私囊,為了一己私慾故而,朝廷徵收的抽風可以棄之不顧,但吃拿卡要卻一分不能少」

「而本官,要懲治的,就是這樣一群貪官污吏。當他們看到本官的行動時,他們害怕了,畏懼了。自以為得計地關閉水門就可以逼迫本官屈服」朱慈烺說到這裡,語調壓抑,彷彿藏著萬鈞雷霆。

這一刻,就連侯方域也聽呆了。他更是隱隱感覺到了一股不妙。

果然,朱慈烺久久的壓抑后,一聲激揚的喝問響起:「那麼諸君,我大明子民,告訴我。你們說來,是為了助紂為虐嗎」

悄然間,人群之中的閻魏朝著朝著身邊的幾個商戶碰了碰胳膊,消失在了眾人的目光之中。

頓時,人群里高呼了起來:「罪民錯了,大錯特錯啊兄弟們,這都是那竹木抽分局裡奸賊用的詭計啊榷稅分司調整稅率,取消起條預征,這都是有利於俺們的大好事。咱們不能為虎作倀」

「冤有頭債有主,是那竹木抽分局逼迫俺們氨

「兄弟們想一想,誰不知道榷稅分司能讓俺們不交那些冤枉錢,可不能往後沒了這等良政氨

人群之中的議論聲越發大了起來。

「不對」侯方域忽然大聲叫喊了起來:「這是我的主場埃這是本公子要討伐秦俠啊,怎麼變成了討伐竹木抽分局的會潮

但此刻,人群之中已經奮勇議論起了朱慈烺新政給出的好處。這些商戶沒有一個傻子,更是明白,此刻被當作刀子利用來找朱慈烺的麻煩根本不可能了。

別說他們聽不到侯方域的呼喊,就是聽到了也已經大部分熄滅了再找朱慈烺麻煩的心思。

就當侯方域喊得喉嚨都快啞了的時候,朱慈烺猛地將手一壓。頓時,侯方域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整個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朱慈烺的高呼高呼著道:「那麼,諸君可敢跟隨我去竹木抽分局,問一問,為何關閉水門又是誰給了他們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權力」

朱慈烺說罷,人群之中頓時有幾個商戶跟著振臂一呼:「我願意相信秦俠大人。跟著秦俠大人走」

「我也是攔住咱們的,可是那竹木抽分局氨

「俺信了秦俠大人」

見此,侯方域的心情更加崩潰了。

只見他,幾乎癲狂地衝到了朱慈烺身前,用嘶啞的嗓音吼道:「不是如此我是來剷除你這奸賊的,誰不知道是你惹出了竹木抽分局的禍事」

朱慈烺卻是一反笑容滿面,聲色俱厲道:「可攔住閣下的是竹木抽分局,不是我侯公子為難於我,難道是覺得理所應當讓天下人不僅交一份竹木抽分,還要再交一份船料嗎這麼想,本官委實覺得,侯公子是那劉培派來的救兵,就是為了逼迫我就範氨

朱慈烺直接將其中道理說破,讓侯方域頓時面色一紅。被人利用他又如何不知道,只不過既然是共同的目標,一下子侯方域也顧不得那麼多,更是不在意這些了。

但自己知道,與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知曉那完全就不是一個概念。被人利用佔便宜,那就是無能。被眾人知道無能,那侯方域的麵皮還要不要了

一念及此,侯方域頓時怒斥道:「絕非如此本官是為了斥責你胡作非為而來秦俠,是誰給了你如此膽量,讓你篡改太祖爺定下來的祖制又是誰,讓你膽敢惹得竹木抽分局為你所迫,關了水門」

「那你可敢隨我去竹木抽分局,看我當面分說」朱慈烺當機接話。一步走向侯方域,生若雷霆。

「讓我當面分說,我憑什麼敢合併船料與竹木抽分」

「讓我當面分說,我憑什麼敢調整稅率」

「我又憑什麼,能得這人心所向」

朱慈烺一句一句喝問說出,卻是讓侯方域面色獃滯,看著朱慈烺一步步走來,竟是覺得自己此刻猶如丑角一樣。

這一刻,侯方域終於悔恨了起來,自己究竟是怎麼得了失心瘋,竟是要招惹這麼一個變態生生將自己引發的攻勢扭轉了過來,還施加到了自己的身上

但此刻,已經由不得他後退了。

一念及此,侯方域深呼一口氣,大呼道:「有何不敢」

與此同時,侯方域心裡吼著,本公子收拾不了你,就真沒有人能收拾得了你嗎

朱慈烺輕輕地笑著:「那就請侯公子與我,一起圍住竹木抽分局喝問他們,又憑什麼敢關了水門」

侯方域頓時整個人呆了一下

等等,自己究竟是來幹嘛的

「老子又被利用了」侯方域心中狂吼

一念及此,侯方域心中忽然生出一種難以描摹的頹喪之感。這秦俠看起來也並沒有什麼厲害之處。但為何自己竟然會被一次次用言辭逼到角落之中

還是說這種被人利用的感覺,讓侯方域真正有了退避之心

無論如何,此刻再想這些已經晚了。

猛地一個深呼吸,侯方域盯著朱慈烺道:「好本公子,倒,你能說出什麼歪理邪說來」

隨即,侯方域心裡頓時想起了那個刀疤臉的粗壯漢子,以及萬全商號兩百多號壯漢。依著萬全商號的背景,這兩百多號人里只怕早就有幾十號能打仗殺人的兵丁呢

想到這裡,侯方域似乎也預想到了朱慈烺被兩百多號人猛揍得鼻青臉腫的景象。心中也微微暢快了一些。

對此,秦俠只是露出一個格外高深莫測的笑容,然後領著眾人大步朝著竹木抽分局走去。

與此同時,榷稅分司外間,一個男子看著眼前這一幕,猛地一跺腳,撒腿跑向了竹木抽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