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二章:門前叫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門前叫陣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竹木抽分局側門。

竹木抽分局可謂是戒備森嚴,兩百多號粗壯漢子團團在圍牆外護住,就是牆頭上,也有門內的巡捕盯著窺視,看起來連一隻麻雀都飛不出去。

但這樣的戒備此刻卻都是形容虛設一樣。

當一名瘦弱男子遠遠跑來的時候,在牆頭上蹲守的一個吏目頓時急忙四顧探望,見無人注意到這裡,頓時示意下頭的人迅速將門打開,等到這男子迅速跑進去的時候,又氣喘吁吁地關了上去。

對此,那跑進來的男子只是悶頭衝進去,嘴裡喃喃地說著什麼。以至於似乎身後有人大聲喊著他都沒注意到。

見此,剛剛才從牆頭上爬下來的吏目狠狠一跺腳,又是拔腿充了上去,加速了兩次,這才跟上了這男子身邊,一邊跑著一邊喘著粗氣道:「范先生,劉大人與褚大人都在後堂。」

原來,這男子就是褚祿山的幕僚,範文舉

聽這吏目一說,範文舉頓時急忙止住步伐,喘著粗氣埋怨道:「你怎麼不早說快帶路」

那吏目頓時委屈地道:「范先生不也是沒和小的說么」

「說了,你剛剛也沒搭理我呀」還有一句話,那吏目沒敢說出去。

聽此,範文舉似乎也想起來了自己剛剛沒有留神,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良久這才又撒腿跑了起來:「別廢話了,還不快帶路」

那吏目就更加委屈了:「就是這條路小的只是和先生說一聲」

「你你」範文舉更加被噎得連喘氣都不太順利了。好不容易平靜了下心緒,乾脆也不再理會這個氣人的小吏目,拔腿就跑,終於在十數息后見到了在後堂悠然品茶的褚祿山與劉培。

一見兩人,範文舉頓時就叫了起來:「大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何事慌張」見自己幕僚如此沉不住氣,褚祿山面帶不耐地盯著範文舉。

一旁的劉培也是面色不喜。

但劉培的表情沒有維持多久。

竹木抽分局的聽事官劉紀同也跟著一臉慌張地跑了過來:「大事不好了,秦俠殺過來了」

「怎麼可能」劉培立刻站了起來:「那侯方域不是剛剛才去找秦俠的麻煩嗎怎麼可能如此快又殺過來」

此刻,範文舉喘著粗氣,緩了緩,接下了話:「就是那侯方域太過無能,三言兩語就被秦俠搶過話頭,又被秦俠一通蠱惑,現在又帶著人殺過來了」

聽到這裡,劉培與褚祿山紛紛都是一暈:「侯方域那廢物」

但再怎麼罵侯方域也無法有益於局勢,一念及此,兩人紛紛跑了出去。

此刻一聽,圍牆外果然有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竹木抽分局的圍牆之上,不少竹木抽分局的巡捕吏目騎在牆頭之上觀望。

外面人潮已經退卻。只餘下萬全商號的劉勇全帶著兩百多號粗壯漢子圍在外頭。

至於其他怨氣難當的一干商戶,則是紛紛將目光落在了一個穿著素淡常服的年輕男子身上。此人,正是朱慈烺。

此刻的竹木抽分局門前可謂是人山人海,人頭攢動,無數議論紛紛轟然響起。現場的情形不知何時已經開始漸漸統一了起來。

「我可是明白了。原來是秦俠大人要將船料與竹木抽分一併徵收,免得貪官污吏上下其手兩邊索賄。可這竹木抽分局上下不樂意氨

「秦俠大人此舉真乃善政啊,光此一項,節約俺們多少銀子不說。能少在那些扒皮胥吏面前走一遭俺就服帖秦俠大人。可竹木抽分局怕是就要丟了不知多少銀子了吧」

「可不是喏,就堵著俺們的水門,逼著秦俠大人服軟呢。」

「這竹木抽分局上下,也忒不是東西了」

「殺千刀啊,這竹木抽分局上下都是些貪官污吏氨

「是啊是氨

「呼呼閻老爺您看,俺這說得怎麼樣其實,俺俺真沒賣違禁物品氨張小南汗流滿面。

不多時,羅達也退到了暗處,看著面帶輕笑的羅達道:「俺也是說得口乾舌燥了閻老爺您要不滿意,俺喝口水,喘氣下再上去」

「不必了大人來了。」閻魏說完,頓時神情一肅,看著領著一百來號人又跑過來的朱慈烺,心中不住地嘆息。

歷代官吏,無不是將百姓聚集視為禍亂之源。也唯有咱們榷稅分司的秦俠大人,才有這般好生強悍的組織能力更能有這般厲害的心性與手段,將這潑天的局面都穩在手心之中。

如果朱慈烺知道閻魏心中的讚歎,定然會格外地不以為然。

對於藏著一顆前世現代靈魂的朱慈烺而言,沒點組織能力怎麼在公司里混而且,在等級分明的大明,一個官身就等於一個震懾光環,再加上一點犀利的口才,還鎮不住一群土包子,朱慈烺也就白瞎了這兩世為人的積累了。

此刻的朱慈烺自然不是在吐槽著什麼。

他在人群之中尋找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而此人,赫然便是悄然消失了一整天的老十七。

也不知是朱慈烺的眼力勁格外好,還是老十七那股子悍勇的氣息哪怕在暗處人潮里,也依舊讓朱慈烺迅速分辨。

當朱慈烺目光落在河岸幾艘船前的老十七時,老十七右手抱胸,微微躬身。

見此,朱慈烺輕笑了一聲,背負著雙手走出了簇擁著自己的人潮。

此刻的竹木抽分局已經再沒有其他商戶船主再敢圍著了。

已經從人群議論之聲中聽到有些不對勁的劉勇全皺著眉頭,讓原本還懶散坐在地上的一干手下紛紛站了起來。

而劉勇全更是雙手抱著一干大刀在胸,臉上的刀疤因為皺眉一遍遍抽動起來,彷彿一條活的蜈蚣一樣。

朱慈烺好像是發現了好玩的玩具一樣,笑呵呵地盯著劉勇全臉上的傷疤。隨後,朱慈烺一步踏入,站定在了距離竹木抽分局大門十步之外。不多時,一聲輕喝響起:「本官戶部臨清榷稅分司主事秦俠。竹木抽分局上下,連個懂禮數的人都沒有嗎還不讓劉培出來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