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五章:碾壓過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碾壓過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書友們國慶快樂ps:更新時間應該會穩定在11:4018:00。昨天思慮不慎,第二章發在了19:00讓讀者以為微言就一更了,慚愧內疚,在此躬身致歉。

「動手么」朱慈烺忽然笑了起來:「倒是有趣,有趣氨

朱慈烺說完,就冷笑地看著劉勇全,如同再看一隻死狗一樣。

別的不說,朱慈烺坐擁權勢,身居高位,更是平過兵變,當著上千亂兵之面殺賊首的人。被朱慈烺這麼盯上,劉勇全竟是感覺五月大熱之天從心底里冒起了一股寒意。

「直娘賊,這姓秦的莫不是還能一個打兩百個不成」劉勇全鼓舞起了勇氣,手中大刀終於抽了出來,輕喝一聲道:「兄弟們隨我拿下秦俠,首功者,賞銀五十兩」

「你們若停住,還能留下性命。」朱慈烺背負著雙手,竟是連劍都沒抽出來。

「倒,你姓秦的是不是真的銅皮鐵骨」劉勇全嘴角抽搐了一下,猙獰更勝。

但很快,他的眉頭就猛地一皺。

因為,劉勇全的身後,微微一震。

這是來自大地的震動。

一個萬全商號的打手轉身一看,頓時呆住,手中的鐵尺落地,叮噹作響。

因為,後面竟然赫然有一列人走了過來

「全體都有」老十七穿著簇新的山文甲,看著一隊隊身著鐵甲的家丁隊,喝令道:「列隊」

「喝」頓時,一道橫有三十人,豎有四列的陣形頓時展開。

而這一陣列的組成人員,卻都是一個個身披鐵甲,手舉長槍的士卒

這些士卒身著扎甲,甲片重疊,行動之間,鐵片碰撞作聲,煞是威武。齊喝一聲,竟是彷彿雷霆一樣,將整個場面震得一陣寂靜。

而在每一列最前的,則是一個個頭戴獸面吞顏盔的低級軍官,這些低級軍官皆是沉默不語,只是手中的長槍前舉,紋絲不動,一看就是久經訓練之輩。

「前進」此刻,老十七手中長劍揮指,同樣跟隨第一排一步踏上。

頓時,一百二十一人齊步前進,猶如一體。

這樣的景象看在劉勇全眼裡,頓時就感覺到一陣心驚。劉勇全當然不是什麼簡單的商號打手頭子。他可是劉澤清手底下有名悍勇耐得住廝殺的老卒。這次過來帶著,手底下還有二三十好能打敢拼殺的弟兄。

作為一個老卒,別的本事或許稀鬆。但至少眼力勁是絕對有的,要不然也不能在一次次廝殺之中活下來。

今日一看,劉勇全如何看不出這一百來人的厲害

就當劉勇全心中思索的時候,這一隊人已經齊步走來,距離只不過十餘步之遙了。

「舉槍」一聲平靜冷漠的聲音響起,老十七凝視著回望的這些人,喊出了自己簡潔的命令。

頓時,一百二十桿長槍頓時舉起,密密麻麻的槍尖閃爍著寒光,散發出了讓人心顫的力量。

「向前,刺」老十七又是一聲令下。

此刻,劉勇全這才驚悚地發覺,對方的槍尖竟然已經就要抵達到了最後的那些商號打手身前了。

果然,當老十七這一聲令下發出后,劉勇全後面那些打手頓時紛紛鬼叫了起來。

「退啊,這麼多長槍刺來,是要殺人的氨

「救命啊,別擋著我,讓開,讓開氨

「劉大人,快下令啊這群槍兵殺來了」

「我不想死氨

忽然,一個粗壯大漢在這槍林刺來的時候,腳下一滑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正想手腳並用地後退,卻忽然發覺頭頂上一涼,竟是頭頂被劃出了一把頭髮,頓時整個人呆在地上。

這時,人群之中的侯方域看著這一幕,心中無比冰涼:「這群槍兵,竟然真敢殺人」

忽然間,侯方域目光定定地看向那劉勇全,又死死地盯著朱慈烺。

「怎麼不上前拿住秦俠擒賊先擒王氨

就當侯方域心中怨念不停的時候,劉勇全似乎也聽到了侯方域的呼喚,手中大刀終於指向了朱慈烺。

但他還未成功拔刀,就聽一道風聲襲來,一道快若閃電的黑影帶著迅疾的風聲,扎在地上。

隨後,箭頭顫動。

叮噹

劉勇全手中鋼刀落地,雙手緩緩舉起。

因為,朱慈烺的身後,一道年輕的身影緩緩出現,手中長弓已經再次搭箭,蓄勢待發。他的身前,無數小船紛紛衝上前來,一個個手舉長弓的榷稅分司巡捕箭頭直指,讓劉勇全心中全部戰意紛紛消融。

「降了降了」

劉勇全屈膝在地,身後的一干打手卻根本不敢反抗,全部學模學樣地跟著丟下武器,跪在地上。

而此刻,朱慈烺看著船頭上放下長弓的傅如圭含笑點頭致意。

朱慈烺的親軍武力,來了

「只不過,打這麼一群孱弱的對手,也太無趣了點。」朱慈烺輕聲地點評著。

剛剛上岸的傅如圭卻是接連搖頭道:「秦大人。雖然敵手暗弱,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這般置身於險地,卻是再也不能了。」

朱慈烺笑著道:「這不是創業初期,萬事艱難,不得不用一些辦法嘛。不過有了傅兄的幫助,往後這些艱難險阻倒是有人幫我一起扛了。」

「還是多虧了秦大人帶出了好兵氨傅如圭看著肅然對朱慈烺行禮的老十七,艷羨地說了一句。

他被朱慈烺派去練兵,雖然有全方位的幫助不用擔心錢糧剋扣,也沒有人事方面的掣肘。但這新兵可不是好練的。自然,也就對朱慈烺身邊老十七這一隊老卒精銳選出來的親軍家丁隊格外眼饞。

當然,眼饞不是軍權,而是朱慈烺的練兵之法。

這些老卒在武軍營右哨的時候固然兇悍,單個或者幾個地上去打,都是一派虎狼之師。但軍隊上了戰陣是絕不會憑藉個人勇武的。

那會兒的武軍營右哨這些老卒,能打是能打,但上戰場卻未必是精兵。

但到了朱慈烺這兒,隔了才不到一月的時間,傅如圭就發現這支老卒已經有了精兵的氣息。

因為,這支老卒在朱慈烺的手中如臂指使,紀律嚴整。這樣的兵派到戰場上去,那才是可以當大用的兵。

而這樣的變化顯然是因為朱慈烺用了比那些新兵更多的時間調教的緣故。

兩人敘舊了一會兒,朱慈烺就看著眼前圍牆上重新爬滿的竹木抽分局,道:「閻魏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