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九章:來者似不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來者似不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顯然,這個楊川是明白了朱慈烺扣住劉培卻不一棍子打死的用意。劉培佔了竹木抽分局,背後又有一個萬全商號,顯然干係著劉澤清的錢袋子。捏住了劉培,朱慈烺就有了一張揉捏劉澤清的王牌。也只有揉捏住劉澤清,朱慈烺才能真正積蓄力量,參與更廣闊的天下格局。

而劉澤清作為一方強大土豪,又是率先出手被人乾淨利落收拾,無論是裡子還是面子一時間都轉不過來對朱慈烺服軟。要麼是找人撮合,要麼就是生生熬一段時間,這才能決定要打還是要和。

但就是這麼一個時間差,卻被楊川發現了其中隱藏的利益。

到了這兒,不管是劉澤清找的楊川過來試探,還是楊川作為一名土豪掮客,自己主動找來,朱慈烺都對其有了深厚的興趣。

一念及此,朱慈烺眯著眼睛道:「那就去喊東山先生來吧」

朱慈烺走出了內堂,在流華小築的書房門前敬候迎接。

他很快就見到了這位名作楊川的東山先生。

這是一個清瘦的中年文人,穿著一襲寶青灰色的直身長衫,配著一副五官分明,頗為俊朗的面目,顯得儒雅又帶著長者的成熟穩重。

這是個讓人一見之下就難以產生惡感的氣質大叔。

但這樣一個人深夜趕過來,朱慈烺卻將心中的警惕提的格外高。

「這麼一個關鍵的時候深夜趕來,非奸即盜埃」朱慈烺心中輕聲告誡著自己保持警惕。

但面上,朱慈烺更是將皇室教養與風度展露無遺。

這是一種印在骨子裡的底氣與積年累月下頂尖教育混合起來的氣質。帶著難以描摹的自信驕傲與儒家君子的溫潤如玉,讓楊川見了以後不由眉目一亮,原本幾分流傳聽聞的印象也頓時為之刷新。

這哪裡是個濫用武力,粗魯貪財的稅官,分明是一個儒家士子嘛。

「聽聞秦俠曾經也是一個武清王慶坨的落魄書生,想來也是累試不第,這才轉而尋求胥吏雜途吧。觀其行徑,想來也是多有一番抱負在心中的。這樣的人想來應是懂得和光同塵之道的。」

楊川心中這樣想著,輕輕一禮:「臨清楊文斯,見過秦大人。」

「東山先生駕臨寒舍,蓬蓽生輝。不必多禮,寒舍簡陋,沒什麼好招待的,還請落座。」朱慈烺引著楊川到了書房內間的一處靠窗的小榻上落座。

這是一個有個小炭鍋的軟塌,顯然是做的唐宋時的景緻。

兩人紛紛脫靴上蹋,盤膝而坐。彼此對視,客套的話在楊川對視一眼朱慈烺后便吞了回去。

沉吟了一下,楊川看著一壺清酒在小炭鍋上溫著便心中有了計較,笑著開口道:「不知秦俠大人以為,聖上即位后,這天下名將,誰為上佳」

朱慈烺聞言,心中閃過幾個字:「煮酒論英雄么倒也是有趣」

這個倒真是個有趣的話題,也是一個有趣的題主。無論是這亂世將起的天下,還是眼前這個名揚一方的名士,都值得朱慈烺去說。

「若論名將,在下欽佩者不過三個半。」朱慈烺朗聲地道。

楊川身子一板,端正了起來:「願聞其詳。」

「世間良將,天下無雙。太子太保曹文詔。」朱慈烺目光追憶地道:「曹文詔等秉驍猛之資,所向摧敗,皆所稱萬人敵。朝廷軍中有一曹,則流賊聞之心膽涼。若此良將未曾顛蹶,大命無傾之憂。」

聽到前幾句,楊川緩緩點頭,頗為贊同的樣子。

但等朱慈烺說到了最後兩句,楊川頓時面色一變。

若此良將未曾顛蹶,大命無傾之憂。

這意思可謂頗為隱晦,既可以理解成若是曹文詔沒有跌倒馬下,八成也就不會死在秋頭鎮。但同樣也可以理解成,現在曹文詔掛了,朝廷的氣運也到了堪憂的地步。

雖然大明沒有什麼的說法。但楊川卻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實在太歪樓,更讓人感覺沉鬱。

「將軍戰死沙場,乃名將歸屬。可能挽大廈將傾者,只能為當世之人。平賊將軍左崑山如何」楊川不著痕地將話題帶回來。

「勇武過人,私心太重。雖擁兵甚重,卻不過是朝中悍匪,如何當得上名將之稱。若高陽孫師當政,或許遼西門下之人能出一個名將。」朱慈烺緩緩搖頭。

「既然如此,另外兩個半為誰」聽朱慈烺對左良玉不屑一顧,楊川也好奇了起來。

朱慈烺輕笑一聲道:「其一乃毛文龍。」

「毛文龍以二百人奪鎮江,擒逆賊,獻之闕下,不費國家一把鐵、一束草、一斗糧。立此奇功,真奇俠絕倫,可以寄邊事者如此膽略,當時罕見。更為著重之處乃鎮江之城,牽制建奴右翼,使其內不得安,並不得盡出。袁督能劍斬文龍,是朝廷之幸,亦是國事之哀。」

楊川眉頭一動。他讀懂了朱慈烺的意思。毛文龍獨鎮東江鎮,雖然對國事有利,但毛文龍實際上已經有了幾分軍閥氣候。

袁崇煥能夠順利殺了毛文龍,可以說朝廷那會兒還能有實力與威信可以解決軍閥問題。但這樣一個有害的軍閥死在了大明朝廷手中,帶來的只有對國事的一次次敗壞。不僅東江鎮越發衰弱無法對建奴造成威脅,更引發了登州叛亂與金州之失。

「還有呢」楊川看著眼前這如玉君子,心中評價再度刷新。

「其二者,陝督孫伯雅。孫督陝西三邊,按理應為一代名帥,然朝廷無力支撐,兵餉漸衰,陝督手刃殺敵之事恐怕不遠。若陝督陣亡敗去,則大明傾覆就在眼前了。」朱慈烺說著,凝眉想著,輕輕嘆了一聲。

被朱慈烺這麼一嘆氣,楊川也是渾身不自在。

心中更是大大吐槽,這朱慈烺看起來一副溫潤君子,氣度不凡的樣子。怎麼開口就這麼狂傲啊

這孫傳庭的確厲害,但也不至於孫傳庭死了大明就要亡了吧

這樣想著,楊川也有些為自己今天提的這個話題感覺有些後悔,被朱慈烺這麼狂傲的話一衝,完全就打斷了他的節奏埃