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七章:清洗到徹底掌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清洗到徹底掌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笑著點頭:「做得好。不過這還不是終點。好了,繼續念吧」

聽此,常志朗嘿笑了一聲,繼續道:「因此稅率的變動,臨清物價也的確如大人所言發生了改觀,其中米價因為太湖米的持續輸入由原來的斗米六十七錢下跌到了斗米五十八錢。值得特別一說的是,因為今日竹木抽分局之事,城中的米價還短暫的出現了上漲。但在大人當庭念了聖旨以後,米價便應聲而跌。根據分監目前所掌握的數據,因為稅率改變,城中也出現了高檔奢侈品價格的迅速上漲,不過目前暫未有更多的消息觀察其中的變化。」

朱慈烺輕笑著點了點頭:「好,做得好。分監參與此事的人記一功,常志朗你為頭功。待分監這邊將報告遞上來,我再為爾等籌功。」

常志朗興奮地應是:「大人認可,屬下銘記於心。」

朱慈烺笑著擺手:「我門下最重規矩,功賞過罰不必擔心,好生做事虧不得你們。不過,功勛酬勞下去了,稅率改動引發產生各項變化的數據依舊要繼續記錄下去,作為日後稅率變動的參考依據。另外,城中各方對稅率變動的態度,也要注意觀察寫進去,作為長久工作進行。另外,稅司分監的建造也要加快。有了這一次新增的銀子,稅司的手頭會寬裕許多。建一點房子,聘幾個博士,都可以手腳大方一些」

常志朗刷刷刷地在手中的一個紙板上記錄著朱慈烺說下的話。

朱慈烺作為稅司主事,雖然有了無數下屬可以為其奔波做事,但朱慈烺並不如前任褚祿山一樣每日醉心享樂,反而是經常下一線了解情況。這樣一來,朱慈烺經常就會當場對發現的問題提出整改,時常都有新的行事律例出現。

朱慈烺雖然過目不忘,記憶力極佳,說過的東西都能回憶起來。但這樣久了也不是回事。於是朱慈烺就找手底下匠人做了個厚紙板,又制了一批鵝毛筆,作為速記工具。

至此後,稅司上下悄然開始人手多了一塊厚紙板,耳朵上又紛紛別起了一隻鵝毛筆。

接下來,常志朗又彙報了一些國子監稅司分監的籌備進度。這下子倒是沒什麼緊要的事情了。

緊接著,吳森與閻魏都趕了過來。

見這兩人趕過來,朱慈烺也是吩咐兩人坐下。

不多時,吳森就開始彙報起了工作。

不搞什麼客套廢話,這也是朱慈烺一開始在戶部的時候就建立起來的風氣。

吳森是負責審計處的,也是核對船單稅單的最關鍵一環。而今,擔任了這一要職以後,吳森意氣風發,神情振奮,語調之中都給人一種昂揚之氣。只聽他振奮地道:「今日報稅,船料有七百六十三兩又三錢。商稅兩千九百八十七兩又九錢五厘。少報漏報之事,查處七起,預計罰沒入庫約六百三十九兩銀子。算起來,船料、商稅比起往日要多了許多。只不過,這些並非是今日一天就能入庫的稅銀。因為水門之事,許多船主商戶紛紛排隊報單,故而,這些東西恐怕有平時七日的工作量。並非是真正一日就能正常收入的稅銀。」

朱慈烺點點頭:「真要一天入賬三四千兩,怕是沒多久風聞奏事的御史就能把我罵的好似洗劫了臨清一樣了。哈哈,吳森,審計處的工作做得不錯。儘快上個報告上來,我給你們論功。」

「謝大人卑職定儘快將報告呈上去」吳森自然也是一番格外激動,不過這次倒是冷靜了許多。

朱慈烺笑著擺擺手,看向了閻魏,道:「好了好了。該到閻魏這邊了。不過你的彙報倒是可以省下了。」

說著,朱慈烺看著常志朗與吳森道:「剛才閻魏已經將今日收上來的帳目給我看了,總賬我這邊看到了。三千七百多兩,帳目都沒什麼問題。這次稅司上下的辛苦我都看在眼裡。不過,往後稅司衙門裡的事情也不能簡單地讓各自隨意處理了。我決定將報關、計單等職司的人都合併起來城裡稅務處,稅務處里暫時由閻魏抓著,任代理處長。待稅司分監這邊籌建完備了,將稅司裡面所有的算手、書手都過一遍,培訓考核完畢,再決定正式的職司。」

聽聞自己一下子升職成了處長,成了與朱慈烺嫡系班底平起平坐的人物,閻魏只感覺自己腦袋轟地一響響了起來。渾身哆嗦著,肅然拜在地上:「卑職領命卑職卑職定不辱使命」

朱慈烺這次沒有親切地過去扶起來,而是神態威嚴地點點頭:「好既然你擔下這副職司,那接下來的事情我會都交給你。」

說完,朱慈烺看向常志朗與吳森兩人道:「稅務處組建之前,要進行一次涉及整個稅司衙門的培訓考核。培訓,便是將所有稅司胥吏分批有序地進入國子監稅司分監進行學習,對我定下的稅務條例,稅務規則進行培訓學習,務必做到所有人都將稅務條例規則牢記於心的地步此事,我會當成檢驗分監能不能做事的考驗」

常志朗肅然領命:「是,大人」

「若是考核為優良者,著重錄用。若是考核為合格者,維持錄用。若是考核為不合格者,先安排一份衙門外的職司再開革出去。若是考核為惡劣者,清查底細,若有問題,從重處罰再開革出去這方面的事情,審計處給我牢牢把關須知,我門下是絕不會有功過相抵說法的」朱慈烺目光看向吳森與閻魏。

吳森與閻魏紛紛感覺心底一寒,腰桿頓時挺直,肅然應是:「是」

常志朗、吳森以及閻魏聞言,頓時感覺到了朱慈烺話語之中的森然冷氣。朱慈烺這樣做不言而喻,這是要整頓出一個完全由自己揉捏的稅司衙門埃

經過了褚祿山與劉培兩次敲打,又經歷了朱慈烺大幅度提升待遇的一個胡蘿蔔。稅司上下已經建立起了朱慈烺的強力權威。

但這,還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