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八章:還有一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還有一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感謝讀者:985526680打賞感動啊周五了,本周終於有打賞了。

權威歸權威,稅司衙門百年承襲下來,其中盤根錯節不知幾何。這些人短時間固然會因為朱慈烺的強力手段而不敢忤逆。但時間一長,恐怕各種陽奉陰違就會漸漸使出來。畢竟,再厲害的稅司主官一年後也會離任。等朱慈烺走後,無論是常志朗、吳森亦或者閻魏都無法維持朱慈烺在任時的狀態。

更加重要的是,朱慈烺可明白自己不會隨時隨地呆在這裡。更不只是打算撈一票就走。同樣,朱慈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容忍人亡政息的情況。

這樣一來,一場清洗整頓的到來就順理成章,無人能扭轉朱慈烺的意志。

一念及此,三人神情更加整肅。

布置完了工作,朱慈烺的表情也頓時放鬆了許多:「好了,今日的時間也已經晚了。大家好生回去休息吧,我門下,也是不希望這種無意義,又傷人心的加班的。」

聽朱慈烺這麼詼諧,原本似乎醞釀著肅然冷意的內堂一下子輕鬆歡快了許多。

常志朗和吳森都知道朱慈烺的確是這種人,又說了兩句俏皮話便起身告別走了。

倒是閻魏腳步稍慢一點,落後到兩人後頭。

常志朗與吳森都消失在夜色中后,閻魏最終還是腳步站定,轉身一禮拜向朱慈烺道:「大人卑職還有一事。」

朱慈烺眯著眼睛,沒有說話,而是仔細盯著閻魏。

被朱慈烺這麼一盯,閻魏頓時整個腦袋都磕在了地上,腦海中不住地想起了褚祿山與劉培的遭遇。

原本,劉勇全若是真的抓住了朱慈烺,最後將民變弄假成真,朝廷大多還是不會怪罪的。畢竟歷來改革之事牽扯眾多,無一例外都會讓既得利益階層反對。侵犯了他們的利益,自然會生出無數事端,最終定然殃及無辜,敗壞大局。

對於此刻的朝廷而言,殃及無辜未必重要,但敗壞了大局,讓朝廷沒了體面,稅司沒了稅銀那就徹底壞事,絕無容忍了。自然,為了朝廷的體面與稅銀,哪怕明知朱慈烺為國為民一片公心,最終還是會處罰朱慈烺息事寧人。

只不過,萬萬沒想到的是,兩百多號人對付一個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卻最終是敗得稀里糊塗,甚至連還手之力都無。

這樣一來,假的民變被鎮壓,勝負手也就此扭轉。劉勇全也被朱慈烺扣上了一個抗旨不尊的罪名。這樣一個滔天的大罪壓下來,別說劉培這個嫌疑最深,罪責最終的主犯已經被關入了稅司大牢。就是褚祿山,也因為擦這邊,當即就連新的職司都上任不了,已經革職待罪了。

一想到這兩人的下場,而自己接下來似乎還要為他們開脫,閻魏心中剛剛升起來的得意與激動頓時煙消雲散,只餘下無盡的恐懼。

終於,當閻魏戰戰兢兢胡思亂想自己會怎樣結局的時候,朱慈烺開口了。

只聽朱慈烺聲音淡然地道:「你是稅司老人,留用你可不是因為你頂撞過本官。在稅司里,不僅要會做事,更要會做人。當然,牢記好你的身份,做事也不用顧忌。說吧,什麼事」

聽朱慈烺這麼一說,閻魏頓時大口出氣,瞬間明白了朱慈烺的意思。

朱慈烺留用他,閻魏自然也是不斷地想過這個問題,是為了什麼,又是看重了他哪裡。

當然不是因為頂撞了朱慈烺所以有了緣分,得以被朱慈烺看重。

首先,還是因為閻魏是個能做事的。其次,也是因為閻魏是本土胥吏,朱慈烺需要對付這些本地土著地頭蛇,所以需要拉攏一派,打擊一派,從而分化敵人,壯大己身。而閻魏,就是拉攏分化的關鍵人物。最後,還是因為閻魏是地方土著,所以有些事情只有他方便去做。比如城中的臨清土著要拐彎抹角搭上稅司分司的線,閻魏就是一個十分合適的人,能夠在適當的時候成為一個讓劍拔弩張關係緩和下來的潤滑劑式角色。

作為這樣一個角色,閻魏在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慮清楚自己的立場,那就是他說歸到底是朱慈烺的人。只有牢牢把握住了這個立場,閻魏才能順利不用擔心做事卻會惹上麻煩。

想明白了這一環,閻魏對於自己接任稅務處代理處長又更多了一份思考。

撇開這些遐思,閻魏終於低聲介紹起了一個人:「大人,臨清名士東山先生求見。」

臨清這樣一個繁華髮達的城市自然也是人文薈萃,文化昌盛的地方。自然,也就有各種各樣的名士。

閻魏所介紹的這個東山先生名作楊川,字文斯。不過大多數時候臨清里的達官貴人們都喊他為:東山先生。

這位東山先生乃是本地土著,大家豪族之後。只不過比起一干從一開始就埋頭苦讀只為金鑾殿上揚名的其他舉人,這位東山先生更加喜歡交友四方,結交達官貴人,在各處落下了自己的名聲。到而今,只要在臨清打聽一下東山先生,便是販夫走卒都知曉,甚至有人覺得他的影響力與權勢比擬州府知州都不遜。

畢竟,知州再厲害,最多三年一過就要拍馬走人。

榷稅分司的主事再厲害,一年往後撈夠了也得拍拍馬屁吃飽回家。

「難不成,臨清就沒有他畏懼之人」聽著閻魏的介紹,朱慈烺有了點興趣。

聽朱慈烺這麼問,閻魏自然是深重地思慮了起來,只是稍稍一沉吟,便斟酌起了字句道:「的確是有的。比如這臨清里諸多累世官宦的齊家,比如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

地方土豪對地方土豪,這自然是旗鼓相當,就看誰家中人手更強,資源更多了。

但比起人手強橫,自然是沒人比得上軍隊的。哪怕是劉澤清這個帶兵不行,剋扣軍餉在行的總兵官。

這樣一來,朱慈烺終於對這個東山先生有了清晰的認識。

「一個頗有實力的掮客埃遊走各方,嗅味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