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六章:排隊收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排隊收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不多時,閻魏就帶著一干榷稅分司的巡捕過來了。

朱慈烺指了指跪在地上,面色灰白的劉勇全一眾人道:「此等匪徒抗旨不尊,怕是意圖謀反,統統拿下。」

閻魏渾身一繃緊,道:「是,大人」

隨後,朱慈烺又看著老十七,指著竹木抽分局的門牆道:「還有這竹木抽分局,顯然與那等匪徒有所勾連。打進去,扣押住一切人、物,不得有一絲少漏。」

老十七聞言頓時肅然應下「是,大人」

就當朱慈烺此話落下,竹木抽分局圍牆內忽然一道沉沉如同沙袋墜落的聲音響起。

不多時,就見一個吏目帶著幾人打開大門,跪在地上殺豬一樣嚎叫了起來:「大人小人冤枉啊,俺們竹木抽分局沒有反賊。都是那劉培指使氨

其他幾個胥吏也是哭爹喊娘:「都是那劉培下的命令,俺們冤枉氨

這幾個胥吏的喊叫聲剛剛響起,劉培那強壯的身影也跪在了地上,頭上帽子早就不知丟在了何處,一個勁地叩頭:「大人饒命,大人饒命都是那褚祿山指使,小官絕不敢抗旨不尊氨

「呵呵」角落裡,褚祿山看著這一幕,嘴角一抽,頹然地坐在了地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朱慈烺看著遠遠盯著竹木抽分局,不敢靠近的一干商戶船主,皺著眉頭冷哼了一聲:「關上竹木抽分局大門,丟臉也別在這個時候」

「還有將水門打開。閻魏,通知家裡人,準備幹活」

家裡人要幹活,自然是收稅了。

閻魏接到命令,暢快地叫了一聲應了下來。

其他人自然也是有人聽得清楚,聽到了朱慈烺下令要開水門。

頓時,也不知誰起了個頭,紛紛大叫了起來:「秦俠大人英明」

「我等定然奉公守法繳稅啊秦俠大人英明,公侯萬代」

「大人英明氨

朱慈烺聽此,這才轉過身,看著一干商戶船主拱手道:「那本官就不客氣了。大家排排隊,準備交錢吧」

侯方域聽著朱慈烺這麼一句話,頓時嘴角一抽。

很快,果然不出他的意料。一干商戶船東聽此,竟是一點反感都沒有,紛紛歡呼起來。

收錢就能辦事,就意味著能過運河啊

沒多久,當老十七帶著家丁隊衝進竹木抽分局后。一道吱呀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是水門打開的聲音。

「秦大人公侯萬代」

「大人英明」

「青天大老爺吶」

歡呼的聲音更加熱烈了起來。

眾人紛紛朝著停在運河邊上的小船上去,開始回歸船隊,依次開始在榷稅分司巡捕、書手的引領之下開始徐徐進入。

與此同時,臨清州知州盛中權匆忙帶著衙役過來維持秩序,對著朱慈烺好一頓客氣恭維。至此,也樂得將劉培、劉勇全以及褚祿山等人交給府衙看管。

他的重心早就該回歸榷稅分司的收錢大業了。

只不過,此刻已經日落黃昏,天色不早。榷稅分司雖然加班加點又幹了一個時辰,但當夜色落幕的時候,收錢大業還是在一聲鳴金之聲中落幕。

對於意味著下班收工的鳴金之聲,一干稅司胥吏非但不感覺半日辛苦勞累,反而有幾分意猶未盡之感。

沒有什麼吃拿卡要固然讓一干胥吏感覺束手束腳,幹活起來卻也輕快了許多,不用擔心被朱慈烺這個活閻王給逮住,更不用管什麼虛頭巴腦的客氣。

這樣一來,平時只夠處理一艘船稅務的時間,今日幹起來,卻是已經弄了到了第五艘船了。

這麼一個高效率的幹下去,自然是讓榷稅分司上下無不是高速運轉起來。至於結果嘛,自然是公堂裡頭一箱子一箱子的碎銀子抬進了庫房。光是搬運這些庫銀的力夫都換了三茬。

這麼一個喜人的結果,一干稅吏看到了無不是振奮。

因為,朱慈烺在此前已經明文下發了。三日後,就會視稅司新政的成績給所有人漲工錢

不僅如此,榷稅分司內部的條例上,在一堆堆處罰的條例後頭,大張旗鼓地上了一堆堆的獎勵條目。一樁樁一件件全都是可以合法合理為胥吏增收的。

尋常胥吏在一年十兩的工食銀以外還有各類獎項。比如只要一天幹活滿了四個時辰就算一天全勤,一月二十五天都有全勤幹活,那一月就能有八錢銀子的全勤獎。

若是這胥吏所在的組一旬下來沒有一起投訴,以及諸如吃拿卡要之類的違例發生,每人都能拿到一兩銀子的養廉銀。

若是一年下來並無重大過錯出發,工食銀還能漲一級,每月都能多拿一兩銀子。要知道,這可是所有人都能有的份。而過往,就算榷稅分司再怎麼吃香,能拿到好處的也只有那幾個厲害人物。

除此外,再要是這一月入賬的稅銀最終能超過朱慈烺定下的目標,兩萬兩。所有人一月的所有收入,全都翻倍一名普通胥吏最多就能拿到合法的收入,一年下來最多能超過三十兩,足夠維持一個中產之家了。

要知道,這可是一輩子能幹下去,旱澇保收的職司

故而,當朱慈烺再度回到榷稅分司的時候,見到的就是熱火朝天的一番景象。

過了中庭,回了內堂。朱慈烺很快就見到聞訊趕來的常志朗。

常志朗負責的是國子監臨清稅司分監的工作。其中,稅司分監雖然得到了朝廷應允,但國子監那邊要協調幾個博士過來做教師卻還需要一段時間,而且建造房屋的財物也需要籌備,故而建造之事一切還未進行。而近期稅司分監的主要工作顯然就是幫朱慈烺跟進稅率改革的問題。

沒有廢話,朱慈烺朝著常志朗點頭致意后,常志朗便開始彙報起了工作:「今日一日,用新稅率之法所收商稅,比三十稅一的時候多了足足有兩千三百二十九兩四錢,按比率,增加了百分之三百七十二。大人咱們發了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