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四章:動刀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動刀子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個幾乎渾身濕透的汗人從竹木抽分局後門衝進了前庭距離劉培不遠之處就累得爬不動了。

此刻,整個竹木抽分局上下所有人都被門前朱慈烺與劉培的對峙所牽動,誰會想到庭中會衝出這麼一個軍漢呢

還是被趕到了角落裡面,不敢正面直視朱慈烺的褚祿山見到了此人。

「這是飛旗傳令兵」褚祿山看著這男子羅圈腿,穿著紅色戰襖,頓時認了出來。這是軍中專門用來八百里飛傳戰報的精兵啊

「快快扶起來。」褚祿山與範文舉趕忙過去扶起。

只見那飛騎喘著粗氣,聲音微弱帶著難言的激動道:「特娘的,這活兒總算沒讓我壞事。賞錢呢竹木抽分局就沒個懂事的人嗎」

褚祿山與範文舉紛紛心中驚呼:「竟然撿了個白眼狼」

不過接下來這飛騎一句話就讓他們乖乖將身上掏了個空。

「總兵大人命我速速將京中周相的話傳過來竹木抽分局有沒有長眼色的」

總兵大人就是山東總兵劉澤清。這是劉培最大的後台依仗。至於周相,聽到這兩個字,那更是讓褚祿山與範文舉齊齊一震。這是內閣首輔周延儒啊

一念及此,兩人趕忙湊了一百兩銀子丟到了這飛騎的懷裡。

見此,飛騎這才滿意地從懷中掏出一張白紙,其中文字入目,頓時讓褚祿山猛地一震,連滾帶爬地沖向了竹木抽分局門外。

「老子儘力了,周相發了話也不頂事,竹木抽分局保不住了那秦俠要是知趣不逼迫,就這麼撤了。要是不懂事,讓勇全手腳快點。這是老子的臨清城,一個主事,怕個鳥」

與此同時,竹木抽分局門前。

「朝廷的旨意么」朱慈烺輕聲地笑了出來,帶著幾分嘲弄,盯著劉培:「若是恰巧,已經到了本官的手中呢」

說著朱慈烺輕輕從懷中拿出一張白色絹帛,高高舉起。

這一次,沒有人帶頭了。

不管是竹木抽分局的主事劉培,還是竹木抽分局門前圍著的數百上千的商戶、士子和船主亦或者急急忙忙趕過來的褚祿山,紛紛都是齊齊一震,隨後肅然拜下。

只有劉培神色慌張,帶上了一點灰白之色。

他萬萬沒想到,朱慈烺此刻竟然能夠拿到聖旨

這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朝廷竟是一反常態地將臨清這麼重大的事情優先解決了,而內廷更是格外迅速,就這麼靜悄悄又迅即如電地將聖旨辦法了下來

這太不科學了

無論劉培怎麼難以相信。

朱慈烺都是平靜地開始念起了聖旨:「奉天承運皇帝,制曰:戶部臨清榷稅分司主事秦俠所奏合併工部臨清竹木抽分局戶部已議。朕慮其大才,已然應允。並竹木抽分局入榷稅分司,竹木抽分局主事劉培為秦俠之副。諸位大臣為朕肱骨,望一心用事,不服朕盼。欽此」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侯方域微微迷惘地拜下行禮,他並沒有去細究為何聖旨會是朱慈烺念。作為官宦世家,侯方域更清楚朝廷對一項政令變革的扯皮與議論會持續多久。且不說榷稅分司的直屬上級戶部會如何議論,就說朝堂之中有的是劉培的支持者。比如侯方域就打聽清楚了劉培背後的劉澤清,而劉澤清在崇禎十三年親自帶兵去揚州給周延儒護送,直至周延儒離開后又送了兩萬兩銀子。

這麼一個複雜的關係網裡,聖旨卻能夠在短短不過十日的時光之中搞定,侯方域除了震驚朱慈烺背後的運作能力以外,一時間再也想不到別的了。

至於其他的商戶船主們,此刻已經徹底拜服了。

聖旨都定了下來,這以後竹木抽分局就真的合併進了榷稅分司了。到時候,這水門還不是在朱慈烺的手中,要揉要捏,都由朱慈烺做主

一念及此,不少人已經靜靜地將目光落在了劉培的身上,等候者這個竹木抽分局的主事最後的上常

劉培微微呼出一口氣,身邊的褚祿山也將話說完后悄悄退下。只有當褚祿山目光發現朱慈烺玩味地盯著自己的時候,這才彷彿被針刺了一樣,縮回了門后的陰影里。

此刻,似乎已經承認了結局的劉培木著臉,看著朱慈烺道:「陛下聖旨已下,微臣自當叩謝天恩」

說著,劉培上側身一步,面北而拜。一旁的劉勇全卻沒有退後,而是清晰地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道:「民變擄秦俠」

「臣工部臨清竹木抽分局主事,劉培,領旨謝恩」劉培叩首,隨後大步走入竹木抽分局,頭也不回。

見此,朱慈烺終於放鬆地輕笑了一聲,朝著竹木抽分局門前走去。

但朱慈烺只走了一步就停了下來。

因為,不知何時,那些圍在竹木抽分局門外的粗壯漢子開始沉默地圍了上來。

領頭的劉勇全更是猙獰地笑了一聲,道:「秦俠大人,俺要交竹木抽分,快給俺開水門」

朱慈烺側身一讓,露出了腰間軟劍,凝視著劉勇全,眯著眼睛輕笑了一聲:「竹木抽分局已廢,明日起,榷稅分司會重新徵收船料代替竹木抽分。你萬全商號的稅明日再收。」

「可俺今日就要交」劉勇全橫著身子,一步向前,周圍幾十多個粗壯漢子也是跟在後頭,默契地將朱慈烺朝著圍牆逼過去。

其他一百多號人更是將視線全部遮擋,不讓人看清楚裡頭的動靜。

「俺今日就要過水門」劉勇全的聲調頓時一揚。

朱慈烺輕輕地笑了一聲,緩慢而堅定地道:「本官,不允」

劉勇全將手微微一揚,十多號人頓時圍成了一個半圓,密集地朝著朱慈烺走去:「秦大人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朱慈烺被逼到了牆角:「哦萬全商號要抗旨不遵」

「榷稅分司不讓俺過關,絕了俺的生路。這是官逼民反兄弟們,上傢伙」

伴隨著劉勇全一聲怒吼,噌噌噌的聲音頓時連篇響起。

人群之中的羅達與張小南紛紛驚叫了起來:「亮刀子了,劉勇全造反啦快跑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